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愛一次.九把刀

《二哥哥很想你 十年前,我的初吻》

狗狗Puma陪伴我們家14年,牠年輕的時候我們青春洋溢,牠老的時候,我們家也老了。在那14年裡,有好多好多的故事。我遇見了她,寫了小說,學會放聲大哭,開始戰鬥…


插圖.高文麒

在寫這段回憶的此時此刻,是二○○八年的一月十六日。
二水鄉公所的外面,飄著凍人的細雨。
原來,也十年了。
一九九八年,一月十七日,星期六。
她開始放寒假了,我則需要趕完最後兩個報告才能解脫。我們預定在新竹玩兩天,由於室友都走光了,四人份的房間只剩下我,還有三張空床可以收留她。現在想想,彼此都有點不可思議。
那夜下著間間斷斷的毛毛細雨,我們約在老地方新竹火車站。
「幫妳買了一頂安全帽,全新的。」我擦掉機車座墊上的雨水,笑笑說:「有點冷喔,妳穿得夠暖嗎?」
「還好。」她有點緊張,上了車:「我們現在要去哪裡啊?」
「還沒吃過晚餐吧?我們去清大夜市亂吃一下,然後帶妳到清大後山散步。」我說,發動車子:「明天呢,如果天氣好一點的話,想帶妳去寶山水庫的吊橋,或者去南寮海邊走一走,怎麼樣?」
「都好啦,讓你安排囉。」她戰戰兢兢地抓著後面的橫桿。
一起在清大夜市吃了麵,將機車停好,我帶著她走進夜的清大。
「你念交大,為什麼帶我來清大啊?」她不解。
「交大樹太少了,到處都是看起來很先進的大樓,有點酷,但不適合約會啦。」我笑嘻嘻地說:「清大樹很多,尤其是後山,妳看,到處都是樹,這樣不是滿有氣氛的嗎?」
天空又飄起了細雨,空氣冷冷的,卻不討厭。
我們挨著遮雨的大樹,在微弱的路燈下緩步前進。
「這裡就是梅園,據說有鬼。」
「騙人。」
「我也希望是騙人,不過那裡是清大校長的衣冠冢,有點鬼,也是正常的。」我對著雙手吐氣,看著氣結成白霧:「還有人說,在那個亭子裡跳一下,就會被當一科,很多人跳太多下就被二一了。」
「好扯喔。」她猶豫了一下:「那我們不要走過去好了。」
走著走著,我指著遠遠的、外表看起來既壯觀又畸形的人社院,說:「人社院後面有一個兒童樂園,明明就不可能有兒童專程跑去,卻有很多翹翹板、鞦韆之類的設備,不覺得很奇怪嗎?所以那裡也有很多傳說。」
「…你不要一直說那麼可怕的事啦!」她不由自主挨近我。
一路上聊了很多,這次我少了很多搞笑。
她聽得多,我說得多。
有一種奇妙的氣氛在落雨與呼吸間自然醞釀著。
雨小了,我們在相思湖附近的長椅上坐了下來。
「我喜歡妳,很喜歡妳。」我說著超出我情感的話。
「…」她完全說不出話,只是看著我。
「可以,當我的女朋友嗎?」我完全沒有感到一點緊張,彷彿順理成章。
「…」她僵硬地點點頭:「好…好啊。」
「真的!」我倒是嚇了一跳。
「嗯。」她避開我的目光。
雨中,我吻了她。
這是我們的初吻。
我學著在電影裡看到的舌吻技巧,永遠忘不了我努力地將舌頭伸進去她的小嘴時,所遭遇到頑強的抵抗。她緊緊咬著牙齒,不讓我得逞。
「我會緊張。」她快哭了。
「我…我也沒試過,不然再一次好了。」我意亂情迷。
再一次,我的舌頭勇往直前,兵臨城下時再度被堅定的牙齒部隊擋住。
一步也無法越雷池。
「對不起。」她道歉,整個不敢看我。
「我才對不起。」我好像有點太躁進了。
不親了,我們牽著手下山,像兩個小朋友。
下山時的心情跟上山時的心情大大不同,雨點打在身上的觸感也不同。
人生的此刻,我終於交往了第一個女友。
老實說,雖然只是抱著交往看看的心情,但有一隻好好牽的小手陪著我,讓我心中飽飽的都是溫暖。掌心那股溫熱燙熟了我,一路都無法停止笑。

哇!有女朋友了!
人生第一個女朋友耶!
「我好開心啊!妳呢?」我太樂了,快飛起來了。
「你要對我很好喔。」她也蹦蹦跳跳的,笑得輕舞飛揚。
回宿舍前,我們到錄影帶店租了一支片子《絕命大反擊》,梅爾吉勃遜跟茱莉亞蘿勃茲合演的關於陰謀論的片。心虛地潛入了人走了泰半的男八舍,有點緊張,有點驕傲。
我們一邊在電腦前看影片,一邊牽手,我實在捨不得放開。
我注意到她在影片中段就開始打盹。
「睡了吧。」
「好。」
原本講好我睡我室友位於下舖的床,而她則睡在我位於上鋪的床。
但,永遠不要小看男生畢竟在生物學分類上,隸屬雄性動物這個事實。
「我可以抱著妳…睡嗎?」我的眼神閃爍。
「真的嗎?」她有點為難。
「我會乖乖的。我保證一定會乖乖的。」我保證,但沒發誓。
「那…好吧。」她有點呼吸困難:「可是,你保證喔。」
就這樣,我摸上了上鋪。
整個晚上,我都在嘗試用舌頭撬開她的牙齒。
快天亮時終於成功。
還嘗試了一點點關於男孩女孩的事。
老實說除了大開眼界之外,我沒有能力找出更好的四個字去形容。
「你…你說過的!」她在最後關頭,慌亂阻止了我。
「啊!對不起!」我翻回身,看著隱隱旋轉的天花板。
「我們的進度不可以那麼快。」她有點惱怒。
「對,對,進度太快了…就搞不清楚了。」我胡言亂語,心裡卻很感動。
這個世界,未免也太美好了吧?
我從來沒想過人生會在我大二的寒假峰迴路轉到這個境界。
懷抱裡,躺了一個同樣腦袋空白的女孩,對我又愛又氣。她大概也沒有喜歡我到可以一起相擁入眠的程度。至少第一個晚上還不行吧。

而我,才剛剛結束對一個女孩的追求,心底,可還沒斷了對她的喜歡。我說不清楚我到底在做什麼,只感到天旋地轉,一切都很要命,很澎湃。
兩個年輕不懂事的男孩女孩,依偎在薄薄的木板床上,都在探險。
莽撞,卻善良。看不到前方,卻勇往直前。
我們是彼此的火炬,試著在冒險的過程中照亮對方的臉,想將未來看個清楚。
「肚子餓了嗎?」我抱著她。
「嗯,但更想睡呢。」她迷迷糊糊地說。
「那就醒來再吃吧。」我也累了。
「不可以再亂我了。」
「好。」
對了,一直忘了提。
後來,小龍女這個名字不見了。我都叫女孩「毛毛狗」。
這個名字陪了我好久好久,陪我展開生命中最驚奇的冒險。
陪著我,安於弱,慢慢變強。

作者簡介

九把刀,一九七八年製造於彰化。自一九九九年開始創作,至今完成四十本書,作品陸續改編為電視劇、電影、線上遊戲。是當今華人文壇創作類型幅度最大的作家。作品有《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殺手系列》《獵命師傳奇系列》《樓下的房客》《短鼻子大象小小》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