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與偏見

創新求存

適者生存。能不能生存,關鍵其實是在乎有否所創新以適應環境改變。幾十萬年來,人類面對環境的不斷改變而帶來的威脅,得以倖存,靠的正是足智多謀地創新的適應本領。要是沒有不斷創新生產工具、創新生活方式以至創新習慣,人類是不可能活到今天的。於此可見,適應便是創新。人固然要適應環境,公司、企業亦要適應市場,兩者都得不斷創新,否則都無法倖存。

黎智英

people@nextmedia.com.tw


插圖 甄梓掀

且讓我們先從人類的歷史看我們祖先是如何不斷創新,克服和避過大自然的種種災難。人類大約有八萬五千年歷史吧,起初那七萬三千年是靠打獵和採摘植物果實維生的。那時他們捕獵的,是一些像牛、水牛、馬和犀牛等的大型動物,和龜及 等行動緩慢的動物。這些動物繁殖得慢,不斷為人捕獵,數目愈來愈少。加上人口膨脹形成的壓力,狩獵為生日益困難。
為了爭取充分蛋白質,我們的祖先由是轉移目標,改為捕獵像兔類、野雞和羚羊等繁殖周期較短,而身體細小但走得又快又靈活的動物。在生存的壓力下,人類針對這些獵物,發明了箭頭、針、飛標槍、繩索、網和陷阱等捕獵工具。後來當然更又發明了船和捕魚工具。
新的工具、新的覓食方法,提供新的食物供應,不僅讓人類生存下來,更導致人口膨脹。假以時日,人口又達到飽和點,碰巧遇上天氣長期轉涼(global cooling或warming不是今天才有的新鮮事物,歷史上發生過不少次類似的氣候大改變;今天的global warming觸發環保爭議,因為科學家無從確定那是經濟發展的結果),可供捕獵的動物和可供採摘的植物果實銳減,人類再次面對生存威脅,我們的祖先再次創新克服危機 —— 他們開始耕作農產品、飼養動物。
種植耕作讓我們的祖先可以未雨綢繆囤積農產品;飼養動物同樣幫他們降低對環境的依賴,既增加亦穩定了蛋白質的供應,進一步促進人口繁殖邁向人口爆炸。
這當然也同時帶來了許多前所未有的問題。狩獵時代, 一些人運氣好,則吃之不完,剩下的食物不難變壞而浪費掉。一些人運氣差,一無所獲;氣力也沒有,不難糧盡而餓死。為了避免運氣參差的後果,我們的祖先平均分配捕獵到和採摘到的食物,以增加族群的生存機會。
隨着農業的發展,出現了不平等的現象,從而打破了狩獵社會的平等主義制度。不平等引發糾紛、衝突,令習慣了聚群而居的部落社會面對新的生存威脅。要克服這個新的困難,我們祖先要發明的再不是具體的生產或覓食工具,而是一些像市場、主僕關係等抽象東西 —— 他們發展出了生產模式、私有產權、社會組織、架構和管理等管治體制,以至政府和不同的政治理念。
在狩獵時代,一平方英里一個人的人口密度便叫飽和了。進入農業社會,同樣面積的土地可以養活一百人;故此農業社會引發了人口膨脹。到了十八世紀,就算是像英國那樣富裕的國家,冬天食完囤積的糧,到了春天,要是不幸天氣差,趕不及耕作,還是有不少人給餓死的。

那個時候農業產量的增長顯然已落後於人口的膨脹率,以致出現馬爾薩斯(Malthusian)人口爆炸的危機。好彩,經過十六、七世紀的科學革命,知識科技開始成熟,人類差不多在同一時間發明了各式各樣的生產科技、五花八門組織生產的方法和模式,締造了工業革命的條件。工業革命創造的物質文明,讓絕大多數的人有條件從此擺脫飢餓的威脅。
在狩獵時代,大型動物消失,人類面對食物匱乏危機,轉移以細小動物和植物果實為覓食對象,引發了農業革命、科學革命、工業革命和現今還在持續的資訊革命。發動連場革命的,是由人類無限的想像力帶來的不斷創新。這些創新既幫我們克服環境限制,也幫我們戰勝無數大自然災難。可是我們不要忘記,在這八萬五千年的人類歷史中,多少缺乏創意的部落和種族給淘汰掉了。不管是種族或公司,沒有創意便是走向滅亡。
從有人類文明開始至今,市場競爭便從未停止過。在競爭下,市場不斷浮現創新,也同時帶來了不斷創新的需求 —— 消費者不斷渴求見到新的面貌、新的天地。歷史上也有不知多少公司,因為缺乏創意,不能適應市場變化、滿足消費者的創新渴求而倒閉。我們不禁要問,為什麼市場整體可以不斷創新,而個別公司卻不能?
市場不斷創新,因為市場是盲目的、是無人駕駛的,不是像公司、企業那樣有個統帥主宰大局。市場是沒有人管理的,亦不是像公司那樣有階級制度的,市場是個百花齊放的競爭平台。最爛和最好的創新產品都可以自由進入市場,都有勝出的機會。在市場取勝的唯一標準是銷路 —— 得到消費者的認同。消費者認同創新產品的唯一辦法是用真金白銀購買產品為公司提供利潤。
市場沒有個管理員守着大門,檢驗過產品,認定是創新的了才准進場。市場寬宏包容,讓所有產品,最爛的、最好的,都有機會出現,因此才有淘汰競爭。在市場裡,事前是沒有人知道創新的效果,就算是最爛的創新產品也有可能成為很暢銷的產品。在市場裡檢驗創新好壞的唯一標準是銷路、是利潤。
每間公司都有老闆,都有一層層的管理架構、階級制度;有上司的支持,創新項目才會爭取到起步所需的資源。不過,就算起了步,事到中途,要是贏不到上司的繼續支持,創新亦會中斷、夭折。但凡是創新的產品都會直接衝擊現存的產品和制度,也因而威脅管理層的利益。為了維護既得利益,管理層由是往往趨於保守,害怕冒險創新的嘗試。
在市場推出創新的產品,成敗是個未知數。既然風險大,而管理層往上爬靠的是良好清白的業績,那麼誰又會甘冒塗污業績記錄的風險而創新?故此創新起來,一般公司走的都是漸進改良的逆路,而不會離經叛道走突破。漸進改良一點兒也不能令人興奮,就算成功了,效果也不會顯著。
倘若公司可以將其創新領域變作市場般的平台,讓每個有創意的員工都有機會將意念「賣」到這「市場」去;那麼當員工的創新意念得到同事的認同,甚至投資他的意念(公司可以給員工提供投資所需的資金),那麼他便有資源拓展創新意念了。
如果他得到的資源不多,只夠做個mock-up模型,那麼他也可以拿模型到「市場」推銷。模型比意念具體,較易於為人明白,因而有機會得到更多的認同和資金。那麼這個具創意的員工便有條件進一步發展他的project(項目);更具體地展示項目的潛質,引發管理層投入更多的資源(如有需要的話),完成項目。
如果員工的創新產品(不僅是產品,也可以是管理方法或其他方面的創新)在實戰市場勝出,公司便應按照其銷路和利潤定個價錢將項目「買」下來。譬如負責創新的員工可以分得三分一的利潤,而提供投資的同事也有機會分享其餘的利潤。公司按比例擢升每年獲利最多的員工。這樣負責創新的員工固然是有創意的,和有慧眼投資創新獲利最多的員工亦可以進身管理層。
創新是公司生存發展的關鍵,只有從有創意的員工中挑選管理層,公司才有不斷發展、屹立不倒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