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行各業

越南語教師

陳凰鳳
38歲
台北
從事現職4年
鐘點費比照一般語言老師

「越語在台灣仍被歧視為次等的語言,所以有學員反映,為什麼越語的學費和教材,跟英語一樣貴?」


當陳凰鳳說起自己的職業,得到的第一個反應通常是:「有誰要學越南話?」這個疑問從她課堂上的學生,可稍稍得到解答:這裡有五十多歲的大叔,是為了和家裡越南妻子溝通;也有三十多歲的上班族,是為了將外派到河內的工作。
陳凰鳳是越南人,畢業於胡志明大學法律系,中文是她選修的第二外國語,嫁來台灣後,本來教越南新娘中文,後來改教外籍配偶越南話。目前,她在實踐大學、政大及公企中心固定開課。學生之中,較特別的有住台灣的越南華僑帶小孩暑假來上課,也有要獨自前往越南「尋找春天」的單身男子。近二年,越南經濟起飛,有一半的學生是為了做生意。

文法相通 易學

陳凰鳳說:「台灣有七成的外籍配偶是越南人,台灣也是越南最早、最大的外資,但對越南卻了解有限。」所以,她不只教語言,同時也扮演文化溝通的角色,她會向上課的婆婆或丈夫解釋,越南女子說話手叉在胸前是表尊敬而不是囂張;向上課的台商解釋,北越人重禮儀,比較傳統,並非不好相處。
然而,最令她挫折的是,越語在台灣仍被歧視為次等語言:「所以有學員反映,為什麼越語的學費和教材,跟英語一樣貴?」她為課堂編寫的教材是台灣第一本越語教材。
事實上,越南語對台灣人來說是易學的語言,在法國殖民之前,越南使用的是文字是中文,只是發音不同,「台灣人克服濁音和喉音的發音,學一年就能對答如流了。」不過,越語並不列入台灣的母語教材,本身也是外籍配偶的她感到不平,「每次上課聽到學生造句說,昨天讀了幾小時越語,我就很開心,覺得自己的語言被重視了,雖然只是造句而已。」

撰文:鄭進耀 
攝影:賴智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