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傳真

代言掉 KTV封殺 楊宗緯損失千萬

楊宗緯最近頻被爆負面新聞,惹得經紀人許安進告官求公道,楊宗緯也一度在新加坡落淚。此外,據本刊調查,欲找楊宗緯代言的3家廠商,不約而同質疑他形象不佳考慮換人,再加上KTV至今仍唱不到《鴿子》專輯歌曲,兩相夾殺,損失至少千萬元,讓楊宗緯難過到憂鬱,許安進更懷疑有人故意洩漏醜事給媒體知道,下令徹查抓出內賊。


楊宗緯(右)形象遭廠商質疑,損失至少千萬元,氣壞了想把他捧上天王地位的經紀人許安進(左),不惜怒告影響楊宗緯形象的放話者。

楊宗緯自出道以來是非不斷,但最近接二連三的負面新聞打擊,已讓他承受不住,私下常自閉、沉默不語,開口總是問:「為何有人要這樣傷害我?」到新加坡唱歌還落淚,似乎有些憂鬱傾向。更慘的是,原計要簽約的手機、飲料、MP4代言廠商,也質疑楊宗緯形象不好,考慮另覓代言人,加上在KTV仍點唱不到楊宗緯歌曲,解決方案尚無結果,保守估計已讓他損失千萬元收入!

不爽被爆 按鈴申告

據悉,楊宗緯的經紀人許安進,也被這一波緊密的負面消息,炸得頭昏眼花。日前綜藝節目《麻辣天后宮》邀請夜店男女公關錄影,有人影射楊宗緯在夜店找酒醉女客上旅館,對於《麻》的爆料,氣得許安進決定到台北地檢署按鈴申告;但對於先前其他的爆料,許安進卻認為內情不單純、疑點重重,準備揪出爆料者。
許安進私下曾向友人透露:「有些楊宗緯被爆料的內容,都涉及隱私,一定是被有心人士操作。最可惡的是,這些爆料者故意把醜事洩漏給媒體報導,我一定要把內賊揪出來!」因為楊宗緯負面消息太多,導致手機、飲料、MP4三家代言廠商臨時喊卡,六百萬元代言酬勞很有可能因此飛了,而當時人在馬來西亞的楊宗緯聽到消息,還一度堅持要飛回台灣,親自向媒體說明,但被許安進阻擋下來。


楊宗緯被接二連三的負面新聞打擊,私下常自閉、沉默不語,似乎有些憂鬱傾向。

舊帳牽累 進不了KTV

此外,楊宗緯賣了九萬張的專輯《鴿子》從一月十一日發片至今,仍進不了錢櫃、好樂迪KTV,最近就連他在華研唱片時期,為電影《沉睡的青春》錄製的主題曲〈多餘〉也被拉下架。
外傳這一切,與許安進和錢櫃、好樂迪KTV伴唱帶代理商「揚聲」二千多萬元的訴訟有關,許安進坦言:「我的確有解決的義務,但是沒責任!」他解釋,當年他的「俠客」唱片公司要賣,「揚聲」開價一億六千五百萬元,後來又毀約,導致他賣「俠客」的價碼下跌,最後「俠客」以一億四千五百萬元賣給EMI唱片,讓他少賣了兩千萬元,許安進認為「揚聲」理當要賠償兩千萬元。
因俠客唱片已易主,本來許安進已預收揚聲將代理發行俠客唱片伴唱帶的一千八百萬元款項,變成無歌可交,理論上一千八百萬元必須退還,但許安進卻以揚聲讓俠客唱片公司少賣的二千萬元,拿來與必需退還給揚聲已收的款項相互抵帳,不願退還,沒想到,揚聲一狀告到法院,法院判許安進賠給揚聲二千二百五十萬元。


楊宗緯的歌唱之路是非不斷,最近又傳出跟女子上旅館風波,面對眾多麥克風是家常便飯。


楊宗緯首張專輯《鴿子》砸重金拍攝多支MV,並請到關穎合作,但發片三個月以來仍進不了錢櫃、好樂迪KTV。


錢櫃、好樂迪KTV的伴唱帶代理商「揚聲」,與許安進有2千多萬元的糾紛,導致楊宗緯的歌被KTV封殺。

鴿迷護主 輪番投訴

後來錢櫃、好樂迪投資「揚聲」,演變成許安進和錢櫃、好樂迪的糾紛,錢櫃堅持許安進必須先付清二千二百五十萬元,楊宗緯才可以出現在KTV,許安進認為俠客已經易主,現在許安進所屬的特許公司,拒絕付款,至今雙方僵持不下。
許安進氣得說:「一碼歸一碼,何必牽連楊宗緯?我多次表達和談意願,對方就是鴨霸不願意,KTV總要顧慮楊宗緯『鴿迷』的意願吧?」楊宗緯的鴿迷也非常護主,若看到報導對楊宗緯不公,都會輪番投訴,這次為了能唱到楊宗緯的歌,也跟各大媒體投訴,每逢楊宗緯出國,鴿迷也會去接機、送機,不離不棄的舉動,惹得楊宗緯在機場感動哽噎。
不幸中的大幸是,雖然楊宗緯的形象遭廠商質疑,但他五月十七日在台北「小巨蛋」的演唱會門票至今已賣出八成多,更接下五月全國大專運動會代言,演唱會也斥資兩千多萬元打造,更力邀陶、陳奕迅等天王唱將級歌手擔任嘉賓,用實際行動證明楊宗緯的人氣不減。


楊宗緯(中)與工作人員私下的互動被報導,許安進認為有內賊。


撰文:娛樂組 
攝影:攝影組 
編輯:編務組 
資料:研究組 
部分圖片提供:《蘋果日報》、本刊資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