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氣生活

流浪在派對 李冠毅

「你在哪裡?」
親朋好友打電話給李冠毅時,總是會先這樣問。
李冠毅是《東西》雜誌集團的創辦人,也是社交明星,
他在世界各大城市間往來穿梭,流浪在這個與那個派對,
今天在巴黎與中田英壽慶祝生日,明天又飛到上海與Tom Ford共進晚餐。
明天過後,他又會在哪裡?


李冠毅(中)三月九日在台北辦了一場大型慈善盛晚宴,李蒨蓉(左)、賈永婕(左二)、關穎(右)都現身撐場。

三月初,台北的社交圈上演了一個超級大派對。關穎、小S徐熙娣這些台灣最閃亮的社交名媛都到場了,她們穿著及地晚禮服、戴上最昂貴的珠寶;男賓客也都穿上tuxedo,正經八百地在脖子上打上黑色領結。經過一個冬天的蟄伏,四百名派對動物又甦醒了。

社交 全球走透

這是《WE PEOPLE東西名人》雜誌舉辦的慈善義賣晚宴,當晚並頒發二○○八年台灣十大衣著品味人士獎,而主辦人正是雜誌發行人暨總編輯李冠毅。穿上DOLCE & GABBANA,李冠毅望著在電梯裡的鏡子,撥弄著頭髮,他蹙眉:「演講稿還沒準備好。」嘆了口氣。
「待一會兒進去先乾二杯(放鬆)再說!」李冠毅笑了笑。電梯門打開,才一下子,他已淹沒在一片鎂光燈中。
為了籌備這場活動,李冠毅停留在台北二個星期,而這已算是待得非常久了。他出身於高雄,但為了集團旗下的三本雜誌—包括曾被法國《CB NEWS》選為全球最in九本雜誌的《東西雜誌WestEast》,總在世界奔波著。
「在短短兩個月裡,先是去了紐約參加秋冬秀,接著飛往西班牙,回到亞洲分別和兩岸三地的工作夥伴開完會後,再飛倫敦及蘇格蘭,」李冠毅回想起去年底的行程,「以為這樣就結束了嗎?當然沒有!緊接著又和弟弟、表妹前往巴黎看秀,然後再飛香港、北京…。」社交活動到底有頻繁?換算成數據,李冠毅是這麼說:「去年就飛了超過一○○次吧!加上小聚會,一個星期算算有五天交際,」他哈哈大笑,「大概會喝醉四天。」這,真的好了不起。


在羅馬遇到《穿著PRADA的惡魔》女主角安娜海瑟威(右)。


Tom Ford(左)去年到上海時邀李冠毅(右)聚餐。


凱莉米洛(右)是李冠毅(左)夢想雜誌封面人選,後來合作成功。下一個挑戰是瑪丹娜。

最瘋狂的派對

2004年Calvin Klein在紐約舉辦的媒體晚宴。當時他們對亞洲媒體種族歧視,我帶頭跟公關大吵,事件鬧得很大,直到總裁寫信跟我們道歉才落幕。這也吵到整個Calvin Klein總部都知道我這號人物,當然那位在他們公司做了十多年的種族歧視者也被辭退了。


在巴黎與《慾望城市》女主角莎拉潔西卡帕克(右)同樂。


不停地在世界各個城市奔走,李冠毅常在飯店想企劃、處理公事,「獨自一個人的時候也可以做很多事。」


李冠毅(左)與章子怡(右)、鍾麗緹(右三)、Maggie Q(左三)。


李冠毅(右)曾是泰國公主鄔汶樂(中)的造型師。

派對 可以習慣

會如此佩服,倒不是因為李冠毅有那麼多有趣的派對可以參加,還能見到那麼多的名流與巨星。是因為他的意志力。
一般人對「派對」總充滿憧憬和羨慕,至少四年前我當上名人線記者時也是這麼想。派對是個完美世界,身處其中的女的美、男的帥,穿的是最流行的衣裳,衣冠鬢影,大家看起來是那麼地快樂。
不過現在對我來說,實在是徹底的酷刑。怎麼說呢?就像是吃甜點,餐後一份不錯吃,但餐餐吃,不停地吃,就是個負擔了!後來才體會到,原來,參加派對還需要參加大胃王比賽的決心與意志。
「我已經習慣了。它已經是我生活的一部分,那就好好enjoy每個moment吧!還有一個辦法,」李冠毅調皮地眨了眨眼,「進去先乾二杯再說,比較relax,也不會那麼ㄍㄧㄥ。」他舉了〈葉子〉的歌詞,「孤單,是一個人的狂歡;狂歡,是一群人的孤單。大家參加派對,可能是去找些溫暖吧!」


李冠毅的明星魅力與社交人脈讓他成為集團雜誌的最佳代言人。


李冠毅(右)邀蜜拉喬娃維琪(左二)拍攝雜誌封面。

最豪華的派對

與舒淇(左)一同出席2007年VALENTINO 45 週年派對。因為是在羅馬古城舉辦,一個有歷史背景的地方,所以感覺很豪華。雖然吃喝並沒有特別好,但超過1,000位的嘉賓來自歐洲皇室與好萊塢,加上多位設計大師,整個氣氛顯得分外貴氣。


自閉 悲傷童年

幾杯香檳下肚,只見滿臉通紅的李冠毅往來穿梭在關穎、賈永婕眾美女間,台灣沒有總編輯有李冠毅這樣的社交能耐與人脈吧?在媒體界,李冠毅就像位明星,事實上,他也當過明星—不只是台灣第一名模林志玲的師兄,也曾被包裝成偶像歌手。「十六歲開始當模特兒,就常被帶去家中或遊艇上辦的私人派對,也遇到許多明星,像是成龍 。」
其實李冠毅小就看慣了明星。他的父親是人稱「黑道關公」的七賢幫大老李志明,八○年代曾和秀場大亨楊登魁一起開了知名夜總會「藍寶石」。從小穿梭在盈門賓客間,社交功力應該是與生俱來的吧?
這答案是錯的。「我小時後很自卑、自閉。」自卑來自於他對自己長相的痛恨,「我生母在我一出生便離家了,我想我一定有什麼錯,她才會離開我吧?偏偏親友看到我都說:『你長得好像你媽喔!』」李冠毅乾笑兩聲,「直到做雜誌胖了十幾公斤,看到以前的照片,我一輩子第一次覺得自己其實長得還不錯。」
幼年創傷不只如此。「小學一年級新生介紹時,我在底下拿著彩色鉛筆假裝畫鬍子,老師突然大叫:『這位同學,你在化妝啊?你是男的還是女的?』同學一下課就圍著笑我,第一天就被排斥了。小學六年來我都沒有什麼朋友,玩伴都是『啟聰班』交的朋友,以及小我好幾歲的(同父異母的)弟弟、表妹。」

知己 豐富人生

一直到十六歲開始從事模特兒,爾後前往巴黎念設計,李冠毅才宛若新生,開始一個歡愉、熱鬧的生活。「我現在都在做小時候不敢做的事情。」他說:「從十六歲開始我覺得交朋友是很快樂的事。為什麼我愛社交?因為我很謝謝人家跟我做朋友啊!被接受的感覺真的很好。」
「朋友都是我的貴人。」人脈對事業的確助益良多,《東西雜誌WestEast》二○○一年創刊,「剛開始公司才兩個人,全靠全世界朋友的幫忙。」
「有一次到巴黎拍雜誌封面,原本的人選突然不能拍,但都準備好了,當時很沮喪,一位法國朋友打電話來:『你知道我在跟誰吃飯嗎?凱莉米洛!』我馬上說我想找她拍照,他回說:『我已經幫你說了!』」李冠毅自己也很意外,「結果凱莉米洛幫我們拍封面,也沒收我錢。」
最近李冠毅常掛在嘴上的,是去年十一月好友中田英壽拉他去不丹旅行。


以飯店為家的李冠毅,隨身帶只LV旅行箱、電腦和(四隻)手機是必需的,還一定會帶一套正式西裝。


在不丹,李冠毅享受與當地小朋友玩樂。


李冠毅(右)與不丹王子(中)、中田英壽(左)合照。


去年底前往不丹,「我不再查收email,也不用擔心電話鈴聲會響起,從沒有如此放鬆過。」

流浪 擴大幫派

「飛機在崇山峻嶺的縫隙之間穿過,降落時四周高山聳立,這和以往降落在紐約、倫敦、上海這些大都會時的感覺完全不同,我們似乎進入了一處世外桃源。」李冠毅眉開眼笑,「這次中田英壽和不丹王子踢了場慈善足球賽,為當地兒童募款。那邊的派對是營火晚會,我還大跳台灣的原住民舞蹈,不過這是別人跟我說的,因為我早醉翻了!」
派對上能交到好朋友?這我要打很大的問號。社交圈的笑容純粹裝飾用的吧?當酒醒來,大家又是陌生人。「我覺得有時候真的要試試看。我會表達我的真誠想交這個朋友,如果十個人中有七個人出賣我,我還是賺到三個,這就夠了!」
「對我而言,家庭的意義一直再改變,家人也不侷限在有血緣關係的人,我是後母拉拔長大的,而朋友也是我另一類型的家人。是從我爸那邊學到的『幫派』觀念吧!我要朋友像家族一樣,即使大家分散各地,也要互相幫忙照顧。」說完,李冠毅又繼續啟程流浪了。

時尚流浪漢 李冠毅

年齡╱星座:38歲╱天蠍座
學歷:法國巴黎ESMOD國際設計學院第1名畢業
經歷:模特兒、歌手
獲獎:2002年香港十大衣著品味人士、2006年中國風尚大典之「風尚終身成就獎」、2007年「50大潮流Fit人」。
現職:《東西》集團發行人暨總編輯,旗下有《東西雜誌WestEast》、台灣《WE PEOPLE東西名人》、中國《晨刊WestEast》


壹週刊提醒您:「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撰文:黃鴻仁 
攝影:叢日、陳孔顧
攝影協力:王聰賢 
資料:溫雅雯
部分圖片提供:《WE PEOPLE東西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