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白講

原來這就叫專長


魏鈺樺 74歲 台北縣 青草店老闆

小時候我住鄉下,我爸爸是乩童,懂草藥,常帶我上山採藥,給人治病。採草藥很辛苦,我想讀書,長大才有頭路。

可是讀兩年就躲空襲,戰爭結束,隔壁的在讀經,我就跟他學經上的字。十幾歲我到迪化街鍍金工廠上班,延平北路半夜還好熱鬧,我老闆送我一條工廠做的項鍊,我沒戴過項鍊,真水。我想,以後一定要在台北找工作。

可是我沒學歷,後來又嫁回鄉下,也不知道能做什麼。我想,西藥卡時髦,就跟阮尪開西藥房。十年後,政府規定藥房要有執照,阮跟阮尪沒讀書,只好收掉,很煩惱。

阮尪突然想到,小時候我很會認草藥。他跑去跟我爸爸學,我說,那種古早東西有什麼好學?能賺錢嗎?可是也找不到好頭路,只好開青草店。想不到買的人很多,筋骨酸痛、火氣大都來買。我看久也知道,像「牛奶埔頭」,腎不好可以燉豬腸吃。

五十幾歲,阮尪中風,開刀後變植物人,為了照顧他,店只好關掉。五年後阮尪走了,我不知道怎麼辦,只好把店重開。想不到生意比阮尪做時還好,客人都說我很懂。

現在我七十四歲,還天天顧店,人生真想不到,年輕時看不起草藥,結果原來我的才能就在這裡,還靠它吃一世人,不然這個歲數要賺一千元都很難。去年還有人說想跟我學草藥、想頂我的店。我說,我身體還很好,明年再頂給他。講是這樣,其實如果我明年身體又很好,才不會給他。

撰文:簡竹書 
攝影:黃威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