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Y檔案

當面被罵破 少女邊反省邊上床

肉體妥協可以換到真愛嗎?少女小J(化名)在不知不覺中,真的這樣一次又一次地去試了。答案為何,不用明說,你我皆知。小J自己當然也知;她的同學都叫她免錢的,等同被「白幹」,又說她「破」得一蹋糊塗。被講成破麻,小J反省是有的,她時時自責。只是反省歸反省,她的青春身體卻已陷在性、藥裡不可自拔。


少女小J性關係混亂,一開始自稱是為找真愛,但愈陷愈深,搞到被朋友稱作破麻。(合成畫面)

小J(化名)十九歲,家境好,據她同學說,只要她開口,爸媽什麼都買給她。因為太愛玩,目前高職休學中。又因為太想一直玩,兩個月前搬離家,自給自足的方式是,「我在酒店做PT(part time),真的是沒錢時才去,因為隔天可以領到現金。」她有點難啟齒。
在大人面前,小J其實氣質羞澀,第一次與她在台北東區茶街見面,有些話題她想聊,又不好意思聊,經常欲言又止,乾脆低頭笑。後來,她猶豫了半天拿出手機,表示有段自拍畫面很有趣,可是也很髒。


小J追尋的是悠哉亂玩的感覺,本來很害羞的她,在朋友店裡聽著音樂,顯得比較放得開。

被罵破 果醬男 現身

那畫面是一個褲子都沒來得及脫的男孩,直接從褲襠掏出半硬半軟的陽具,小J就拿起草莓果醬好認真地塗抹,塗得滿滿的,然後大口吃了起來。「看起來真的很好吃對吧?」她又低頭笑,垂下兩片扇子般的厚重假睫毛,好誇張。
第二次見面,記者已經知道小J與一票朋友的生活是轟趴嗑藥,KTV夜唱,hotel開房間…,其中,出現最頻繁的是hotel開房間,但想都沒想到,她會直接約我們在hotel見面。
「昨天沒回家睡,你們來hotel好了,我才剛醒。」睡過頭的小J有點不好意思。其實hotel就在她租的小屋旁邊,小J睡眼惺忪地替我們開了門,又跳回床上。記者邊唸她遲到、邊跟著往裡走,這時才發現她旁邊還躺了個男生,蓋著大棉被只露出顆頭,「妳…男友還沒睡醒喔。」記者故作鎮定。「我不是她男友!拜託,她那麼破!誰要跟她交往。」小男生直接了當地喊,喊完,就搖搖晃晃走到桌邊,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拉起K來,記者仔細看,拉K男正是果醬男本尊。
印象中很羞澀的女孩,此時頭髮凌亂,穿個丁字褲,還被男生當場講很破。扯的是,她只笑了笑,然後就起身去刷牙,更扯的是,她似乎一直在這類的爛男生堆中攪和。


名聲臭 酒店放不開

問她為何不生氣,她說:「習慣啦,我名聲真的很臭,大家都笑我是給人上免錢的。」連她的好友都說:「小J其實很好,沒心機,不跟人爭,只是很…隨便。」
小J很討厭算到底有多少性對象,甚至只要想到這個問題,就會很煩,覺得自己很糟糕,「我曾經跟國中就被叫公車的女同學一起算過性愛對象,結果,我竟然贏過那個公車,真的嚇死了。」她自己覺得,大家說她破,是因為她有很多一夜情,可以跟第一次見面的朋友上床,或者說,可以跟任何朋友上床。
「有一次,我跟一票朋友去唱歌,唱完歌已經快天亮,我就跟其中才剛認識的男生說,不然省點錢,你騎車載我回家好了。」小J說,那男生覺得她家太遠,提議不如先到男生家休息一下,「我就說好啊。後來我們好累喔,就躺在床上,那男生講,他辛苦載我,我總該有點回報吧,我就邊說:『你想怎樣的回報呢?』身體就邊自然靠過去,兩人就發生關係啦。」小J描述得好自然,她說像這樣的劇情,沒幾天就會發生一次,她又大多玩同個圈子,所以名聲愈傳愈臭。
但有件事卻令小J感到奇怪。「我以為以我破成這樣的程度,一定可以當酒店小姐,玩到很放得開,結果竟完全不行耶。」小J說,第一天到林森北路酒店就當場嚇跑,「因為店裡人說,得幫客人打手槍。」後來到東區酒店不用玩這麼直接,她勉強做了幾天。


不嗑藥的小J話很少,也不懂怎樣與人社交,反倒脫衣上床對她來說較容易。

怕選中 眼神到處飄

「除了遇到一個進來就一直搓我奶、一直搓我奶,然後搓了半小時,就說時間到了要換小姐的怪客人之外,其他都是很好的年輕客,但是我還是不想陪他們喝酒、不想陪他們唱歌…,什麼都不想。」
小J家裡管很嚴,住家裡時她晚上就不能出門,「可是他們愈這樣管我,我愈想出去玩,我想跟大家去夜唱、夜遊、去別墅趴,想有自由,想要悠哉,所以才搬出去住。」搬出去後,爸媽限制她的零用錢,沒錢時,她逼不得以才到酒店打工。
「每次去,我只做一桌,告訴自己忍一、兩個鐘頭就好,所以一桌做完,再有客人進來選小姐時,我就很怕跟他們的眼神對到,我眼睛都飄來飄去。」小J說,她也想把客人當一夜情對象試,但不知為何,進到酒店包廂,她整個人就很尷尬。
「我的一個朋友,是酒店經紀人,他問我,不然妳要不要直接S,我嚇到耶,為什麼我朋友敢直接這樣問我呢,我真的有這麼破嗎?帶我進酒店的學姐也常洗我腦:『妳的私生活,明明就比酒店恐怖多了,有什麼好怕。就把做酒店當玩樂啊。』可是,進到那環境,我就是做不來,坐在客人旁邊,也不知要講什麼。」


經常跟朋友開房間的小J,其實也懂反省,只是她反省歸反省,仍繼續做出亂了分寸的事。

聊天難 直接 性關係

小J真的經常不知道要講什麼,只要遇到不熟的人,到了不太熟的環境,就會變得特別瑟縮,「尤其對不熟的女生,我很排斥。如果跟一票朋友去唱歌,只要有人帶了我不認識的女生來玩,我可以好幾個小時不講一句話。」
相形之下,發生性關係,似乎來得容易多?「也許。」她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記者問小J,對她來說,性是什麼呢?「性…,不是什麼吧,就是那樣吧,哈。」再想了想,又說,「我覺得,從一開始,我就很想好好交男朋友,我覺得,最快的方法就是先打個炮,打了炮,對方會喜歡上我,兩人關係也不同了,說不定就可以找到我要的那種人,我要的那種愛情。」小少女,用了最蠢的方式找愛情。
「其實…我佔有慾很強,像一夜情,大家都睡完覺就說拜拜,但我不是,我會覺得跟我一夜情的男生,從打完炮開始,就應該要對我比其他女生好。可是我發現,男生不是這樣想。」


小J家境不錯,但她為了可以隨時出去玩,寧願不當家人的小公主,跑到酒店痛苦打工。

滿受傷 反省完 惡搞

就像她覺得一群人出去玩,就算她玩掛了,總還是會有個清醒的人照顧她,可惜,真實情況也不是她想的那樣。「有一次去個轟趴,我已經茫了,但我旁邊那本來一付很關心我的男生,不但沒提醒我,還又馬上捲了一支麻煙給我,我立刻倒了。印象中,他把我帶到天台,親我、摸我…,我無力反抗。」男生最終只是想佔便宜。
小J其實滿受傷。「原來,男生會互相討論上過誰、被上的那個表現得怎樣?前幾天,我跟一個男生上床,那男的說,原來妳真的很鬆,根本沒感覺。我就說,其實,我也沒感覺啊,沒感覺就不要做啦。」她坦言自己因為亂打炮跟到酒店上班,心中有疙瘩,有時寧願讓自己不清醒,猛拉K。
懂反省的小J說,她其實沒有主動勾引過男生,但跟她在hotel睡覺的拉K男吐槽:「每次都是妳說要來我家坐坐,我們才發生關係的,算妳主動吧。」他倆要退房時,小J從皮夾掏出兩千五,很自然地付錢。拉K男有得玩,又一毛不用出,會不會太划算?小J主動講,「因為這次是我約他開房間的啊。」小少女只得放下羞恥換取自尊。


小J長得很甜美,也跟一般少女一樣,最喜歡逛街買衣服。


與朋友在天台抽煙、喝酒,小J說,這是她最愛的悠哉感覺。


小J笑說,每天都只想出去玩,有時也會過不了自己心裡這關,但兩邊拔河之下,還是出去玩贏。

小J

年齡:19
身高:164cm
體重:52公斤
學歷:高職肄
交過男友:六個
性對象:大約三十幾個
第一次性經驗:國二
痛苦的事:為錢去酒店打工
憧憬的生活:每天閒閒喝酒、聽音樂,要很悠哉


男女 糾察隊

炮友 阿健 20歲

我的一個學弟還有好朋友,都跟小J上過床,那天跟大家聊天時才知道,若我是「表哥」就算了,最氣的是,我是那兩人的「表弟」,所以,你說她破不破?我們算是常打炮的好朋友吧,不要看我嗑藥又遊手好閒,我交過的女朋友,都是那種甜美、乖巧型的。


高職同學 恬恬 19歲

聽說小J到酒店打工時,我嚇一大跳。我不懂她幹麻放著千金小姐不當,跑到外面亂鬼混。前陣子,她跟我說,有個國立大學的男朋友,每次一見面就猛揉她奶,她感覺不太好,可是還是配合他。其實她不算真的很隨便的女生,只是比較容易受到壞朋友影響,只要有人說,大家都這樣,她就會跟著去做。


撰文:楊筠 攝影︰莊立人 影像合成︰林佳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