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與偏見

香港股市 有得跌

在台北機場搭機返港,一位師奶帶�兩個孩子跟丈夫走在我前面。她三十來歲,無論樣貌身材和衣�都非常吸引,我忍不住望多幾眼。忽然她笑臉迎我而來,令我心頭不禁一蕩。

黎智英

people@nextmedia.com.tw


插圖 劉志誠

這樣標緻的女人到底有個會是怎麼模樣的丈夫?正要定睛看清楚她丈夫的樣貌,她竟然向我說:「你是黎先生嗎?」我只好笑�說:「是呀。」「我可以問你個問題嗎?」我一時反應不來,怔了一怔,她繼續說:「奧運前你想中國會不會弄好股市呢?」我說:「不會。」她問,「為什麼不會?」我說:「政府沒有這個能力,就算想做也做不到。如果政府有這個能力,共產黨早便成功了,哪還用開放經濟?」她點頭大笑,向我揮手說bye-bye,帶�孩子跟丈夫行將過去。
回港後第二天,又有兩位師奶在不同的場合問我同一個問題。身處跌市,她們都將救市的希望寄託在中國的身上,相信為了面子,中國會在奧運前將股市做得漂漂亮亮。這是一廂情願的想法罷,政府哪有這個能力?
政府可以收緊銀根、推高利率或加強管制,提高交易費用以壓抑過熱的金融市場,但要逆轉向淡的金融市場無風再起三尺浪卻是異常困難的。金融市場向好,先決條件是信貸充裕。一旦市場走勢逆轉,負面消息湧現,投資者開始失去信心,投資者與金融機構之間的互信基礎被削弱,信貸枯竭。金融機構彼此之間的信貸通融關係亦因而動搖,到了這個地步,就算政府想他們重拾信心,亦難似登天。要在這樣的一個逆市做好,談何容易?
香港股市顯然已步入了一個很久仍未見底的熊市,不要奢望奧運前北京政府會做好大陸股市帶旺香港;也不要相信有美國政府出手搶救,金融危機便會迎刃而解。美國的金融危機會持續,拖累股市下滑,把香港股市也扯下水。
美國金融危機最要命之處,是至今還沒有人弄得清次級房貸和衍生工具問題的程度有多嚴重、影響的範圍有多廣闊。是的,衍生工具無疑分散了風險,可是風險如何分布、比例怎樣?誰要承受多少風險、損失又有多大?至今都無人知道答案。
在八十年代,美國的金融服務業的利潤只佔總企業利潤的一成,到去年其比重已膨脹至四成。金融界聘用的人不多,只佔總就業人數的五%,但他們的生產效益卻是所有企業效益的十五%。於此可見美國金融業是來得如何暴利(商人銀行家買遊艇動輒揮金過億美元,一晚的party花費幾百萬美元,這些花邊新聞你總聽過了的吧)。金融市場自由競爭,利潤愈大便會吸引愈多的對手入市,攤薄利潤,按理不應出現這樣的暴利。那麼這些暴利是從哪裡來的?
如果到現在仍然沒有人知道衍生工具風險的程度有多嚴重、範圍有多廣泛,那是否說,過去二十年來衍生工具製造的其實並非利潤,而是未抵銷的風險成本而已?若然我這個推想是對的,那麼美國爆發金融危機帶來的損害不正正是累積了二十年未抵銷的風險成本嗎?這些累積的風險是一大堆大大小小的金融計時炸彈,有待逐一引爆。到底還有多少間大金融機構會像貝爾斯登(Bear Stearns)那樣,一夜之間被炸沉?

直至貝爾斯登面臨倒閉前兩日,仍有不少財經分析員說其流動資產足以維持業務兩年。兩日後,一年前股價尚值一百七十美元一股的貝爾斯登,卻以二美元一股(後來調整至十美元)賣盤給摩根大通銀行。金融專家尚且不了解金融危機的災情有多嚴重,一般人對問題的癥結又有多少認識?
既然沒有人知道衍生工具風險的分布和深入的程度,一旦出現問題,就算是價格大跌哪又何來人接貨?風險無從評估,衍生工具肯定要有個漫長的trial-and-error過程才可以重新定價。這個成交真空期拖得久,便不難引發恐慌,令投資者和金融機構之間喪失互信。風險本來已經無從估計,再又失掉信心,這只會大大提高風險,令人們更加不敢冒險,以致衍生工具價格大跌亦乏人問津。也同時令擁有大量衍生工具的金融機構陷於嚴峻的融資困境。
不過我們也不用對美國的金融市場看得太淡,這個市場應用最先進的資訊科技,效率冠絕全世界,其運作更是全球最透明的,故此順理成章是全球金融的超級霸權大國。有高科技的協助,而又有全世界頂尖的金融人才,我相信當下的危機不難會找到解決方法。有些人將這趟金融危機跟上個世紀三十年代的大衰退相提並論,那是既離譜又誇張了。將今日美國政府處理金融的知識和能力與當時的政府一概而論,則更是離譜又離譜的誇張了。
當然美國的金融危機還是會對香港股市帶來負面影響的,但不會太嚴重。我認為香港股市面對最嚴重的問題反而是大陸的樓股二市。
中國的經濟看來業已逆轉,最近大陸股市和地產雙雙下滑便是個很好的啟示了。長期以來中國都是靠外來投資和出口推動經濟,在美國金融危機的籠罩下,外來投資一定會減少。加上美歐日和其他富有國家的經濟放緩,中國的出口和這些地區在中國的投資都難免會減縮。與此同時原料價格和工資暴漲,再又添上新近實行的勞動法形成的累贅,中國經濟又怎能不嚴重下滑?
出口放緩、投資減少,過去好些企業都不務正業,靠投資股票和地產圖利。現今樓股狂跌,他們又怎不利潤萎縮、資金拮据以致爆發財政危機?當中又有多少會因而倒閉?還有,中國一向道德真空,逆境中又會暴露多少貪污醜聞?這對金融市場以至整個經濟又會帶來多大的打擊?
經濟發展放緩,千千萬萬的盲流工人不難面臨失業,以致引發暴亂。在投資的推波助瀾下,中國經濟長期過熱;突然投資冷卻,調整適應肯定會來得既痛苦又漫長。中國沒有福利保障,逆境中人們生活失據,不難引發前所未有的社會問題,由此而形成惡性經濟循環,打擊樓股二市,到其時香港的樓股二市又會跌得多慘,真的不堪設想!香港的樓市股市投資者,你們要是見到價低而想入市,那麼還請你們三思而後行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