娛樂大代誌

老公帶女開房間 小禎︰我已麻木

胡瓜為了女兒小禎,不惜斥資4,000萬元投資整形診所,由整形醫生出身的女婿李進良打理。但在整形診所開幕當晚,本刊卻目擊李進良與2位友人,先上酒店再帶著傳播妹開房間。小禎看到老公帶妹開房間的照片,坦言已經「麻木」;「應酬好啊!表示有生意。」似乎對於老公的風花雪月,早就習以為常,但卻留下一句伏筆︰「離婚沒什麼大不了。」


因為父親胡瓜與母親秀秀的離婚,讓小禎極度想擁有屬於自己的家庭,不過她託付終身的對象李進良,卻是偷吃傳言不斷。(林東亮攝)

與老丈人胡瓜在台北市東區共同投資成立JUST MAKE嘉仕美整形診所的李進良,一開張就生意興隆,上門整形的人潮不斷,一家人都為了事業忙進忙出,感情看來相當緊密。


4月12日 00:23
4月12日診所開幕當晚,李進良與2名友人從酒店出來,媽媽桑還開車接送他與友人,足見李進良是常客。


01:53
被本刊逮到叫傳播妹到賓館開房間的李進良,與傳播妹匆忙搭計程車離去,李進良還刻意縮著身體躲鏡頭,傳播妹卻忍不住笑意。

木柵旅館 帶女開房

不過本刊還是拍到李進良忙裡偷閒,與朋友找美眉尋開心;四月十一日晚間近八點,李進良離開當天才開幕、位於忠孝東路四段金石堂樓上的嘉仕美整形外科診所,與兩位男性友人碰頭,晚間九點十分,三人攔了一部計程車,在松江路下車,李進良等三人進入民亨酒店。
直到翌日凌晨零點二十分,喝酒喝了三個鐘頭的李進良,和友人步出酒店,早他們一步出來、年約四十多歲的媽媽桑,開了白色CRV休旅車到門口接他們,車子到吉林路跟長春路的交叉口超商前,突然靠邊停,這時一名穿著超短洋裝的高挑辣妹上車,隨後穿著白、黑洋裝的兩位辣妹也陸續上車,車上扣除駕車的媽媽桑,共有三男三女,李進良當然在內。
休旅車直達木柵秀明路上的印石時尚旅館。零時四十七分,駕車的媽媽桑負責跟櫃檯交涉,開了三個房間,李進良因身分特殊,媽媽桑特別把車開進分配給他的一○三號房中,第一個上車的高挑辣妹下車隨即進房,李進良跟友人聊一下後也跟著進房間。另外兩名男友人則各自牽著一位辣妹,走進對面的另外兩間房。而開車送他們來的媽媽桑,則先行開車離去。

躲避曝光 蜷縮車門

李進良和高挑辣妹在房間獨處一個小時,凌晨一點五十分左右,一輛計程車突然從李進良房間駛出,旅館服務人員還特地跑上前去通知他有人在拍照。計程車飛快直奔信義快速道路,趁著車子停下時本刊上前拍照,李進良整個人往下滑,窩在車門邊躲鏡頭,而跟他一起開房間的辣妹則用手遮著臉,但卻忍不住一直偷笑。
凌晨兩點鐘,計程車企圖進入信義路五段胡瓜住處鴻禧大樓地下室,但李進良發現家門口也有狗仔,立刻逃離,隨後本刊卻在整形診所前,發現小禎開著銀色賓士車載著李進良準備離去。小禎主動開窗對本刊道晚安,還說老公已經跟她講過去酒店,還有去賓館接送朋友的事。但當本刊進一步問:「妳知不知道,妳老公帶馬子開房間?」小禎沒回答便開車離開。
據瞭解,李進良常去民亨喝酒,主要因為和那位送他去旅館的媽媽桑很熟,當天他們三人去喝了三小時,打折後花費約兩萬元,因從酒店叫公主出場比較貴,光是包全場加上做S(性交易)的錢一個人就要兩萬元,所以當天他們離開酒店時並沒有帶小姐出場,而是另外叫傳播妹到附近會合,然後帶去開房間。據查,外叫傳播妹做性交易的價碼,依相貌、身材,約在五千到八千元不等。
諷刺的是,李進良去酒店上賓館的當晚,就是老丈人胡瓜投資他開整形診所開幕的那天,為了讓李進良發揮專業,胡瓜與小禎忙進忙出、費盡心力,機器、房租加上其他開銷,胡瓜初期至少投入四千萬元;而身為診所執行董事,小禎小至衛生紙廠牌,大到診所業務通通一手包辦。


去年4月小禎與李進良訂婚,當時小禎已懷有身孕,而胡瓜對這個女婿也是越看越滿意,還幫女婿拿麥克風。

老公偷腥 小禎無奈

本刊訪問小禎,對夫婿李進良跟別的女生開房間的看法,小禎看著老公開房間的照片,語氣平靜地說:「那位開休旅車的,就是我認識的媽媽桑啊!這些年,很多事,我該麻木了吧?我已經結婚生小孩,所謂『原諒』,是情侶間才有的事,至於『相信』,你們有你們的故事,他有他的解釋,我該相信誰?」
小禎無奈地說:「我常說他長得一張鼠臉,我爸也說他是蟑螂頭,就看起來不是正派的樣子,所以常常會被人家誤會,但認識他的人就知道他的為人,而且問來整形的人就知道,他真的很專業。」小禎表面上看起來蠻不在乎,似乎是看開了李進良的出軌,而不想讓自己陷於老公頻頻偷吃的情緒中。
小禎回憶從小媽媽秀秀就灌輸她「可以借精生小孩,但不需要結婚」的觀念,所以小禎一直認為:「只有孩子是屬於我的,其他都不是我的。」她坦言當初懷孕,並沒有打算要結婚,後來是因為要給長輩一個交代,才去辦理登記,到現在也還沒拍婚紗及宴客。對於李進良的八卦,小禎的態度很冷靜,「如果有天這些傳言已經對我小孩造成傷害,我就會選擇必須結束。但我公私分明,就算離婚,他也得繼續給我『整』(整形)下去。」


李進良曾被媒體踢爆劈腿把妹,還公開喇舌照,但小禎表示那是很久以前的事,瓜哥也認為他只是年輕愛玩。(翻攝自《自由時報》)

女兒第一 離婚無妨

因為小禎年幼時父母雖沒離婚,但家庭氣氛並不好,所以她並不堅持一定要保有家庭完整的假象,「我本來就覺得離婚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不過目前我們家相處愉快,『李小胖』跟阿良長得一個樣,阿良只要回家早,一定幫女兒換尿布、洗澡,為了女兒,其他事就變得不重要。」
本名胡盈禎的小禎,今年二十四歲,一九九九年赴瑞士求學,就讀於瑞士一家貴族高中的服裝設計科,每學期學費新台幣一百萬元。二○○二年畢業後返台,隔年三月在三立電視台的咖啡廳打工。六月加入「偉忠幫」,宣布進入演藝圈,就在此時,小禎在親友介紹下,認識榮總住院醫師李進良,兩人進而交往。
本刊多次接獲爆料,指李進良用作微整形的名義,帶小模特兒回家,也傳出有小明星到醫院探他的班,但小禎似乎對李進良深信不疑,小禎坦言:「我以前也查過勤,但是查了半天什麼也沒查到。前兩天又有記者打來說有人爆料他去北投看性病,他氣得嗆聲:『如果有人拿出照片證明,我就把整個診所都送他。』其實,我每天都跟他同進同出,爆料者是看到鬼去看性病嗎?如果有天真被我親眼看到,我會不作聲,然後把錢全領光,帶著女兒來個『人去樓空』。」


去年9月,小禎生了可愛的胖女娃,才23歲的她對婚姻沒有憧憬,認為只有小孩是屬於她的。

桃色糾紛 牽扯觀月

據友人透露,小禎與阿良差十歲,李進良把賺來的錢全都交由妻子保管,讓小禎感到窩心,去年小禎生日時,阿良偷偷買了PRADA包包,然後把女兒的手放在床邊,假裝勾著禮物,拍了一張照片,並作成卡片,寫上:「給我們最愛的馬麻?」小禎一看到卡片,差點流下眼淚。或許李進良常製造這種感動的氣氛,所以讓小禎對他死心塌地。經紀人也坦言:「我們也聽過阿良的傳聞,但是觀察這麼久,他真的不像那種人,瓜哥跟阿良無話不說,看得出阿良對這個家的用心。」
事實上,在婚前小禎就面臨李進良多次出軌的難堪,但小禎卻總是能處之泰然,相繼度過感情危機。二○○三年八月中兩人剛交往,當時李進良同時跟藝人趙彤與一名護士交往,周旋在三個女子之間,小禎甚至曾傳出在李進良家門口大哭大鬧。直到二○○四年一月底,胡瓜家過年吃團圓飯,李進良以準女婿身分現身,宣布:「小禎是我唯一的女朋友,我會認真對待她。」從此確認男女朋友身分。
不過在二○○六年七月,AV女優觀月雛乃被爆和胡瓜女兒小禎醫師男友李進良勾手看電影、還回家過夜,李進良對此表示:「我是醫生,我注重個人衛生。」惹得觀月發怒回應:「他一直劈腿,到底誰才不衛生?」此事掀起很大的風暴,但小禎始終力挺李進良,甚至還要對觀月雛乃提告,觀月後來還開記者會道歉,這件桃色風暴才暫告平息。


2006年7月,李進良又被媒體爆出與觀月雛乃之間的強姦疑雲。

忠貞契約 矢口否認

或許是因李進良在外常有出軌傳言,外傳胡瓜為確保女兒小禎婚姻幸福,在李進良在接下院長工作前,雙方已先簽下「忠貞契約」,訂下兩人萬一離婚後的處理辦法,但經紀人表示,並沒有這種東西,「怎麼可能有人簽什麼感情忠貞的東西?瓜哥對這種說法也覺得很困擾。」
產後復出的小禎四月底將為瘦身機構擔任代言人,代言費高達七位數,懷孕時胖了三十公斤的她,現在還剩十公斤才到達她的理想體重,她說:「我跟阿良其實很少吵架,會有爭執的只有兩件事,一個就是診所的事情,另一個就是他嫌我太胖。」李進良從事的又是整形事業,當然外型要求嚴格,但小禎說:「還是把自己弄瘦一點比較實際。」
對於被拍到開房間,李進良表示︰「當天韓國的朋友來,我只是照他們的要求,盡地主之誼幫他們安排,對我來說,這是很正常的應酬,事前事後我都有跟小禎和瓜哥報備和交代。」老丈人胡瓜則說:「我沒看到照片,你們有你們說的,阿良有阿良說的,他們自己要去處理自己的事,我只要求工作時要專心專業,別影響到信譽。」


生過小孩之後,小禎胸圍暴增到F罩杯,身材也有些豐腴,最近她積極瘦身,為四月底的瘦身代言作準備。(林東亮攝)


位於台北市東區的JUST MAKE整形診所,是胡瓜、小禎及李進良十分費心經營的事業,還用小禎當MODEL時的照片當招牌。


父母離異對小禎的家庭觀影響很大,直到成家,才難得把全家拉在一起。

找後路 小 禎

本名:胡盈禎 
年齡:24歲
身高:172公分
學歷:瑞士一家貴族高中服裝設計科
經歷:1999年 赴瑞士求學,一學期學費新台幣100萬元。
2002年高中畢業返台,為胡瓜投資的資訊公司走秀。
2003年3月在三立電視台咖啡廳打工。
2003年6月加入「偉忠幫」,宣布進入演藝圈。
2007年9月產女。

打野食 李進良

年齡:34歲
經歷:榮總整形外科醫師
目前自營「JUST MAKE」嘉仕美整形外科診所


胡瓜與女婿李進良感情深厚,胡瓜不但讓李進良開設診所,自己也經常讓李進良做微整形,逢人就稱讚女婿技術好。

民亨酒店 小姐貴

李進良前往喝酒的民亨酒店,是台北市有名的公主窩包店,型態類似制服酒店,但比較高檔,算人頭1人1,500元,包廂5,100元,酒錢4,000元起跳,若和媽媽桑熟可打折。
民亨的坐檯小姐統稱公主,目前約有100多個,檯費每15分鐘300元,秀舞(跳脫衣舞)一首歌600元,若遇上喜歡的公主要留台,50分鐘1,500元,包全場15,000元,要帶出場做S(性交易)的則另外和公主議價,約7,000到1萬元。
「傳播妹」指隸屬於坊間從事特種行業的經紀公司之下的女性,陪酒、陪睡、陪玩,費用1小時約1,200元到1,600元,隨叫隨到。


4月12日 00:24


00:28
媽媽桑開車載著李進良等3個男人,在中途接了一個短洋裝辣妹上車,之後再接另2名女子。


00:50
印石旅館安排了3間房間,辣妹先進房間,而李進良與友人先在門口小聊。


00:51
與朋友講完話之後,李進良隨即進入房間休息,而辣妹已在房內等候。


01:48
1小時後,發現有狗仔跟拍,旅館服務人員不但通知李進良,還幫他叫了計程車直接開到房門口,方便李進良快速鑽入車內落跑。


02:45
從旅館與傳播妹倉皇離去的李進良,在診所前坐上急call來的小禎開的賓士車離去,小禎對本刊說,老公只是應酬。

偷腥老公開房間/風流醫生 風波多



撰文:郭曉芸 攝影:攝影組 
編輯:周彥甫 資料:熊景玉 
部分圖片提供:本刊資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