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愛一次,九把刀

《二哥哥很想你21 偷偷住在男舍的毛毛狗》


插圖.高文麒

那是個充滿研究精神的寒假。
白天在宿舍都睡到下午兩點多,隨便亂寫個報告,就出門去玩。
南寮海邊實在沒什麼看頭,大冷天刮大風的,很有自殺的氣氛。不過談戀愛畢竟是無敵的,毛毛狗跟我漫步在灰暗的陰天下,吹著溼潤的海風,即使不說話也很滿足。
儘管在網上聊了不少,真實世界的我們還真的不熟,卻也不急著了解對方,牽著手,慢慢聊。毛毛狗想多跟我相處,打了不少唬爛她媽媽的電話回家,說要在大學同學家多玩幾天再回去。
有天晚上,我帶毛毛狗到新竹大學生一定有去過的,竹東寶山水庫吊橋。
要到那個約會聖地,得先經過荒涼的產業道路,再鑽進曲曲折折的山間小徑。如果正好遇到有人棄屍,那是一點也不奇怪。要是碰上鬼,那也非常合理。
我是個怕鬼達人,但很妙的是,身後有個女孩緊緊抱著我、信賴我會保護她,讓我幾乎忘記鬼如果出現我肯定第一時間閃屎。
我們在小徑間的陰風中聊天,慢慢抵達,將機車停在漆了紅字的水庫吊橋旁。
「別怕,這裡總是這樣的。」我牽著她。
「我沒有怕啊。」她天真無邪。
我們來到吊橋中間,坐下。天冷,互相搓著對方的手取暖。
四下無人,霧氣重鎖,舉頭無月,倒是有個穿著白衣的女人在橋下洗衣服。
「靠,什麼顏色不穿,給我穿白的。」我嘀咕。
「為什麼不可以穿白的?」毛毛狗不解。
「沒啦,不管她。」我轉移話題。
熱戀的情侶是地表上行為最古怪的動物,明明在哪裡都可以聊天,卻偏偏要大費周章跑到人跡罕至的地方進行聊天的舉動,這種行動策略常常對聊天本身毫無助益,而且非常有可能傷害聊天本身。
以上文謅謅寫了一屁股,要說的就是││我非常在意那個在橋下洗衣服的白衣女子。
「她洗了有十分鐘了吧?」我突然說。
「可能衣服很多吧?」毛毛狗還沒發現我的不安。
「在我們來的時候,她就已經在洗了,假設她在之前洗了十分鐘,現在再加上我們到了以後的十分鐘,那就是二十分鐘了。」我搔搔頭,用力搓著手:「有人會在晚上的河邊,洗那麼久的衣服嗎?」
「那怎麼辦?」毛毛狗皺眉,完全就不了解我的困擾。
「沒怎麼辦。」我哼哼。
我們繼續聊,猛聊。
聊什麼,十年後的我怎麼可能記得。
唯一有印象的,就是過了快半小時,那白衣女子還在那裡給我洗衣服。
「家堥S洗衣機嗎?」我瞪著底下的白影。
「她嗎?」毛毛狗終於也覺得不對勁。
我終於按耐不住。
「我……我想走了。」我吐出一口長氣。
「好啊。」毛毛狗慢慢起身,拍拍屁股。
當我發動機車,快速載毛毛狗離開那個鬼地方時,心中的陰影一直揮之不去。沿途我都拒絕看後視鏡,因為我不想看到奇怪的東西。
直到機車衝出山徑,重新回到像樣的大馬路時,我才呀呼起來。
「怎麼了?」毛毛狗抱緊我。
「沒事。」我笑開懷。

剛剛「在一起」的那幾天印象之深刻,十年後歷歷在目。
白天都騎著機車在新竹到處晃,不管到哪個景點都覺得格外有意思,青草湖,十八尖山,城隍廟,東門城圓環,古奇峰,以前沒去過的都一口氣去了,不過最常做的還是一口氣騎到竹北看二輪電影,或是在清大夜市裡的租書店看漫畫,一邊吃小吃打發一餐。至於該交的報告就亂寫一通。
晚上回到男八舍,要洗澡,可有趣了。
躲躲閃閃的,從晾衣間迂迴前進,我先確認不會被發現,再叫毛毛狗拿著臉盆快衝到浴室。
「真的不可以一起洗嗎?」我期待地看著浴室門裡的她。
「出去!」毛毛狗快生氣的臉。
兩個人隔間洗澡,沐浴乳跟洗髮精在兩間浴室上方傳來傳去。當時我有種古怪的念頭,就是如果被舍監發現了、或是被裝乖的樓友舉發,好像也挺有面子的。
有時洗完澡出去,還會看到其他的女生東張西望從浴室出來或在男友的陪同下伺機進去,彼此都偷偷摸摸的,於是眼神交會、默契地迅速避開對方的眼神各作各的。放了假的男八舍,就是如此朝氣蓬勃。
睡覺時,便是一次又一次意義不明的小冒險。
我想變成男人,她還想繼續當女孩。努力地攻擊防守,各司其職。
「快睡了,你喔!」毛毛狗敲著我的腦袋。
「是!」我笑嘻嘻地躺好。
女朋友啊女朋友……真好啊,等過年時死黨們打牌聚會,一定要好好跟大家宣布這個消息才行。我抱住暖暖的毛毛狗,看著她睡到口水都流出來,真的無法形容的幸福。
我的臉貼著她的臉,聞著她口水的味道。
這個女孩子,真的很勇敢。
而我,不會讓妳失望的。
「我真的很喜歡妳。」我說,這次是真心真意。
要過年了,宿舍終於要封關了。
我載毛毛狗到火車站,她要回台北,我要回彰化,兩個人都戀戀不捨。
還都哭了。
「要常常打電話給我喔。」毛毛狗紅著眼。
「一定,要想我喔,過年找天到我家拜年吧!」我捏捏她的臉。
再見了,女朋友。
大包小包回到彰化,Puma發瘋似衝了過來,像是嗑了藥,脖子上的繩子硬是拖著塑膠籠子不斷前進,完全就是超愛我的。
「哈哈,二哥哥回來囉!」我歡天喜地蹲下。
Puma撲上我的臉,舌頭伸進我的鼻孔裡狂舔,好癢,好想打噴嚏。
「你不在,牠最可憐,每天都被我虐待。」奶奶作勢用腳踢Puma。
「先跟你說,不可以抱牠上去睡,好不容易牠養成了在樓下睡覺的好習慣,不要因為你一回來,就讓牠沒有規矩。爸爸會生氣。」媽媽皺眉:「還有,不要讓牠一直吃你的鼻涕啦,不衛生!」
嘻嘻,不抱牠睡覺,那怎麼可能嘛!
「哎呀,柯普馬,你有沒有忠心耿耿啊?」我抱起躁動的Puma。
只見Puma小小的身子,竟然給我勃起。
「哇,你又長大了一點喔。」我神祕地看著Puma。
二哥哥,也開始長大了呢。

作者簡介

九把刀,一九七八年製造於彰化。自一九九九年開始創作,至今完成四十本書,作品陸續改編為電視劇、電影、線上遊戲。是當今華人文壇創作類型幅度最大的作家。作品有《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殺手系列》《獵命師傳奇系列》《樓下的房客》《短鼻子大象小小》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