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白講

冷凍庫的功課


蟻薇玲 43歲 台北市 串珠首飾設計師

我的外型溫柔,脾氣卻很衝,同事都怕我。我在雲門做過藝術行政,大家都知道林(懷民)老師脾氣壞,但是連他也被我掛過電話。

我的辦事能力強,因此在雲門受到包容。後來我換到另一個表演團體,卻做不到一年,就被冷凍了。起先是發現主管會議沒人叫我進去,後來就被調到冷門單位。從小到大,我都被賦予重任,突然沒事做,對我來說真是一大刺激。我開始一一回想自己到底哪裡做錯。其實我剛進去就把老闆給得罪了。那時快要辦尾牙,他提議找離職的人回來敘舊,其他人聽了都說:「老闆人真好!」只有我衝口而出:「那不是很尷尬嗎?」

說話不留情面,吃虧的是自己,我決心調整個性。但是剛開始好難,早上根本不想起床去上班。最後我不但學會不把情緒放在身上,還能夠笑笑地面對老闆,同事都說我好厲害。不過這種改變還只是表面的。

我在冷凍庫撐了三年才走,之後又換了幾個工作。好像是注定的,我一直碰到強勢的老闆,最後一個老闆甚至發信給所有員工說我壞話。我看到信時,全身冰冷,心情低落了三個月。這期間,我徹底領悟到這就是我的人生功課。我已經調整了,但顯然還不夠,還得再調。

現在我轉換跑道,開工作室,還擺攤賣自己設計的首飾。朋友問我說,過去十幾年累積的經驗人脈都用不上,不是很可惜嗎?但是你看我現在,很柔軟,面對客人笑瞇瞇的,而且是發自內心,這都是我在冷凍庫修來的啊!

撰文:黃維玲 
攝影:鄺頌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