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人語

寂寞是門好生意 郭書齊 郭家齊

一對來自台灣的年輕兄弟,今年初拿到美國矽谷DEMO秀的首獎。這是矽谷DEMO秀舉辦18年來,第一次將首獎頒給非美國人。
哥哥郭書齊32歲,弟弟郭家齊29歲。不到1年前,兩人辭去年薪百萬的工作,自行架設陽春網站,命名「地圖日記」。租來的辦公室不到5坪,桌椅搖搖晃晃,冷氣機老到會結冰。但也許就如他們房東說的,這裡風水特好。
不到1年,網站每天數十萬瀏覽頁次,1月份剛增資至1,200萬,獲獎後,下月又將增資至近億元。好運羨煞許多網路掏金客。
其實兩人早已構思多年,一切嚴密按部就班,每日工作超過12小時,網站內容一修再修。而他們所抓住的,則是一種你我都熟悉的、叫寂寞的商機。


郭書齊(左)學企管、郭家齊學資工,兩兄弟專長、個性都互補,成了創業最佳搭檔。

去年某個淡淡三月天,郭家齊坐在台北車站前的星巴克,想著,窗外人人擦肩而過,也許這輩子再也不會相遇。突然,他像被蘋果打到頭:「如果有個網站讓大家紀錄今天去了哪裡,也許回家上網,會發現我們下午三點曾在同一個地方。」
不到一年,這個名為「地圖日記」的網站,一月底在美國矽谷的「DEMO秀」中,擊敗全球六百多隊參賽者,拿到首獎。這是DEMO秀舉辦十八年、每年兩次競賽以來,第一次將首獎頒給非美國的網站。
網站就是郭家齊跟哥哥郭書齊聯手創立。此刻兩人正擠在一間不到五坪的辦公室打包行李,準備遷到十三坪辦公室。「前一個房客也是擴編才搬走。房東說這間風水很好,可是沒辦法,太小。」得獎後,許多創投捧著錢來接洽,網站四月份將增資至上億元,公司從六人擴編至九人,並在美國設分公司。
環顧這處連轉身都困難的空間,只見百葉窗一端快坍了,辦公桌腳墊了本書。冷氣機很舊,聽說夏天冷到會結冰,接著會當機、掉下碎冰。
「我們桌椅自己組裝,所有設備只花一萬五千元。」哥哥郭書齊大學、研究所都主修企管,他也確實成了精打細算並且健談的生意人,見到我們立刻給了個親切而熟練的微笑。架網站前,他先後在醫療、生技公司待過,負責行銷,年薪最多達百萬。


兩兄弟聯手架設的網站,年初在美國矽谷年度盛事DEMO秀中,擊敗六百多隊全球參賽者拿到首獎。(郭書齊提供)

小點子大突破

躲在一角的弟弟郭家齊和他相反,起先只跟我們靦腆打了招呼。他說話生嫩而小聲,掛著一副看來度數頗深的金邊眼鏡,頂著以他的年紀來講顯得稍高的額頭,就像常見的竹科工程師。
果然一行有一行的長相,「我負責寫網站的程式。」郭家齊是美國史丹福大學資訊工程研究所畢業,先後在美國的甲骨文、雅虎當過工程師,年薪折台幣兩百五十萬元。「地圖日記」的點子便是成天待在電腦前的他,偶爾出外喝咖啡時想到的。
去年四月,兄弟倆先後辭去高薪工作,架設網站。最初一天才幾十頁瀏覽頁次,兩個月後增至五千頁次。「確定有人喜歡,我們才增資到五百萬。」資金來自兄弟倆工作數年的積蓄。如今網站每天至少有十五萬瀏覽頁次,每月廣告營收十幾萬元,可抵六成營運成本。
「地圖日記」有點像群體部落格,與Google Map合作,以地圖為主軸,開放網友依不同的地點寫上日記、放上照片。記者上站試用,發現頗有趣,例如打下我家住址,會出現我家地圖,並有住在週遭網友的文章。我發現隔壁街就住著一位二十三歲男性網友,另一端靠近夜市處,有個二十七歲女網友,她還寫過夜市哪幾攤最好吃。我突然對這兩名陌生人產生莫名的親切感。原來,這個網站拉近了都市裡冰冷疏離的鄰里關係。
我們又請清華大學資訊工程系教授蔡仁松,試用該網站。「蠻有意思的,現在的部落格像叢林,這個網站用地圖來分類部落格,像坐太空梭往下看,很清楚,這個點子說穿了不值錢,但過去從沒人想到。」


網路部落格像叢林般雜亂無章,「地圖日記」讓觀看部落格有了更清楚的方式。

郭書齊

1976年出生台南
中興大學企管系、美國雷鳥大學(thunderbird university)MBA
曾任職豪展醫療、友華生技
已婚,育有二女

郭家齊
1979年出生台南
台灣大學土木工程系、美國史丹福大學資訊工程研究所
曾任甲骨文、YAHOO!工程師
未婚


兄弟倆從小感情好,這是1995年兩人都不到20歲時,到宜蘭冬山河玩的留影。

網站營造 歸屬感

創業常常這樣,刻意設定一個主題未必成功,反倒隨意取材自身邊真實感受,更能打動人。也許「地圖日記」也正是弟弟郭家齊內心需求的折射。他說了一段求學、工作的經歷︰「我是台南人,剛唸台大時,覺得台北人講話好快,很不親切,我都跟同樣外縣市來的同學比較熟。」
「後來到美國,有人說留學生會變得不愛講話,我就是,臉長得跟人家不一樣,工作是OK,但打不進他們的圈子,久了就習慣處於冷眼旁觀的位置。」在美國,他靠寫部落格,維繫與台灣親友的關係。
從台南到台北,從台灣到美國,郭家齊一直像個異鄉人。「那種感覺很疏離,很渴望歸屬感。所以以前我對火車站很有感覺,後來又對機場很有感覺。」他說了好幾次「疏離」,這大概正是他和「地圖日記」網友擦撞出的最大火花。當社會越冰冷,其實人們越渴望溫暖,冷漠又寂寞的人們,往虛擬的網路探尋依歸。
網路線裡裹著的那一束束光纖,也就像一串串針線,串起了城市裡一片片孤獨渙散的靈魂。「我們本來有點擔心,因為交友網站都是交男女朋友。沒想到效果不錯,原來不管家庭主婦或學生,大家都強烈想認識周圍的人,想被關心。」
像他所說,那是歸屬感的渴望。「像我在日記提到住木柵,很多網友就留言說他也住木柵,還有人說就住我家旁邊,那比一般部落格真實,很有感覺。」都市裡早已瓦解的鄰里關係,意外在網路中得到重組。


郭書齊唸高中時因熱衷社團活動,功課常在留級邊緣,他笑說自己幾乎年年補考。


郭家齊說,網路創業不需太多資金,即使失敗也不過是浪費一、兩年,兄弟倆決定奮力一搏。


兄弟倆對資金規劃很謹慎,一開始只投入五十萬,桌椅都自己組裝,因此搖搖晃晃,桌腳需墊一本書。

夕陽產業的打擊

這個原本僅止於詩人感傷般的隨意發想,也意外開拓出無限商機。帶兩兄弟到矽谷參賽的資策會「新世代網路應用培育計劃」主持人蘇偉仁分析:「以前網路沒有空間、地理概念,他們把空間概念帶進來,那是一個沒開發過的市場,像買衛生紙,上網到哪裡買都一樣,但上網買便當、蛋糕,就需要近的網路店家。」
其實郭家齊大學原本唸土木工程,跟電腦不相干。「受我舅舅影響,他開營造廠,從小灌輸我們有土斯有財。我高中也搞不清楚,以為電機系是接第四台的線、機械系是修冰箱。等大四才發現土木系沒前途。」
他和舅舅都沒意識到,這世界正從實體走向虛擬。那是九O年代末,「我買股票,電子、營建股都買,舅舅還說電子股很虛,結果電子財報一直賺,營建股相反,我以為已經買在低點,結果後來變壁紙。」
這對他衝擊很大,不只是賠錢。「我很努力唸書,想說以後就能去建設公司變總經理,後來才發現唸的是夕陽產業、是垃圾,很慘。」於是研究所他一百八十度轉彎,從最傳統的營造業改唸最先進的資訊工程。
他卻又在年薪逾台幣兩百五十萬元時,毅然辭職。「從小舅舅就說,一定要創業一次,才能感覺到以前沒感覺過的。爸媽也贊成。」但不覺得太冒險?況且架網站可用兼職。「破釜沉舟啊,那麼多人全職都失敗,兼職更慘。」

兄弟各有所長

不到五坪的公司,兄弟倆每天早上九點半窩到晚上十點﹔辦公室隨處可見果腹的餅乾,顯示他們工作太投入以致飲食不正常。
「我們會上網徵試用者,請他們喝咖啡吃蛋糕,告訴我們使用心得。」網站從顏色到功能一再調整,「後來發現是越簡單越好,要加一個功能,就要拿掉一個使用率低的舊功能。」哥哥郭書齊擅於分析市場。
相較於弟弟的害羞,郭書齊落落大方許多。他說話每告一個段落,總以微笑作結,且微笑的嘴型總定格在固定角度。「創業每天都會面對有的沒的挑戰,我喜歡挑戰,像我從小到大都參加很多社團,把社團當作事業經營。」
他有著一般年輕人少有的謹慎。拍照時,背景是白板,他便立刻擦去白板上的敏感資料。小心的個性,使他懂得循序漸進︰「先改善產品,黏得住網友,再辦行銷,像校園高個子美女選拔、省錢型男比賽。」
忙了一晚終於打包完,就要搬離這擁擠的舊辦公室。「你看,清空後好像也沒有很小。」臨別了才又不捨。兩人的奇遇,想必又將成為下一個搬進這處「風水福地」新房客口中的傳奇。


「地圖日記」包括兩兄弟在內目前有6名員工,人人每天工作超過12小時。

DEMO秀

每年春、秋兩季在美國矽谷舉辦的DEMO Conference科技展有18年歷史,參賽廠商以軟體相關服務為主,是全球相關競賽中歷史最久者,數百支隊伍經淘汰,只有七十多家能上台簡報6分鐘,台下坐滿來自全球的創投,準備投資有潛力的廠商。

上台簡報者須付費1萬8千美元(約台幣56萬元)、台下聽講也須付3千美元(約台幣9萬元),但由於DEMO秀影響力大,每年仍座無虛席。Skype、台灣的趨勢科技都曾參賽﹔第一代掌上型電腦Palm Pilot、網拍中常使用的交易平台Pay Pal,都是在DEMO秀中一炮而紅、獲資金挹注。

2006年底,資策會開始進行「新世代網路應用培育」計劃,至今200多支隊伍報名接受輔導,此次資策會選出12個富創意、且能架設英文版的台灣網站,赴美參展,由資策會付費。資策會未來每3至4個月辦一次類似評選,活動公告在資策會網站。


兄弟倆經常到星巴克聊天,或找網友到星巴克做民調詢問意見。

撰文:簡竹書 
攝影:王禹仁、蔣煥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