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觀點

閉門思別人之過

民進黨召開系列檢討會議,希望找到對症下藥的
良方,但閉門思過卻專思別人之過,應該被改革者,
搖身以改革者自居。舊時代的政客應該退出舞台,
民進黨如要重新出發,應該有新陣容、新思維和新作風。


大勝之後的國民黨,沉溺在歡樂的氣氛中,彷彿回到美好的從前。而民進黨則陷入深沉的恐懼,被徬徨無助的失敗主義所籠罩,台灣的政治走到一個歷史轉捩點上。
民進黨召開系列檢討會議,希望找到對症下藥的良方,但是任何反省,都會扯上政治恩怨。閉門思過卻專思別人之過,應該被改革者,搖身以改革者自居。檢討會議淪為改革的作文比賽,有意見沒主張,有想法無辦法,大家都知道很不對勁,但卻不知從何談起。
阿扁的治國無方和第一家庭的貪腐,雖然是失敗主因,但是阿扁那一套競選策略在二○○四年有用,這次為何完全失效?台灣社會發生什麼事,民進黨對此為何無所警覺?排藍條款把中間選民嚇跑了,但在此之前,民進黨中央早已淪為一言堂。民進黨本來是進步性政黨,為何失去代表社會進步力量的支持,標榜勤政本土的政黨,為何失去農村和社會底層的支持?這些才是真正問題。
當初民進黨崛起於都市,但受到廣大農民的支持,如今兩頭落空,同時失去都市選民和農工階層的支持。相反的,國民黨以三通和經濟牌的訴求,得到都市和中產階級的支持,同時又以派系和基層組織來鞏固農村地區的選民,於是選情產生大逆轉。
民進黨的三寶,本來無傷大雅,但阿扁望之不似人君,講話隨便,三寶變成執政黨的象徵,也許三寶和上杜下謝都被污名化,不過,民進黨內卻有許多人把他們當作寶貝,阿扁也把他們當作寶貝,完全無視於輿論,也不在乎政府形象。這一點是無可原諒的。
美麗島世代和律師世代的時代過去了,二二八、白色恐怖、鄭南榕和台獨運動的時代也過去了,舊時代的政客應該退出舞台,民進黨如要重新出發,應該有新陣容、新思維和新作風。
民進黨的改革是台灣向前走的主要動力,民進黨不改革,國民黨鐵定不會改革,兩黨都不改革,大家比爛,台灣一定不會進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