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車族

'08 F1七大變數剖析 觀戰看門道

第1變 禁用循跡控制

為降低車隊成本,並增加賽事精彩度,FIA自本賽季起,規定各車隊統一採用由微軟與邁凱輪共同開發的MES(Microsoft-McLaren electronics system)引擎電子控制元件,並取消其中的循跡控制(Traction Control)功能。循跡控制系統是一種增加車身穩定性,以提高過彎速度的電子輔助裝置,於90年代初期應用於F1賽車。但自1994年車手洗拿(Senna)在義大利聖馬利諾賽道意外身亡後,FIA便禁用此一能夠提高過彎速度的輔助裝置。
不過「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各車隊為了提高車速,追求勝利,紛紛各自發展近似循跡控制功能的輔助裝置,也迫使FIA於2001年解禁,讓此系統重回賽道。
隨著電子技術進步,循跡控制系統的功效也越強,導致賽車難度大幅降低,以致無法區分中等車手和優秀車手,也降低精彩度,FIA今年才有此斧底抽薪之舉。
沒有了循跡控制系統的F1,車手失誤明顯暴增。首站澳洲有5位車手在第一圈就出局,22位車手當中,只有6位跑完58圈;第二站馬來西亞站完賽率,也僅有50%,直接讓比賽變得更刺激好看,FIA的策略顯然已奏效。

第2變 法拉利陷苦戰

過去的F1,車迷關心的是法拉利跑第幾名,但從今年賽季開始,恐怕要開始擔心法拉利能不能完賽!
2位法拉利車手在開幕戰雙雙因為引擎出問題而退賽的慘狀,令車迷不敢置信。在2具引擎空運回義大利總部分析後,一度傳出是自家引擎與由邁凱輪擔任供應商的MES系統,在整合上出了問題;後來證實是墨爾本突如其來的高溫,導致供油液壓系統不正常,進而造成進氣閥損害所致。
不過撇開賽車的問題,2位車手的穩定度,也令車迷憂心。1號車手Kimi在墨爾本站成了「甩尾王」,頻頻側滑出跑道;隊友Massa更慘,雖在馬來西亞站取得竿位,但卻在第31圈的8號彎衝出賽道,至今積分掛零。雖Kimi在馬來西亞站恢復水準,取得分站冠軍,但法拉利車隊積分僅11分,落後於寶馬的19分與邁凱輪的24分;盡快縮小積分差距,將是當務之急。


去年冠軍車隊法拉利,今年表現荒腔走板,2號車手Massa(左),完賽率為零,至今積分仍抱蛋。

第3變 大雨胎標注白線

F1的乾胎配方有2種,一種較軟,一種較硬;FIA規定除非下雨,否則每位車手在每一場比賽中,必須2種輪胎都使用到。為了幫助車迷瞭解車隊策略,自去年起,輪胎供應商開始在乾胎中的軟胎上,標注白線。由於受到各界好評,今年擴及雨胎,將極端天候下使用的大雨胎,加上一圈白線。


輪胎上的白線,幫助車迷瞭解車隊策略。此為乾胎中的軟胎。


FIA自'98年起禁用光頭胎,規定乾胎必須有4條深2.5釐米的縱向溝紋,自輪胎中心向外排列。


大雨胎為達排水效果,整個胎面布滿紋路。當車速300km/h時,4個輪胎每秒總排水量達61公升。

第4變 生質燃料更環保

生質燃料(Biofuel)純粹由植物提煉,是當紅替代能源,不但燃燒時二氧化碳排放量較低,植物生長時的光合作用,更能直接消耗自排氣管排放出來的二氧化碳。FIA規定今年各車隊所使用的無鉛汽油當中,必須至少包含5.75%的生質燃料,也算功德一件。


F1賽車1公升汽油約只能跑1.4公里,吃油量驚人。

第5變 亞洲新勢力

F1是唯一能穿透歐、亞、美洲的職業運動比賽,參與F1已成為亟欲在歐美建立優越形象之亞洲企業的最佳捷徑;另一方面,在歐洲收視人口已達飽和的F1賽車,也急需亞洲這塊人口眾多的新興市場,以取得新的觀眾群。
雙方一拍即合下,直接造就亞洲新勢力。'05年,F1出現第一位印度車手Narain Karthikeyan;'08年,F1便有了第一支印度車隊Force India F1。由印度翠鳥(Kingfisher)航空老闆Vijay Mallya與荷蘭Mol家族聯手,買下前Spyker車隊更名而成。
此外,新加坡也將在9月28日成為F1新賽道,也是F1史上第一個舉辦夜間比賽的分站。要吸引亞洲觀眾,除了靠亞洲車隊、亞洲賽道,更需要亞洲車手。今年23歲的中嶋一貴,父親中嶋悟也是F1車手,並曾是洗拿隊友。他去年10月於巴西站代表威廉士車隊第一次出賽,在今年澳洲站的個人生涯第二場F1比賽中,就取得3分積分,未來相當值得期待。


印度富商Vijay Mallya(右)買下Spyker,成立F1史上第一支印度車隊。


日本車手中嶋一貴,是表現最突出的亞洲新秀。

第6變 贊助大洗牌

由於歐盟規定'07年起,菸商廣告必須全面退出運動賽事,也直接帶動F1贊助商大洗牌。過去大家所熟悉2度拿下世界冠軍的「藍色雷諾」,於菸商Mild Seven退出後,在全新首要贊助商ING安泰人壽主導下,已搖身一變為橘色勁旅。「黑衫軍」邁凱輪的首要贊助商也由過去的West香菸,轉變為'07年的約翰走路(Johnnie Walker),再到今年的Vodafone。
目前仍贊助F1車隊的菸商,只剩下萬寶路(Marlboro)。雖法拉利車隊全名仍是「Scuderia Ferrari Marlboro」,但受法令所限,在法拉利賽車與車手賽車服上,已完全找不到萬寶路商標,只剩耀眼的法拉利紅,低調地暗示著萬寶路的紅白紙盒。


一輛F1賽車造價高達新台幣1億3,600萬元,車隊超過5成以上的經費要靠贊助。


Mild Seven退出後,ING安泰人壽成為雷諾車隊首要贊助商(b Sponsor)。

第7變 Rookie不菜鳥

Rookie指的是初登場的菜鳥車手,偏偏近1、2年登場的F1 Rookie,一個比一個悍,強力擠壓資深車手生存空間。以澳洲站為例,站上頒獎台的前三名,除了亞軍海菲爾(Nick Heidfeld)外,冠軍Hamilton與季軍Rosberg,都是只跑了1、2個賽季的菜鳥。到了馬來西亞站,情況仍是如此;除了冠軍Kimi,波蘭籍的亞軍Kubika和季軍Kovalainen,都是跑F1沒超過2個賽季的新秀。


德國小將Rosberg,是1982年F1世界冠軍Keke Rosberg的兒子。


英國籍的Hamilton,'07賽季初登場就名列亞軍,是F1史上最傳奇的菜鳥。

2008年未來賽事

今年賽季仍維持18站,但對老車迷來說,變動卻不小。首先是美國站因與FIA談判破裂而取消,再者是加入新加坡與西班牙瓦倫西亞2條全新賽道;原在8月舉行的土耳其站,也提前至5月。此外,又稱「背靠背比賽」的連續2週「二連戰」,也由去年的5組,減少至2組,直接降低車隊與車手的賽事壓力。


2008年前2站車手與車隊積分


什麼是循跡控制系統

循跡控制系統的作用,在於當賽車加速時,車用電腦會自動調節後輪動力輸出,將車尾側滑現象控制在合理範圍內,讓車子遵循原來方向前進。
沒有循跡控制系統的輔助,直接提高了駕駛困難度,因為車手對油門的控制必須更為精確,過彎時一旦油門踩太深,後輪便容易因失去抓地力而甩出賽道。若是遇上雨天,輪胎抓地力更為薄弱,考驗也加倍嚴苛。


最佳苦情獎 柯瓦萊能(Heikki Kovalainen)

  F1積分不但攸關車手與車隊冠軍,更攸關獎金。1分代表100萬美元(約新台幣3,000萬元),獎金是給車隊,而不是車手;只要取得分站冠軍10分積分,就代表將有新台幣3億元進入車隊口袋。
  在開幕賽澳洲站中,芬蘭籍邁凱輪車手柯瓦萊能,好不容易在彎道超越了Alonso,眼看第4名就要到手;卻在最後一圈,為了用手擦拭護目鏡上的油污,在放下手時誤觸方向盤上的Pitlane限速鈕,而讓Alonso有機可趁,當場從第4名變第5名,也讓車隊損失新台幣3,000萬元進帳。
  為此邁凱輪車隊已著手修改該系統,讓時速在某個速度以上,或使用高速檔位時,速限器無論如何都不會啟動,防止遺憾重演。


誤觸右上角(紅圈處)的Pitlane限速鈕,使柯瓦萊能痛失1分積分。


柯瓦萊能(後)原本勝券在握的第四名,後來卻被Alonso(前)超越。

撰文:高婉珮 
繪圖:林佳欣
編輯:吳宜菁
圖片提供:Ferrari、McLaren、Williams、Renault、Force In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