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觀點

由逆轉勝 再向前行

選舉是民主國家定期舉行的宗教性儀式,具有驅魔的效果。心懷不安的社會,透過激情的對抗,反而得到對話的機會,社會共識逐漸加強,這是選舉的妙用。


大選進入最後,雙方旗鼓相當,勢均力敵,慢慢出現總統選舉的味道。這是兩股社會力量的拔河,也是一種強迫對話,台灣的民主體質經過這種磨練更加強韌,不論誰當選,台灣都會由逆轉勝,向前行。
選舉是民主國家定期舉行的宗教性儀式,具有驅魔的效果。平常盤繞在心頭的憤怒與恐懼,全部釋放。不論對扁政府的憤怒,或對一個中國的恐懼,都得到充分發洩的機會,這是一個集體收驚的過程。
政客為了爭取更多選票,必須不斷補充修正澄清自己的立場,向中間靠攏。心懷不安的社會,透過激情的對抗,反而得到對話的機會,社會共識逐漸加強,這是選舉的妙用。
謝長廷和馬英九,來自不同的社會背景和政治經驗,他們代表台灣社會的二種不同的面向,一位是苦學出身的民主鬥士,一位是清廉守分的技術官僚,他們的世界觀、人生觀和價值觀很不一樣,他們在兩岸政策和未來願景方面有明顯不同,在經濟、環保、教育、文化各方面也有所歧異。不過,謝長廷強調和解共生,馬英九個性敦厚老實,他們的政治風格和決策方式,應該不會重蹈「與汝偕亡」的焦土戰術。
民進黨的天下是自己打出來的,黨內領袖都各憑本事,與國民黨論資排輩,互相提拔的傳統大不相同。民進黨內的民主多元,在游錫�主席任內受到很大傷害,但是立委選舉慘敗後,阿扁和游路線喪失民意基礎,長期與阿扁處於競爭關係的謝長廷,取得主導地位,自然與阿扁脫鉤。國民黨把扁謝二人打成一堆的效果遞減,選戰後期,阿扁幾乎已被排除在戰場之外,變成無足輕重的因素,其情況有如布希對共和黨的選情沒什麼影響一樣,這是台灣走出人治陰影的健康現象。
阿扁留給民進黨和謝長廷極大的包袱,杜正勝、謝志偉和莊國榮之流的嘴臉,成為國民黨最大的助選功臣。但是直到今天,阿扁仍然公開讚美杜正勝的魄力,絲毫不在乎社會的反感,這種權力的傲慢,使民進黨由盛轉衰,現在謝長廷想逆轉勝,可能只有老天才幫得上忙了。
一中市場和一黨獨大的確引起不少人憂慮,民進黨的基本盤有回流現象。但是,一中市場在短期內根本不可能發生。而民進黨擅長扮演反對黨角色,當年一黨獨大的國民黨都被民進黨拉下來,如今各種民主制衡機制比以往健全,任何鴨霸行為,都會很快得到應有的懲罰,實無過度擔憂之必要。
馬英九這次如失利,國民黨一定分崩離析,退此一步,即無死所。但謝長廷如失利,卻可以喚起民進黨的徹底改革。這次謝長廷處境極為惡劣,即使失敗亦非戰之罪。但在這種一對一的大決戰中,輸贏差距不大,大家放心投票去吧,不論結果如何,明天一定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