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人

騎兵老頑童 功學社自行車董事長謝正寬

日治時代發跡的功學社,立足台灣70年,事業體涵蓋山葉樂器、機車、音響、自行車等,但企業主謝氏家族十分低調,無任何一家公司上市。
第三代的謝正寬從小負笈東瀛,返台後接下自行車事業,因與四叔經營理念不合,離開龐大的家族事業,直到那台小小的摺疊車,讓謝正寬看到商機。
在台灣自行車業被中國大陸取代、國內大廠夾擊下,謝正寬轉攻摺疊車,窮5年之力研發摺合器,正好搭上油價高漲,帶動自行車風潮,業績連翻3倍。
不服老的他又主持部落格、開辦單車學校、親自帶隊趴趴走,雖是年近黃昏,老頑童才正要轉動他的事業春天。


歷經事業低潮,謝正寬靠著摺疊車翻身,讓他在黃昏之年重新馳騁商場。

往桃園的省道上,謝正寬戴著帥氣的太陽眼鏡、穿著鮮豔專業車衣飛速踩著踏板。車子滑進功學社單車工廠後,他摘下頭巾,灰髮在陽光下閃閃發光,他望向手錶,有點不滿意地說:「今天騎得慢,北投到桃園騎了一小時四十分。」

董座愛被稱校長

他走進辦公室,等著上飛輪教室的車友看見他就開心大叫「校長好!」「我喜歡被叫校長,不喜歡被叫董事長。」他換上拖鞋,跨上講台的飛輪車,一面踩一面得意地說:「這是我研發出來的方法,可以訓練腳板貼緊踏板,做到人車一體。」
六十七歲的老頑童謝正寬是功學社第三代。第一代謝子乾原為台南關廟支廳的台籍翻譯官,常出面調解鄉里糾紛,救了不少台灣人,退職後鄉民為報恩便集聚資金,讓謝家創辦釀酒、糕餅等雜貨生意。
一九三○年,原為小學校長的第二代長子謝敬忠繼承父親生意,五個兄弟在高雄旗山創立「萬屋株式會社」,日文意為「什麼都有」,從事雜貨販賣,由於銷售對象多為學校師生,謝敬忠認為要「功在教育」,便將公司改名為「功學社」。一九五四年起輸出香蕉、筍乾等食品到日本,陸續進口山葉樂器、運動用品等,並在六○年代取得山葉機車代理,由樂器業跨入機車製造業。


近年摺疊車風行,功學社最暢銷的T3缺貨半年以上,望著趕工中的生產線,謝正寬滿臉欣慰。

台日斷交返 家業

謝敬忠把機車交給長子謝文郁,但眼光又轉到自行車上頭。謝正寬說:「我爸眼光看得很遠,機車賣得嚇嚇叫時,他就想到以後自行車除了是運輸工具,還會是休閒娛樂。」
但一九七二年功學社自行車成立時,土法煉鋼,奮鬥了二年,年產量只有五百台。當時謝正寬正在日本攻讀心理學碩士,父親雖然從未明說,但謝正寬卻很清楚父親的期望。
「大哥謝文郁在機車部門作事,二哥謝文和則是樂器部門,老三謝文正管美國分公司…我不回來誰來管?」謝正寬說:「一九七二年台日斷交,日本政府給留日台灣人二個選擇,一是就地歸化獲得日籍,一是返台。其實我獲得日籍,對貿易也有幫助,但我決定回來。」
一九七三年謝正寬返台接掌功學社單車,三十出頭的他憑藉在日本山葉機車、TOYOTA的見習經驗,改變工廠產製流程,號稱「以生產機車的技術來製造腳踏車」,短短二年內讓年產量增至三萬台,使功學社單車打出名號,成為台灣第三大單車廠。


謝正寬在日本拓殖大學時參加合氣道社:「通通剃光頭、扔到山上合宿集訓,但是不覺得苦,覺得很好玩。」(謝正寬提供)

對上四叔 只得退

但單騎上路後,才是挑戰開始。捷安特、美利達以大規模製造、壓低價格,並公開上市集資經營,謝正寬認為應當走低調精緻路線,才能和大廠別苗頭,但這個理念卻與打算擴大規模降低成本、時任功學社自行車董事長的四叔謝敬信相悖。
「比方說我要用正新輪胎,他就會問幹嘛買那麼貴的。人事、採購上的意見也完全不同。」事隔多年,謝正寬語氣保守,但當時他看出父親謝敬忠的為難:「一邊是跟他一起創業幾十年的弟弟,一邊是兒子。我是晚輩,當然要讓。」不願破壞功學社兄友弟恭的傳統,謝正寬黯然退出。
一九八八年謝敬信退休,謝正寬才回到公司重新主導功學社自行車。一九九○年代,謝正寬到美國看到許多人帶著單車旅行:「一台車運費五十美元!如果他們買摺疊車可以省下多少運費?」
但摺疊車的開發並不順利,同一時期台灣的自行車產業在大陸的低價競爭下,台灣成本競爭力持續下降,不得不外移大陸,二○○○年台灣自行車業產值曾經高達九百億元,二○○二年卻跌到不及四百億元。
「當時很辛苦,一般自行車的銷售量下滑,理想的摺疊車又還沒研發出來。」有人建議他改名改運:「我的名字本來叫文秀,從小就被人家叫『謝小姐』長大,很不自在。可是名字是父母的愛啦,所以證件都沒改,只用『謝正寬』當藝名走天下。」
隨著油價攀高、休閒風氣日盛,以及台灣各地不斷建設自行車專用道,功學社自行車終於撥雲見日,近年成為國內摺疊車第一把交椅。目前功學社自行車年產量約二十萬台,營業額約十五億元。
「光二○○七年內銷就成長了三倍。」功學社協理黃銘松說:「單車學校每次報名,幾小時內就額滿。」


摺疊車最重要的便是摺合點的牢固與安全度,謝正寬說:「這個安全扣環我們研究了5年呢!」

粉領偏愛大缺貨

「功學社單車學校的免費教學、回娘家檢修是國內唯一,而且校長親自在部落格回應消費者意見,為品牌加分很多。」摺疊車指南《小摺快跑》作者王比利說:「功學社摺疊車雖然不好摺,但很多女性消費者只是為了外型跟功能才選小摺,本來就不常摺疊,功學社的T2、T3以價位跟功能來說很有競爭力。」
曾經走過低潮期,但現在工廠生產線滿載,T2、T3等摺疊車款卻仍大缺貨,謝正寬很珍惜部落格上滿滿的車友意見,他一面飛快回信,一面心驚膽跳聽著電腦不斷發出「叮叮」的新信件通知:「這個部落格像一頭大怪獸,每天都有幾百封信件要回。每天光回信,就要好幾個小時。」
妻子劉秀美早年是功學社員工,謝正寬赴日讀書前就認識,斷斷續續通信八年。「我還在念書時,有次她寫信說要來日本玩,我就心裡想『嘿嘿,妳既然自投羅網,怎麼可以讓妳回去!』」一年後二人就在日本結婚。
二○○七年,謝正寬打算挑戰三橫,行前卻高燒不退,看了五個醫生卻一直好不了。後來到醫院照心臟超音波,才發現有心臟瓣膜閉鎖不全症,「難怪我小時候去爬山,同學都叫我火車頭,喘氣聲很大。」


20年前謝正寬(右)成立功學社單車學校,免費教導車友正確騎單車的方式,至今已有上萬畢業生,他說:「當年我沒在東京教育大學(今筑波大學)拿到學位,現在總算也可以教人啦!」


「我們家4兄弟感情超好,每年一定會帶90幾高齡的老爸出去玩一趟。」謝正寬說。(謝正寬提供)


妻子劉秀美是功學社員工,二人在日本結婚。


功學社以自有品牌專攻中價位摺疊車。圖中的T2售價16,500元。

拖妻下水騎環島

妻子曾勸他放棄,他卻堅持騎完,今年乾脆拖妻子下水,一起騎協力車環島:「二個年齡加起來快一百三十歲的老人跑去環島,我屁股也騎破皮,頂著風牙齦咬到發痛…她居然在後座騎到睡著。」謝正寬糗老婆,劉秀美在一旁害羞直笑。
「你問我當年回台灣有沒有掙扎?哪有那麼嚴重,又不是演韓劇。我爸相信我會回來,我就回來,我們家的感情就這樣淡淡的,不驚天動地但很穩固。」謝正寬的二個兒子一在美國、一在日本,他說:「我還年輕,還可以管公司;有一天他們該回來了,我相信他們也會回來。」說完,緩緩踏著踏板前行,背脊依舊打得直挺挺。


對照舊照片,2人同心協力騎,一騎就是數十年。(謝正寬提供)

後記

如果忽略掉謝正寬的鶴髮與皺紋,他根本是個過動小子。騎單車時,腿部鼓起的肌肉比20歲小夥子更有看頭。他學自行車網路論壇的語法,稱妻子為「女王」;走三橫、環島過程自拍不下千張,還秀出自拍的屁股破皮照給我看。
「我們都是老人了,老闆這麼衝,常常跟不上。」協理黃銘松還沒說完,謝正寬探頭進來:「對了,7月還要帶車友去環島喔!」他轉頭出去,沒看見黃協理的苦笑。
我忽然覺得,功學社的活動如此頻繁,除了服務車友,其實謝正寬自己也很貪玩。


今年農曆春節,謝正寬帶妻子騎協力車環島。

功學社家族表

註:第二代除長子謝敬忠外,另有謝敬禮、謝敬智、謝敬信、謝敬節。


謝正寬小檔案

生日:1941年12月7日(67歲)
學歷:日本拓殖大學商學士
經歷:功學社自行車總經理
婚姻:已婚,育有2子
嗜好:騎自行車
經營哲學:寧小而穩,勿大而險

撰文:鄭郁萌
攝影:陳肇英
編輯:吳宜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