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人

別怕被欺負 群聯電子總經理潘健成

潘健成是馬來西亞的佃農之子,卻在台灣打出一片天,以他為首的五位僑生成立群聯電子,半年內就研發出全台第一支隨身碟。更獲得日本東芝等大廠背書,去年營收二百億元,一度打敗聯發科成IC設計的股王。
二十六歲當老闆,三十三歲登股王,科技界冷眼看這群娃娃兵能耐。成功來了,毀譽隨之,舊東家控告侵權,一度讓群聯搖搖欲墜,潘健成一手打官司,一手拚市場,成為IC設計股前段班。年輕是他的本錢,卻彷彿也是原罪,他說:「欺負我沒關係,但我一定要活得比你好。」


潘健成說話帶著南洋腔、動作還帶著大學生的靦腆,但對市場看法獨到,時而削價競爭,時而抬價保利潤,業界有人形容他是「娃娃臉的老辣商人」。

潘健成

生 日︰1974年生,34歲
學 歷︰交通大學電機與控制工程系碩士
婚 姻︰已婚,育有2女1子
經 歷︰慧亞科技工程師
最喜歡︰不服輸
最討厭︰口是心非

告訴他們,群聯有二十萬美元壓在他們那裡,如果七天內再不交出成品,循法律途徑我們奉陪到底。」潘健成氣呼呼結束手上的電話,另一支手機同時響起,一小時內他接了五通電話,簡直像千手觀音。

股王不怕 出身低

群聯電子總經理潘健成今年才三十四歲。二○○○年,群聯電子由五個平均不到三十歲的交大畢業僑生成立,以USB快閃記憶體隨身碟晶片控制IC設計起家,營業額從二○○○年的一.四億元,暴漲到二○○七年的二○二億元。二○○七年七月曾以每股六百二十四元,打敗聯發科登上IC設計股的股王,目前股價維持在二百元上下,二○○七年EPS為一六.八七元。
潘健成是出身馬來西亞農家的華僑,父親是佃農,八歲就得下田耕種。一九九三年,高中畢業想升學,礙於家中經濟,不得不選擇較歐美「便宜」的台灣。「同時我也考上北京清華大學,但天安門事件剛過沒幾年,我爸媽不放心,叫我到台灣來。」他帶著向親友借貸來的新台幣十四萬元到交大報到。
到台灣第二天起,潘健成就開始打工,靠著書卷獎獎學金,與福利社和圖書館的四千元微薄薪水度日。「每天伙食費只有一百元,宵夜有水煎包就覺得很豪華。」潘健成回憶:「大四時吳炳飛老師找我作國科會IC設計案,每月薪水五千元,我馬上答應。」


群聯不做自有品牌,選擇為世界各國廠商代工製作成品。圖為因應世足賽而推出的紀念隨身碟。

後悔簽下 賣身契

一九九九年畢業後,潘健成到教授與人合資成立的慧亞科技上班,專攻flash(快閃記憶體)控制晶片,「公司蒸蒸日上、不斷向外增資,我們在辦公室裡擺張床,睡覺以外都在研發;但經營者卻拿著錢花天酒地。」次年年輕氣盛的他決定不幹了,老闆冷冷拿出一紙契約給他看。
「在校時我簽過『賣身契』,上面載明『畢業後保證工作二年』,現在看來根本不合勞基法,但當時我只是個小僑生,真的被嚇到了。」留不下又走不成,但潘健成與夥伴歐陽志光掌握關鍵的控制晶片研發技術,要求另組公司,二○○○年七月成立由慧亞持股的子公司慧陞科技。不過,才三個月,慧亞因股東意見不合決定撤資,潘健成當場傻眼,「員工的薪水沒著落,新買的辦公家具支票又快到期了…」


群聯的主力產品是快閃記憶體的控制晶片,雖然小小一片,卻是關鍵零件。


2004年群聯上櫃前法說會上,潘健成(左起)難得穿上正式西裝,與當時的董事長蔡坤吉、副總經理歐陽志光一同出席。


「我們是在地下室作出全台第一支隨身碟的。」潘健成(右前一)當時還跟所有夥伴高興得一起合照。(群聯提供)


潘健成的辦公室比較像是學生書房,角落還堆著紙箱。

找人找錢 埋頭幹

他趕緊找學長、學弟入股,「班底是馬來西亞、澳門僑生,都是『外國人』,因為台灣同學不會來投資我們。」「我們那時沒錢、沒人、又沒背景,根本看不見未來。」二○○○年十一月湊足五百萬元,成立群聯電子。
群聯一開始借住工研院地下室。「怕什麼,沒空調照樣幹!」冒著三十五度高溫天天加夜班,半年後設計出全台首支攜帶型USB隨身碟「Pen Drive」,之後產品一個接著一個推出。
潘健成打出「不用帶筆記型電腦也可以作簡報」迅速推廣產品,很快搶下三星公司的隨身碟生產訂單。
他知道除了要找下游客戶,更要爭取上游夥伴。因此鎖定控制IC研發能力不強的東芝,一面以群聯十多個專利為誘因,一面以採購其快閃記憶體為條件,三次登門拜訪,花五個月說服東芝成為群聯最大法人股東。有了東芝作靠山,群聯業績扶搖直上,從二○○一年的一億四千萬元,一股作氣衝到二○○二年的八億元。
業績雖狂飆,另一場風暴卻隨之而起。二○○二年,舊東家慧亞與美國Silicon Motion合併成為慧榮科技,控告潘健成與歐陽志光侵害其在CF記憶卡晶片上的權益,求償四千五百萬元。
「慧榮作CF卡,群聯作USB隨身碟,根本不一樣,慧榮卻主張都一樣是flash快閃記憶體,告我們侵權。」潘健成不服氣地說。而慧榮總經理茍嘉章則說:「他們是著作人,卻誤認自己有著作權,還銷售擁有這技術的CF卡控制晶片。」


潘健成外型沒總經理派頭,在群聯位於竹東的舊辦公室,他一頭亂髮、穿著拖鞋,就像宅男工程師。

侵權官司 嚇到了

「茍嘉章找我去飯店,威脅我如果不給他們四千五百萬元就會去坐牢,還說我以前的人生是彩色,今後只會變黑白。」才二十八歲的潘健成坦言嚇壞了,馬上拿出提款卡說:「戶頭裡有二十幾萬元,你拿去吧。」對方嗤之以鼻。
慧榮申請假扣押群聯四千五百萬元現金,而當時群聯的資本額僅六千萬元,「為了不讓公司資產被扣押,我到處去籌錢,還要忙著上法庭,差點活不下去。」潘健成心酸地說:「幸好業界很多人都幫助我,像威剛陳立白曾經調給我一千萬元、華邦電也幫忙,客戶給我現金,我幫他打三%的折扣…靠著大家才撐過來。」
慧榮總經理茍嘉章則冷冷地說:「潘健成很會透過媒體放話,我不想回應。也許他真的苦過,但不能全推到慧榮頭上,我們也是受害者。」
官司足足打了五年,直到二○○六年,群聯與慧榮都不再生產訴訟的相關專利晶片,潘健成和歐陽志光象徵性賠償慧榮百萬元,官司才告落幕。
「經過這一次,群聯的財務不得不健全,目前至少持有二十億元現金,這樣才不怕臨時借不到錢。」潘健成說他要謝謝慧榮:「人總是要被欺負過,才知道怎麼保護自己。」

不做品牌 接小單

「潘健成孤身來到台灣打拚,個性不得不強悍。」熟悉他的人士評論:「他的定價策略靈活,會隨著市場不同而迅速調整,這可能是群聯每年都保持高成長的原因之一。」
在訴訟的五年中,潘健成依舊緊緊抓住每個讓公司發展的機會,群聯鎖定記憶體相關應用,MP3、記憶卡、隨身碟、讀卡機等控制晶片都作,也作數位相框、數位錄影機、導航機…等多媒體產品。潘健成說:「大廠不接小單,但小單才是我們這種新興業者的獲利空間。」他也堅持不做品牌:「做品牌要多少錢啊?我寧可拿來研發!群聯現有員工一百九十人,半數以上是研發工程師,群聯沒有品牌,群聯就是品牌。」
「我二○○○年七月離開慧亞成立慧陞,九月結婚、十月慧陞倒了、十一月成立群聯…」最焦頭爛額的那年結婚,新婚生活當然好不到哪去,潘健成尷尬地嘿嘿笑:「蜜月期跟老婆天天吵。如果你新婚老公每天都半夜才回家,誰都想吵架。」


「人要懂得飲水思源。」曾獲頒交大傑出校友的潘健成,校慶園遊會時還回學校扮成廚師登場。(蘋果日報)

六歲女兒 是罩門

他自覺多言,趕忙拜託記者不要寫:「糟糕,出刊第二天我一定會被罵:『幹嘛接受《壹週刊》採訪!』」
還不到三十五歲,潘健成已是三個孩子的爸:「平均二年一個,所以我們夫妻感情很好。」一提到六歲的大女兒,他難掩疼愛:「我加班晚,老婆會派她出馬打電話撒嬌:『把拔,你怎麼還不回家?』我只好乖乖回去。」「我讀書時那麼苦,再也不要過一家人吃一鍋稀飯的生活,至少下一代不用。」
雖然身價逾五億元,潘健成還是天天工作到深夜:「很多人說我們年輕、只是運氣好,都等著看我們跌倒,我要證明給大家看。」說著,他年輕的娃娃臉上,突然出現一抹難解的滄桑。

後記

潘健成個頭不高、生了一張娃娃臉。有次同業董事長上門拜訪,聊了半小時,對方忍不住說:「這位同學,我是來找你們總經理的,請你叫他來好嗎?」
一開始是窮,後來是忙,潘健成略帶靦腆地招認:「來台灣15年,我還沒有去過阿里山跟日月潭耶。」
「工程師都很宅,不喜歡拋頭露面,我被他們拱出來了只好發言。」既然要代表公司,年輕的他去學打高爾夫球,「但我不研究雪茄跟紅酒,有時去高級餐廳還是不會點菜,只好永遠點紐約客牛排。」
從窮困的小僑生到身價數億元的總經理,我問他失去什麼、得到什麼,說話原本又急又快的他,忽然長長嘆了口氣,始終沒回答。


撰文:鄭郁萌 
攝影:許添瑞 
編輯:吳宜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