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任我行

行獵雪山 紐西蘭南島庫克山

紐西蘭南島中部的庫克山,矗立在南阿爾卑斯山脈群峰間,山頂白雪擠壓堆積,切割出無數壯麗冰川。
南半球的夏日清晨,我隨當地獵人踏溪谷狩獵,野兔沒打中半隻,乘冰河船巡航在塔斯曼冰河湖,卻觸到南極冰雪的冰甜。
大山下嘗完山中廚房的自製醃肉、紐西蘭牛排,南十字星已經升起了。
我原以為我不是個合格的獵人,來此山中,卻獵到清澄空氣、流星,和緩慢如永恆的時光。


庫克山村的Bush溪水質清澈,當地人正享受拋鉤垂釣的樂趣。

「砰」山谷裡一片漆黑,庫克山還隱在黎明夜色裡,這聲槍響像個小爆破,穿著迷彩裝的Kiwi(紐西蘭人)威利下車走了幾步,回來時,手上已拎著一隻中彈的肥兔。獵人來了。山區裡的野兔們,皮可得揪緊了。


熟悉野兔出沒的獵人威利,一入山徑,便已獵到一隻肥兔。


石塊砌造的善良牧羊人的教堂,佇立在乳藍色蒂卡波湖岸,像個精巧玩具。


駕著冰湖船的肯特很盡責,邊開船邊回頭解說冰塊在冰河湖中的融解變化。

羊口比人多

紐西蘭南阿爾卑斯山最高峰庫克山(Mt. Cook)位在南島中部,由南島第一大城基督城(Christchurch)南來約需四、五小時。剛上路時,導遊便提醒我們:「等下越往南人煙越稀少,別說打尖吃飯,要找加油站上廁所也要跑上一、兩百公里。」一路上,果然羊比人多,卻也並不無聊。
逶迻五百公里的南阿爾卑斯山脈橫亙南島南北,兩千萬年前冰河時期的冰雪覆蓋山頂,終年又吹著南極冷風,新雪擠壓舊雪,形成無數壯麗的巨大冰川,光由公路上遠望,都覺透著涼氣。
山頂冰封雪原,山下卻是羊群漫布的青青牧場。羊群習性很奇特。原本一團團厚毛球般漫不經心在山坡吃草,我們一停車,便屁股對人、整群後轉,越退越遠…,好像遠方有個人在收線│要將這批圓滾滾的厚毛球收去,給終年積雪的南阿爾卑斯山頂取暖。卻有一兩隻不放心又回頭,定定站著望人。羊在看什麼呢?該不會是山太大,如此山丘偶遇,已對我生出感情?


原產於美洲的羊駝(Alpaca)溫馴耐寒,近年也被引進紐西蘭農場飼養。

夏日獵兔場

高低丘陵起伏幾個轉折,乳藍色如寬闊鏡面的蒂卡波湖(Lake Tekapo),已似慵懶美人躺臥大草原旁。是該慵懶哪。冰河移動很緩慢,一片冰塊由山頂移動至山腳、注入冰河湖,需用上四、五百年時間。好不容易才「解凍」,難怪湖岸「善良牧羊人的教堂」(Chruch of the Good Shepherd)旁小黃花隨風搖曳、湖面波紋浮盪,連湖上倒影的連綿山峰,似也在欣賞波上柔滑的新線條。
高三七五四公尺的庫克山主峰位在庫克山國家公園內,群峰間望去似個仰面的人臉,據說當有山難發生時,庫克山都會流淚,被毛利人視為有靈氣的「聖山」。大山下只有一個小村,山裡世界卻寬廣,熱門的登山、滑雪、健行和冰川探險,都由人口僅百人的庫克山村(Mt . Cook Village)出發,村畔的Bush溪谷,更是Kiwi們的夏天獵場。
「清晨最適合獵兔,兔子在晚上活動、白天睡覺。」我們報名了清晨的獵兔行程,隨一臉快活的威利在草叢旁跳上跳下、尋找兔蹤。常住庫克山區的威利熟悉山裡的隱密小路、樹叢陷阱,沿途還教我採野蘑菇當零嘴。剝掉表皮、去梗,嘗起來草香濃郁。但他也很偏心,怎麼僅讓男同伴同車行獵,我和一干女性同胞跟在另一車「觀獵」?


清晨現採的野蘑菇,沾著草地露珠,是充滿山野味的山中「零嘴」。

山還在長高

聽到槍彈爆破,我的好勝心已被燃起(或說是「掠食者的野蠻暴力」?)非纏他臨場教我打獵不可。蹲開馬步,槍上肩,拉開保險、瞄準。很簡單嘛,就像中學時練打靶。「砰。」扳機扣下,子彈從槍管射出,像鞭炮在耳旁爆開,清晨朦朧山徑上,一條小黃影卻仍往前奔去,還是老獵人補了一槍,才將獵物格斃。
兔子是很可愛的動物呢,望著中彈傷兔,我忽有些怔忡。「獵兔」和真正見到槍底亡魂,真是兩回事。威利卻很坦然:「野兔是農莊殺手,牠們會糟蹋農地、踐踏作物又不吃,除掉牠們也是保護農場。」檢查戰果,卻又令人莞爾,原來中槍的都是跑不快的肥兔。看來我得小心,千萬別吃得太肥。
「一億年前因板塊擠壓而上升的南阿爾卑斯山群,還在長高。」由庫克山村乘冰河接駁車穿過冰河峽谷,下車後還需步行三十分鐘,才來到塔斯曼冰河(Tasman Glacier)末端的小艇碼頭。步道上,登山導遊布萊恩慎重介紹:「這座綠色小山已隆起兩百年、它還會長,後面那座佈滿石礪的只有兩年,對面那座兩萬年前就已隆起…。」
山裡的時間,好像不是時間。我望著被點名般「立正站好」的幾座矮綠山頭,好像群山環抱裡的「山寶寶」,南半球最大冰川塔斯曼河下游的塔斯曼湖,已似大型冰雕場般鋪陳眼前。太不真實了,環湖是高高矮矮的灰黑色山巒、冰沙般湖面佈陣般停著形狀奇譎的大冰塊,有的似尖角、似平台、蹲立的青蛙、翻轉的鯊魚腹,就像來到女媧補天的太虛幻境。


庫克山區的健行小徑上,熱愛自然的登山客正在雪山下暢快步行。

冰上枯山水

乘橡皮艇騰駕冰河湖上,這才感覺湖水在流、冰是活的。我雖知水上冰磚只是冰山一角,卻不知掩在水下的冰山座會逐漸融解,冰山便整塊「翻轉」(up-side-down)、浮出水面,由於冰磚內含石粉而泛著翠綠或紫藍晶光,巡航在小冰山間,就像在冰上狩獵,拜訪一座座華麗晶洞、冰上的枯山水。
「這塊冰,今早才翻過來。」小艇駕駛肯特邊報告冰塊近況,邊駛近一座冰山,摘星星一樣拔下冰塊一角,「嘗嘗。」頭上是夏日驕陽、鼻頭掛著清鼻水,舌上觸著冰沁的冰山冰塊,感覺好微妙,我嚼到的是幾萬年前的雪水呢?
庫克山村的赫米塔吉旅館是國家公園內唯一住宿,旅館內的全景餐廳(Panorama Restaurant)大落地窗就對著白雪皚皚的庫克山,是品嘗山區美食的好去處。餐廳經理Judy特別推薦,因高山地區乾冷空氣適合製醃肉,廚房自製的培根、香腸配手工麵包嘗來十分爽口,釣自冰川的高山鮭魚更是油脂豐厚、入口腴美。


冰河湖表面雖平滑,水下卻常隱藏冰塊,冰河船要很小心,別被冰山卡住。


以扁豆、馬鈴薯泥、番紅花芥末醬調理的兔肉,口感似嫩雞肉般甜滑。


無污染的高山空氣所培育的紐西蘭牛肉質細密,似嘗甜美生魚片。


吉旅館內,遊客在全景餐廳用餐,也享用著窗外的無敵山景。

垂釣Bush溪

大山下喝著當地紅酒,邊嘗冰川大草原上、呼吸著無污染空氣的紐西蘭牛排,既少油脂,肉又細嫩,口感就像甜美生魚片,連同桌友人的烤兔肉,也像嫩雞肉般甜滑。我原以為我不是個合格獵人,誰知卻在這山裡飽嘗了如雪藏冰封的美食、清澄空氣。走出餐廳,南十字星已升起了,清澈銀河似寶石盒般晶翠閃亮,忽然,一顆流星劃過天空,接著又是一顆,又一顆…。
早晨太陽的橘色金光染上庫克山頭,像一群長鬃鬣馬的金紅鬃毛,我在Bush溪旁拋鉤下釣,想釣幾隻肥美的溪鱒、高山鮭魚,幾次釣線拋下又收回,鉤上都清清如也。山裡已是夏末了,魚們大概都已進了獵人腹中。但我也不吃虧,脂肥肉香的高山鮭魚,昨晚也被我吃進肚了。
大草原在晨光中輪廓清澈,布萊恩、肯特他們大概已開始檢查今早哪塊冰翻轉了、哪座山長高了吧?拋下釣竿,沿溪緩行,溪聲淙淙間,我好像聽到雪山在山頂融化的聲音。等冰塊從山頂走到山下還要四、五百年,山裡的時間真不是時間,好永恆。



駕著露營車在山區野營,是紐西蘭人享受自然原野的生活方式之一。


庫克山村居民手工製作的毛利人木雕,似隨手塗鴉般充滿諧趣。


空氣清澈、晴空湛藍,一片大白雲像羽毛般飄浮在庫克山露營區上。

實用資訊

◎地理:紐西蘭位於南半球,南阿爾卑斯山的最高峰庫克山位於南島中部。
◎交通:可搭乘長榮航空從奧克蘭轉機至基督城或皇后鎮,航程約需11小時。
◎當地交通:基督城至庫克山長途巴士需 5.5小時,Budget、Hertz等大型租車公司設有機場櫃台,可租車自駕前往(紐西蘭道路為靠左行駛)。
◎氣候:夏季平均13度,山區日夜溫差大,需防曬、保暖,11~4月適合旅遊。
◎時差:夏季(10-4月)快台灣5小時。
◎匯率:1紐元約新台幣25.5元。
◎簽證:單次入境簽證,紐西蘭商工辦事處電話:27577060。
◎住宿:
.赫米塔吉旅館(The Hermitage Hotel)
網址:www.hermitage.co.nz,住宿一晚455紐元起。
.庫克山青年旅舍( Mt. Cook YHA)
電話:034351820
◎活動:
.塔斯曼冰河船(Glacier Explorers)(限10~5月)行程約3小時,成人120紐元、14歲以上兒童60紐元。電話:034351107,網址:www.glacierexplorers.com。
.打獵、溪釣(Hunting&Fishing)
小團體(3~6人)打獵(半日)300紐元、釣魚(半日)300紐元,Willy&Kaye Nunn電話:03-4351700。
◎美食:全景餐廳(Panorama Restaurant)赫米塔吉旅館內(5~10月休業),電話:034351809,晚餐50紐元起,腓利牛排39.5紐元、烤兔脊40.5紐元。
◎行程規劃:租車或乘巴士由基督城出發,當日可抵達庫克山村,隔日至Bush溪釣魚或狩獵,下午至庫克山健行或搭冰湖船遊塔斯曼冰川。紐西蘭觀光局網址:www.newzealand.com
◎天數:建議3天。


撰文.攝影:林文珮 
繪圖:林佳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