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觀點

第一位民選外省籍總統


馬英九的大勝,終結民進黨八年的政權,讓社會積累的鬱悶與憤怒,頓時得到抒解,人心大快。不過,謝長廷在逆境中奮戰不休,綠營士氣由谷底盤升,雖敗猶榮。謝陣營在敗選後,表現運動員風度,為台灣的政黨輪替留下良好榜樣。
馬英九所獲得的選票,從南到北、從東到西,好像雪片飄下來,打破城市與農村的界線,跨越省籍、地域和職業的區別,台灣出現首位民選的外省籍總統,這和美國出現黑人或女性總統一樣,打破傳統政治魔咒,具有劃時代的意義。
國民黨的勝利,七成歸功於阿扁的惡搞,國民黨的努力,只占三成,這三成之中,馬英九個人占八成,阿扁打昏了民進黨,到現在民進黨仍未恢復知覺,而馬英九的人格特質以及他對台灣化的努力,贏得多數人民的信任與支持,這是他的致勝關鍵。
馬英九的口才機智均不及謝長廷,但他的誠懇厚道和待人以禮的個性,反而變成他一大優點,尤其在他的long stay過程中,他深入基層,與大家搏感情,很快就贏得人民的好感。相對於尖牙利嘴的政客,他的拙於言詞,反而比較像台灣人。
在整個競選過程中,馬英九處處強調要以台灣為依歸,死為台灣人,化成灰也是台灣人,他很少提中華民國,避談終極統一,努力與中國劃清界線,為了抗議中共鎮壓西藏,甚至不惜考慮杯葛奧運,他的努力獲得淡綠和中間選民的普遍認同。過去民進黨擅長的恐中症和外來政權之說,經過這次大選之後,逐漸走進歷史,一個新的台灣認同已經出現了。
不過,馬英九不等於國民黨。馬英九個人的成功,國民黨與有榮焉,但此次大選並非在為國民黨背書。從各種民調,可以看出社會對國民黨仍無多大好感,大家期待出污泥而不染的馬英九,能展現其領導能力,有效地加速改革國民黨,否則很容易再度失去政權。
權力的本質是善變的,如果總統的包容力強,人們會批評他沒有魄力;如果細心,會被批評缺乏果斷;如果謹慎,就變成優柔寡斷;如果堅持,就被讀解為不知權變;如依照民主程序,就會被指責缺乏領導氣魄;如有氣魄,就變成傲慢;在權責混濁的政府體制內,總統的角色因人而異,每一位新總統都有其蜜月期,但時間很有限。
馬英九開出了許多支票,從經濟牌、三通到國際空間,馬上可能面臨跳票危機。但是換人作作看,新人新氣象,對民心士氣的提升大有幫助。
政客先被選戰折磨得半死,當選後立刻被捧上天,三五年後,又重重地被摔在地上,這是民主政治的遊戲。馬英九作為首位民選外省籍總統,陳水扁即將成為首位被法院起訴判刑的下台總統,這兩件首開先例的故事,證明台灣在進步中,真是可喜可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