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白講

甘願九十度鞠躬


阿勇 台北 26歲 賣玉蘭花

我小時候不愛讀書,到國中還不太會寫字,老師說我智能不足,把我分到特教班。特教班根本沒人管,我每天去釣吳郭魚,再拿去市場賣。

我家境很差,媽媽又中風,我很小就到處打工,做過搬運工、油漆工、洗車。學校沒教我什麼,我都在外面學的。比如認字,馬路上都是中國字,看不懂的字,就問別人。比如說話,我口才很不好,就一邊工作一邊偷聽老闆怎麼招呼客人。

這幾年,工作不好找,有時要花一、兩個月,可是我覺得有心要做,還是有工作。一年多前有個大姐僱我賣玉蘭花,一個月一萬多,我做得很開心,車子裡的小姐都蠻漂亮的,有些客人還會請我吃東西。我喜歡下雨天,只要不穿雨衣給它淋,花就賣得特別好。我常感冒,感冒照淋,所以都好不了。不怕痛是我的優點,有時候腳發炎腫得好大,我自己用針把膿擠掉。

以前做搬運、洗車工,不用淋雨曬太陽,算輕鬆的,可是花錢很兇;後來賣花才知道錢難賺,我反而把喝酒、檳榔都戒了。我食量很大,一餐要吃兩個便當加一個飯糰,現在我早餐都不敢吃,餓到胃痛,就多喝些水。

你問我為何要九十度鞠躬?老實說我本來也不習慣,因為不自然啊!但老闆教我說,腰彎得愈低,花賣得愈好,我發現是真的。後來,我把自己當學生,把客人當老師,就比較自然了。


撰文:賀照縈
攝影:李智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