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愛一次,九把刀

《二哥哥很想你22 絕對不能吵架的地方》

狗狗Puma陪伴我們家14年,牠年輕的時候我們青春洋溢,牠老的時候,我們家也老了。在那14年裡,有好多好多的故事。我遇見了她,寫了小說,學會放聲大哭,開始戰鬥…


插圖.高文麒

作家有很多華麗又豐沛的詞藻用來感動讀者,但實際上往往是另一回事。
但真的,
即使過了十年,第一次交女朋友的感動還牢牢駐守在我的心底。
愛情有很多樣貌,話永遠別說得太早。
在牽起毛毛狗的手之前,我完全想像不到原來兩個人可以先在一起,然後再慢慢熟悉對方、愛上對方。
深愛對方,深深深深愛著對方。
好像作弊一樣。
大過年的,我跟我的手下照例聚在一起打牌,零錢堆得滿桌。
玩梭哈,一向只有楊澤于跟我有得拚。
「你交女朋友了?」許博淳驚愕不已。
「對啊,小我一歲,念國北師初教系,一開始是網友。」我發牌。
「很漂亮嗎?」曹國勝拿牌,瞇了一下。
「算可愛啦。」我有點得意。
「啊你不是在追沈佳儀嗎?怎麼就這樣放棄了啊?」阿和笑得很暢快,因為連我也沒追到大家都追不到的那女孩。
「…哼。」我不置可否,說:「五塊。」
大家都跟,一堆零錢叮叮噹噹滾到桌子中間。
「進度呢?到幾壘了?有超過牽手跟接吻嗎?」廖英宏非常關心這部分。
「嘿嘿。」我發出第二輪牌,露出所有男生都擅長的那種表情。
大家發出一陣喔喔喔喔喔喔的鬼叫。真夠意思。
不知所云的寒假過去,毛毛狗跟我回到我們的戀愛基地,新竹。
毛毛狗開始暱稱我老公,很快就改叫成公公。
我則叫她各式各樣的毛:阿毛、毛頭、毛毛…
週五天一黑,我就騎車到大學路與光復路交叉路口的加油站,將剛下車、睡眼惺忪的毛毛狗撿起來,為她繫好安全帽的帶子。
「阿毛,很想我嗎?」我反手捏捏她肚子上的肉,右手催動油門。
「搞清楚是誰搭車過來找誰啊,當然很想啊!」毛毛狗嗔道。
才剛剛見面的時間最快樂了,兩個人高高興興到清大夜市吃晚飯。
我們最喜歡光顧一家位於巷子裡、擺設簡陋的牛排店,因為裡面有一道「雙份牛排」,才八十塊,分量卻多到可以把我們的肚子都撐大。

交大學生會跟清大學生會常常在每週五晚上,各自在大禮堂舉辦兩場電影播映。電影都很新,介於首輪電影跟二輪電影之間那麼新,看一次才二十五塊錢,不看簡直會折壽。
「交大在演《王牌特派員》,清大在演《非常手段》,妳想看哪一部啊?」
「都好啊,看你。」
「妳真的都沒關係嗎?」
「那我們去看《王牌特派員》好不好?我很愛金凱瑞啊!」
吃完絕對超值的雙份牛排,我們就去交大看電影。
問題是,只看一個晚上的電影…怎麼夠?
禮拜五過去,到了禮拜六,我還是很喜歡跟毛毛狗在八舍交誼廳,翻著報紙的電影時間表,研究二輪電影的配片,討論等一下應該去竹北的金寶戲院、還是在新竹市中心的新復珍戲院看。可以便宜看電影真的太幸福了。
為了省錢看二輪電影,別說我可以騎好久的機車到竹北,就算是更遠的、比竹北還北的新豐我也肯去。毛毛狗沒有意見,都說好,她只要在後面緊緊抱著我就很快樂。
有時是看電影前,有時是看電影後,我們會在竹北二輪電影院附近的家樂福逛逛。
那時真的是口袋空空啊,家樂福那種什麼都有、什麼都便宜的大賣場最合適我們這種窮窮小情侶去走一走了,因為我們可以什麼都不買,也不用承受店員關切的眼神,就只是手牽著手瞎逛。
「哇,好貴啊。」我嘖嘖嘖,拿起一件綠色的無牌衣服。
「公公,你覺得這件小背心適合我嗎?你看你看嘛!」毛毛狗猶豫了好久,對著鏡子比了比。
只要超過三百元的衣服或褲子,在我眼中就是名牌等級了。如果有衣服竟然能賣超過五百,我大概連試穿都省下來。
毛毛狗也是個窮寶貝,挑個三百元的裙子可以想上一個小時不嫌累。
我最喜歡逛相機部門。
眼睛貼著展示櫥窗,注視著茫茫機海中olympus品牌的精巧小相機,鼻子慢慢吐出的氣霧掉了面前的玻璃,呼吸變得小心翼翼。
「好小喔,除了裝底片的空間以外,好像沒有多餘的部分耶。」我目不轉睛,讚嘆不已。「可是好貴喔,竟然要五千多塊,這是怎樣…」毛毛狗的手指情不自禁摳著玻璃,留下可愛的指紋。
不想裝出一副「認真考慮」的表情,只要店員一走進,我們就默契地走開。
「如果將來有錢,一定要買一台這種的。」我老是嘀咕。
「好啊好啊。」毛毛狗晃著我的手。
常常,我們連當天的晚餐都一併在家樂福解決。最喜歡合吃八十塊錢一隻的全雞,外加一大瓶巧克力牛奶。只要超值,就會被我們吃進肚子裡。
吃完晚餐,我們就在頂樓的遊樂區裡玩剛剛盛行起來的投籃機,或是挑一場賽車。全部都是快樂的回憶。
某天,我看著剛剛投完籃球、滿身大汗的毛毛狗。
「我們做個約定好不好?」我突然有個感觸。
「什麼約定?」毛毛狗用手掌搧風。
「在家樂福裡,絕對不可以吵架喔。」我伸出手指。
「好,真的喔!」毛毛狗甜甜笑著:「這是我們的幸福基地。」
勾勾手。
有了這個珍貴的約定,不管我們起了什麼幼稚的爭執,只要我們走進了家樂福,在自動門叮咚一聲的瞬間,手牽著手,都不會繼續吵下去。
約定之所以珍貴,就在於它無論如何都要被遵守。
後來的後來,我們總算買了相機,開始紀錄共同的畫面。
但不是夢想中的一台五千多元的名牌袖珍機,而是一台一千元的廉價相機,不僅不迷你,還有夠大台。
可惜我們只用它拍了幾次,就因為用錯了碳鋅電池燒壞了內部機板,永遠報銷……

作者簡介

九把刀,一九七八年製造於彰化。自一九九九年開始創作,至今完成四十本書,作品陸續改編為電視劇、電影、線上遊戲。是當今華人文壇創作類型幅度最大的作家。作品有《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殺手系列》《獵命師傳奇系列》《樓下的房客》《短鼻子大象小小》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