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與偏見

從謙卑做起

黎智英

people@nextmedia.com.tw


插圖?劉志誠

馬英九帶來什麼的希望?那就是在未來一兩年突破悶局,對外開放、兩岸三通、跟全世界開拓自由貿易。我寄望馬英九抓緊機遇落實拼經濟繁榮的承諾。只消對自己有信心,對權位心存謙卑,尊重人民、對他們的能力識見有信心,我相信馬英九是絕對可以完成競選的承諾的。
在投票的那一天馬英九打出「從感恩出發,從謙卑做起」的口號,感恩是他個人的事,從謙卑做起卻與我們有關。他要做個謙卑的總統,是否等於說,他會尊重和信任人民自主、自發的創造力,而不以專制、主導的手段治理人民?
他有勇氣和魄力拆除政府對人民架設的掣肘嗎?他能尊重人民,讓他們主導開放台灣經濟,推動其發展嗎?馬英九,請不要比阿扁更有為進取,請你拿出勇氣,推行無為而治。無為而治便是適可而止,那非但要具備知道什麼才叫恰可的識見,更要面對權力的誘惑,力求克制,故此那是挑戰性更大的管治。成功地無為而治將會騰出更多的空間給人民開拓、創造生氣勃勃的新台灣。
阿扁執權八年,除了搗蛋、喊口號,便只顧扼殺人民的發展空間和機會 ——窒礙三通是最大但不是唯一的搗蛋行徑。過去,為了改造社會,國民黨政府同樣專橫地干預市場;獨裁專政的統治者都是這般的管治心態。不容否認的是,國民黨施政並不全是負面的,否則台灣也不會躋身亞洲四小龍了。
可是時代改變了。現今是市場經濟全球化的時代,大家都體認到經濟效益是來自人民多元化的發展,而不是政府有形之手的賜予。當今的普世共識是,政府干預愈少,人們自主、自發互動迸發的經濟效益便愈大;故此市場愈開放,人們創造的經濟效益便愈多。
作為現代化的總統,馬英九必須拿出自信,謙卑地尊重、信任人民足智多謀的創造力,讓他們主宰探索、謀取經濟利益的制動權,為經濟開放改革闖出路向。真正強政勵治的領導人必須是一位能自信地對自己的能力有保留,信任人民的能力,謹慎對待官僚的主導和對人民的主動放心的智者。我們期望馬英九是一位有這般智慧的總統。
無論預期的效益有多大,要衝破封閉對外開放經濟從來都不是一件易事。為什麼?因為封閉總給一小撮人帶來大多數人得不到的好處,一旦開放便必定會損及這些人的眼前既得利益。再加上族群的恩怨和分歧,台灣要對外 —— 尤其是對大陸 —— 開放經濟,也就更加困難,要分外小心和謹慎了。
中國的經濟崛起改變了亞洲以至全球經濟生態環境。台灣在地域上和大陸接鄰,又有共同的言語、文化、社會和民族特性,本來不難從大陸的崛起中分到一杯羹;透過三通跟大陸建立更緊密的市場互動關係,則更能全面發揮這些優勢,創造更大的效益。以市場的規模論,台灣根本不可以跟大陸相提並論;透過三通進入大陸市場,台商的發展空間將會無窮地擴大。這廣闊的機會除了會吸引海外的台灣人才回流,更會吸引世界各地和大陸的人才湧到台灣來。
兩岸經濟併軌會替台灣創造無限商機吸引人才。台灣具備大陸欠缺的民主自由、法治和產權保障、資訊和宗教自由,更又建立起了健全的道德結構、教育制度和中介的民間組織和機制。具備這些明顯的強勢,全世界的人才怎不蜂擁到台灣來,加入創造經濟繁榮新天地的行列?資金和人才的投入,將大大地擴展台灣的生產規模、締造無數的就業機會。就業機會和收入提高,整個社會也將繁榮起來。故此三通非但不會搶走台灣人的飯碗,反而會給台灣人帶來更多的機會。

對大陸開放經濟將造就新的市場規模、吸引新的投資和人才、創造新的概念,這股朝氣將大大地提升台灣的競爭力,讓台灣更有條件開拓世界市場。在中共的打壓下,台灣再難在國際政治舞台找到出路,可是放膽對外開放經濟,則肯定可以在國際貿易舞台上綻放燦爛奪目的經濟異彩。
然而,為了避免族群矛盾激化,對外經濟開放 —— 尤其是對大陸 —— 一定要按部就班。馬總統應該先從對既得利益者影響小、但公眾效益大的項目�手。譬如兩岸海、空直航,不設限額讓大陸遊客來台觀光,容許大陸資金到台灣置業投資,讓台灣欠缺的人才到台灣工作等。不要害怕這些措施會威脅台灣人的工作機會,人才、資金充裕會激發市場活動、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那是個雙贏局面。
當公眾看到開放帶來的成效,他們將會期待、支持進一步的開放,從而削弱抗拒開放的阻力。故此開放之初必定要全速推行公眾切身感受得到效益的政策,一旦贏得他們的信心,開放政策便水到渠成了。要是政策遲遲不見成效,那非但會給開放帶來阻力,更會打擊馬總統的連任機會。故此第一時間為開放政策打出個突破口,至為關鍵。
長期以來,台灣的族群矛盾和抗爭令社會氣氛緊張、造成嚴重紛亂,帶來了不知多少傷害和損失。除了第一時間突破開放,馬英九總統的第二個最重要的責任,是化解族群仇怨,重建和睦社會。要做到這一點,馬總統一定要洗心革面擺脫國民黨的傳統意識形態,投入台灣民族這個新身份的核心價值中,做個新台灣人的總統。
這到底是個怎麼樣的總統?我的願望是這是個再沒有藍綠之分的總統。為了易於表達,我的意願是馬總統洗脫藍色,從此凸顯鮮艷的綠色 —— 那當然不是令人不寒而慄、走向極端的深邃慘綠色。是的,馬英九應該做個「本土台灣人」—— 我指的不是省籍而是心態 —— 可以完全認同的總統。
放下外省人的心態,那麼推行起大陸政策來,馬總統的擔子會輕鬆得多,更不會再被人懷疑他是否出賣台灣。一旦成功化解族群矛盾,他亦更容易為所有台灣人受落認同。其實所謂台灣人意識就是「本土」台灣人的意識。
陳水扁下台,若然他和他太太受到法律制裁而下牢,我希望馬總統可以特赦他們。這不僅是尊重台灣第一個真正民選的總統,更將維護台灣神聖不可侵犯的民主制度的尊嚴。馬總統寬恕的不是陳水扁夫婦,而是所有心懷族群仇怨給台灣帶來不幸的人。不幸的事情早已發生了,不能逆轉;特赦將會有助化解族群矛盾。
陳水扁留下個爛攤子,拼經濟和化解族群矛盾這兩個挑戰本來就不小了,可是馬總統還要同時面對國民黨內的矛盾和挑戰。國民黨再次執政,不少貪污成性的國民黨人肯定已摩拳擦掌要撈其油水。這將是個棘手得很的挑戰。倘若政府的運作能夠盡量透明化,譬如公開競投所有政府工程,那將可以避免不少貪污,但那也只是開始而已。
馬總統面對的另一挑戰,是行政院長王金平和國民黨主席的吳伯雄會否聯手騎劫總統權位,垂簾聽政當其權力強盜?這個挑戰異常棘手,我希望馬總統及早未雨綢繆。總之,腐敗的國民黨肯定是馬總統的一大負贅。
阿扁的八年劣政是對民主的嚴峻考驗,台灣人民非但通過考驗,更加強了對民主制度的信心,今後他們理應可以拿出更大的自信心對大陸開放經濟。到了今天,台灣人民理應堅信再沒有任何政權可以奪取或污蔑他們的民主體制了。台灣人民更應體認到民主是對付中共最犀利的武器,這個武器的犀利之處在於其對大陸人民強大的感染力,故此也最能瓦解中共的專政。台灣,向前邁進吧,新的時代,新的奇蹟在等待�你一觸即發的燦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