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美職大聯盟觀戰寶典

小聯盟大希望

隨著台灣棒球小將進軍美國職棒的人數日多,國人也逐漸從過去目光只鎖定大聯盟,「愛屋及烏」擴及到小聯盟上面。小聯盟名稱到底從何來?如何形成今日的規模?台灣旅美小將的表現到底如何?請看本文精闢分析。


2007年6月林哲瑄(左)簽約加盟波士頓紅襪隊,與父親林漢森出席記者會。

何謂「小聯盟」?顧名思義就是指資金較少及市場規模較小的球隊所組成的聯盟,「主流」球隊屬於最高的層級「大聯盟」(Major League),「等而下之」的組織因此以「小聯盟」(Minor League)為名。
小聯盟的起源幾乎從美國棒運開始職業化就已存在,1876年國家聯盟成立,其規章保障所屬球隊的區域襲斷權,非聯盟球隊不得參與賽事,但與其他小城鎮的獨立球隊形成合作關係。1901年美國聯盟成立,兩年後兩聯盟簽定協議「獨霸」大聯盟,百餘年來除了1914-15年的「聯邦聯盟」(Federal League)曾挑戰過兩位巨人,兩聯盟的地位始終難以撼動。


2005年7月羅國輝加盟西雅圖水手隊的記者會上,身穿水手球衣雙手比著棒的手勢。

農場制度鬆綁擴大


大聯盟是個具有襲斷特權的封閉系統,小聯盟球隊難入其門,但球員卻沒有這項限制,因而小聯盟除了門票等收入外,向大聯盟球隊提供球員即成財源的主要進項。早先為了避免富有球隊強者痡j,並讓小聯盟可藉出售球員獲利,「經營農場」(farming)是遭禁的,亦即大聯盟球隊不可「畜養」小聯盟球隊,獨攬特定球隊的優秀選手。
隨著小聯盟選秀及交易的價碼步步高昇,「農場」禁令逐漸鬆綁,1920年代末期當時的聖路易紅雀老闆瑞基(Branch Rickey,他是棒球史上的重要人物,大聯盟出現首位黑人球員就由是他一手促成)設計出一套「擴大農場制度」(extensive farm system),他收購不同層級的小聯盟球隊(affiliates),編入體系成為整個紅雀球團(franchise)。這套制度的成效卓著,其餘球隊紛紛跟進,今日大聯盟球團的「農場制度」就是以這雛形慢慢建立的。
經過多年演化,絕大多數的小聯盟球隊已納進大聯盟30個球團旗下,目前共有6等層級、18個聯盟及227支球隊(詳見附表)。各球團在簽下新人後(北美地區有業餘選秀,海外則可自由簽約),將這些球員先置於小聯盟培訓,循序漸進增強實力與經驗,提供大聯盟的兵源。(大聯盟球員有時在傷癒歸陣前也會到小聯盟進行熱身性質的「復健賽」,去年建仔就曾投過一回。)

小聯盟分六等 待遇遠差大聯盟


雖說小聯盟分為6等,但還是以1A、2A及3A為主要的分級概念。最底端的新人聯盟成員多為高校生(胡金龍由此起步);短期1A主要是大學生的舞台(王建民的首站);前兩類菜鳥升級即為1A;高階1A是潛力股的集散地(陳金鋒和郭泓志曾到此一遊);2A是最關鍵的層次,打得好有可能直攻大聯盟(像2003年的曹錦輝);3A則是可以隨時晉升大聯盟的即戰力(還記得2005年4月初的王建民嗎?)或是在大小聯盟間浮浮沈沈,甚至終身無緣大聯盟的老兵棲身之所。
小聯盟和大聯盟的待遇有如天壤,薪資微薄之外,最令人膽寒的就是苦不堪言的移地作戰,美國幅員遼闊,荷包滿滿的大聯盟球隊可搭飛機往來,預算有限的小聯盟球隊只能乘坐巴士遠途跋涉,有時一趟車程就得花去半天的時間。難怪當年喬丹改行在小聯盟打棒球時,就曾買了一輛「豪華大巴」送給球隊,至少可減輕舟車勞頓之苦。
1995年野茂英雄挑戰大聯盟成功後,掀起一股亞洲球員赴美發展的熱潮,東方棒壇三強皆有不少選手渡海尋夢。陳金鋒就是這波浪潮下的首名台灣球員,其後更拜兵役法修改之賜,讓許多勇於追夢的年輕人得以成行,先後已有三十餘人在美國職棒打拼。(詳見附表)

日台球星殊途同歸

或許有人納悶,為何日本人能直攻大聯盟,而台灣人卻要從小聯盟慢慢往上爬?原因是,赴美的日本球員大抵已在日職翻滾多年,年紀自然不輕,而日職也具有一定水準,所以他們大多能直接攻頂(其實也有幾位像中村紀洋這樣球星是從小聯盟起步的);台灣人自陳金鋒以降,均是不曾打過職棒的年輕新秀,當然得從基層出發。
兩國棒球環境不同,境遇自然有異,其實國人大可不必洩氣,條條大路通羅馬,只要上得了大聯盟就有較勁的機會。就像上季的王建民和松�大輔就是殊途同歸的典型範例,兩人雖未同台互博,可咱們建仔的戰績硬是將松�比了下去。再看看年初奧運資格賽那些回國助陣的旅外菁英,個個年紀小士氣高,難怪中華隊得以奔向奧運,假以時日,大聯盟的舞台絕對少不了這群台灣球員。








社長╱總編輯.裴偉 
顧問.陳志峻、謝忠良 
字統籌.賴偉峰 
撰文.黃國洲、本刊特約撰述 
資料整理.黃國洲 
攝影統籌.林先本 
主編.林宜聰 
編輯.徐文正、吳宜菁、陳美靜  
繪圖.邱顯洵(窺看羊雞宅男)、許哲源、游雅婷
出版.壹傳媒出版有限公司 
地址.台北市內湖區行愛路141巷48號 
電話.02-6601-6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