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

掛鴨頭買人肉 燒臘店淫窟直擊

北宜高礁溪交流道附近的「粵香坊」燒臘便當店,以鴨肉好吃聞名,當地警察都去買便當。但到了晚上,就搖身一變成為色情卡拉OK店,便當店老闆變馬伕,帶大陸妹、越南妹脫光光幫客人打手槍,淫亂程度令人匪夷所思!


淫亂春宮
不起眼的燒臘便當店內,4男4女大玩淫亂性愛遊戲。火辣刺激程度,不輸酒店。

宜蘭礁溪不只是溫泉出名,鴨賞也是名產之一。北宜高速公路礁溪交流道旁有一家「粵香坊」燒臘便當店,以鴨肉好吃聞名,大大的招牌上畫著二隻鴨子,連老闆的外號都叫「鴨肉」,吸引很多人上門光顧

燒臘店 入夜賣人肉
但有讀者向本刊投訴,粵香坊白天是正常的燒臘便當店,但到了晚上,竟搖身一變成了酒池肉林,有女子脫衣陪酒的色情卡拉OK店。便當店暗藏春色,根本就是「掛鴨頭賣『人肉』」。
本刊調查發現,白天該處是人來人往的燒臘店,晚上七點半熄燈打烊後,店內通往二樓的玄關就亮起了霓虹小燈,開始做違法色情行業。便當店和色情卡拉OK,都是老闆鴨肉所開設。白天他委託弟弟賣便當,晚上他自己賣人肉。鴨肉娶的老婆是大陸人,白天在便當店幫忙,晚上則在色情卡拉OK店當櫃檯。
三月十二日晚上十點多,記者的友人事先預約進入粵香坊燒臘店,穿過大廳白天賣便當擺放的桌椅,走進霓虹燈閃爍的橘色拱型門,上樓前還有一道鋁製大門,得等樓上櫃檯透過監視器畫面確定是預約客人,才會開啟鋁門,讓客人上樓。
上樓後,左邊是櫃檯,櫃檯後方壁櫃上擺滿洋酒,櫃檯旁則有監視器,右側全部只有三間很簡陋的包廂。一進包廂,一台二十幾吋的傳統電視機擺在正中央,附加幾張小矮櫃和一組沙發。天花板上則有一組紅色警戒燈,當燈亮起時表示有警察臨檢,小姐可以馬上著裝。


從外觀看,粵香坊只是一個尋常燒臘便當店,沒想到裡面卻暗藏春色。


粵香坊以鴨肉好吃聞名,老闆外號就叫「鴨肉」,白天正常做生意,但到晚間就成了淫窟。


老闆「鴨肉」(右二)帶著大陸妹進入簡陋包廂。沒多久一場極度淫亂戲碼就在這裡上演。

花招多 按項目榨錢

記者友人進入包廂後,操著大陸口音的鴨肉老婆拿著三盤白天賣剩的叉燒、油雞和燒鴨入內,安撫男客說:「小姐等一下就到了。」五分鐘後,老闆帶四名小姐進入,邊遞菸給客人邊說:「這四個有三個是『過鹽水的』(大陸妹),一個是越南的…」
四名小姐花名分別叫小青、小敏、娃娃和小愛,年齡在二十八到三十五歲之間。她們都是用假結婚名義來台後,從事色情行業。
記者友人對這些女子原本還有點遲疑,小青見狀馬上抱住一名男客嬌嗲地說:「唉唷,大哥,來這邊玩又不是挑老婆,我們保證會玩、敢玩,一定會讓大哥開心,讓我們留下來陪大哥嘛!」說完臉已經貼在男客的胸膛,其他三女也立即依偎到在場男客身旁,有的雙手勾住男客脖子,有的小鳥依人躺在男客懷裡,邊撒嬌邊開始自我介紹,讓男客完全沒有「打槍」退貨的機會。
記者友人把錢付給鴨肉老闆後,四男四女就在礁溪這家燒臘便當店內,大大玩起性愛遊戲。小姐坐檯費不高,為了多賺小費,四女使出渾身招數,榨乾男客的錢。短短二個小時,玩了「擲骰子脫衣」、「拔陰毛相送」、「火車性愛便當」和「鬥鳥比賽」等花招。脫一件內褲,收二百元;拔一次陰毛,收二百元;打一次手槍,收一千元。


拔毛相送
大陸妹全身赤裸和男客玩拔陰毛遊戲,輸了自己拔陰毛送男客當紀念。


火車便當
赤裸的越南妹跨在男客身上,大玩「火車便當」性愛遊戲,越南妹還不斷呻吟。


持槍鬥鳥
2名大陸妹先幫男客手淫,還抓男客命根子,要和其他男客的命根子「鬥鳥」。

賭骰子 輸了拔陰毛

小姐坐定後,每人前面都擺上一個空碗公和骰子。戴眼鏡的大陸妹首先發難,拿起碗公要和男客玩擲骰子脫衣。她對身旁的男客說:「大哥輸了就給小費,我們輸了就脫衣服,外衣一件一百元、內衣褲一件二百元…」
五分鐘不到,眼鏡大陸妹已經脫得一絲不掛,嬌嗲地喊著:「上次有客人輸了八千元人家還沒脫光,今天才贏九百元就沒了,真是虧大了…」話還沒說完,坐在一旁的男客已經將頭埋在她雙峰裡。女的嬌嗲尖叫:「唉唷?人家已經三十二歲,生過小孩,沒奶可以吸了啦!」
另一邊的越南妹,運氣較好,贏了一千五百元,身上還有一條內褲。男客拿出錢叫她脫,她竟然自己拉開內褲露毛,叫男客把錢塞到內褲裡。之後只穿一條內褲的越南妹,跨坐在男客大腿上,前後磨蹭。
這時戴眼鏡的大陸妹也不甘示弱,主動和男客玩起「玩骰子拔陰毛」遊戲。男客一隻手在赤裸的大陸妹下體處穿梭,一隻手擲骰子,贏了,大陸妹就讓他拔毛,男客不敢,大陸妹竟阿莎力的自己拔一撮陰毛,放在男客手中說:「這個送給大哥做紀念。」
玩完擲骰子脫衣和拔陰毛後,四名小姐開始和男客玩「火車便當」性愛遊戲。火車便當源自A片,男的站著,女生赤裸雙腿跨在男的腰部,身體後仰,整個姿勢如同小販在火車月台叫賣便當一樣。


扭臀挑逗
只穿內褲的越南妹,屁股貼在男客身上,不時扭動身軀挑逗對方。


露毛塞錢
越南妹直接把男客給的小費,塞在內褲裡,還故意露出陰毛,挑逗男客。


淫亂戲碼上演正熱絡,老闆突然送冰塊、水果進包廂,還叫男客要玩得盡興。

撩性慾 抓鳥來回搓

這時男的雖然都有穿衣服,只有女的脫光光,但為了讓客人滿意,在玩火車便當時,女的不斷發出叫春的呻吟聲。
玩了火車便當,男客性慾高漲,一位大陸妹突然拉高音嗓大喊:「來點快歌一起跳舞吧!」被撩起性慾的男客有的也跟著脫光光。幾個裸體男女,大玩互換舞伴的「大鍋炒」,甚至當場打手槍的淫亂戲碼。
穿著整齊的記者友人和越南妹貼身跳舞,眼睛猛盯著越南妹雙乳看,突然覺得褲頭一鬆,低頭一看,越南妹正扯下他的褲子,還想順勢脫下他的大內褲;記者友人想向旁邊也在跳舞的男客求救,沒想到,本來也穿著衣服的男客,竟然已經被女子脫光光,女的雙手還抓著男客生殖器,來回搓揉。
不到一分鐘,記者友人全身也被越南妹扒光。更扯的是,二名女子把二名男客衣服扒光後,雙手抓著男客的命根子,還跟男客說:「我們來玩鬥鳥,好不好。」二名男客一聽嚇死了,趕緊各自把女的帶開。

打手槍 二女伺一男

四男四女在包廂內玩了一個半小時,男客已經被搞得精疲力盡,接下來還有重頭戲。二位女子抓住男客命根子,前後搓揉,男的不斷哀號:「這樣我會受不了啦!」女的見狀不但手沒停下來,反而更加快速度的不斷搓揉,邊搓邊說:「我們二個幫你打手槍,一千元…」話還沒說完,二個大陸妹連拖帶拉把男客拉到隔壁空包廂「解決」。
包廂內另外三名男客,看到有人被拉出去,這時紛紛坐回座位,等著看好戲。不到十分鐘,拉男客去隔壁的二個女的,先走回包廂,邊甩手邊說:「手好痠。」一個用右手比「爆開」的手勢,暗示客人已經射精。跟著後頭走進來的男客,進到包廂劈頭就說:「跟妳們說不要妳們就要,妳看啦!害我存了二個多月的『庫存』全都被妳們一次給用光了啦!」女的一聽馬上笑著回嘴說:「『夭鬼假細意』(台語),說不要還不是一下就射得滿地都是,害我手都沾到了…」女的邊說邊用礦泉水瓶倒水洗手,惹得全場一陣哄堂大笑。
這一笑不得了,大陸妹看記者友人笑得最大聲,連拖帶拉將他拉到隔壁包廂「解決」。這回女的事先有準備,提著礦泉水瓶和一盒面紙跟在後頭,離開包廂前又跟其他人比了個「爆開」的手勢,還作勢用手劃喉嚨,暗示一會兒就會讓這個男的射精。


三女扯褲
二個大陸妹和一個越南妹強脫男客褲子後,把男客帶到隔壁包廂「解決」。

卡拉OK小吃部 食色大本營

脫衣陪酒的行業種類眾多,不過,用燒臘便當店當掩護,晚上變成色情卡拉OK,粵香坊還是頭一家。過去色情卡拉OK以小吃部形式最盛行,遍布在全台各地,業者多在地方經營許久,人脈豐厚,容易因口耳相傳,形成愛好此道者流連之處。
卡拉OK小吃部的隱密性和消費便宜,也是吸引酒客的主因。很多店家外頭根本沒有招牌,只靠熟客介紹,就算有也只是簡單的標示,一般人根本無法得知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消費跟一般酒店比起來相對便宜許多,扣除酒錢和小姐的坐檯費,除非酒客有「特別需求」,幾乎不會再有額外的花費。
因為消費便宜,所以這類型店家的包廂大多沒有裝潢可言,很多只是用鐵皮搭建,小姐的素質也參差不齊,年紀普遍偏高,但也有飄洋過海來台撈金的大陸妹和越南妹可以選擇。

視要求 土洋皆供應

四個男客中二個已經被被解決,另外二個沒多久也棄甲卸兵。玩累了,大家才想到要唱歌。赤裸的大陸妹坐在沙發上拿著歌本幫男客點歌。二個小時下來,總共唱不到五首歌。
這些脫衣陪玩性愛遊戲的小姐,每天從中午就開始營業,一直到天亮為止,她們有客人才接,沒客人就在宿舍休息,平常出入都會有馬伕接送。十二日晚上十二點多,二個小時一到,大陸妹的電話就響起,似乎是在和熟客約地點,掛完電話就和其他三位小姐說:「我的客人要叫小姐,等等一起坐檯…」四名小姐在和酒客一一道別後,燒臘店老闆鴨肉便開車載著小姐繼續去趕下一攤。
暗藏在燒臘店內的色情卡拉OK店,只有當地人或是曾經去玩過的人才會知道,「訂席電話」就是粵香坊招牌上的電話,打電話過去要求預約小姐陪唱歌,接電話的是便當店老闆鴨肉,會仔細詢問客人怎麼會知道他的店?是誰介紹的?藉此過濾客人身分、逃避查緝。
當取得信任後,他回問:「要幾個小姐?卡愛幾度的(指小姐的年紀)?我們有三十幾度,也有二十幾度的小姐,看你們的口味卡合逗一味。」他接著說:「小姐有本土的,還有過鹹水的(指大陸或外籍女子),本土的一點鐘一千元,過鹹水的價格卡俗,七百元,基本起跳二點鐘。」
約定時間後,老闆就開始調度小姐,並趕到便當店內坐鎮,他也會幫忙拿冰塊、送餐點到包廂內。但擺在桌上的主要餐點就是便當店沒賣完的烤鴨、烤雞、叉燒肉。記者友人稱讚鴨肉烤得很香,老闆忍不住露出得意的神情說:「當然啦,鴨肉是我樓下開的便當店招牌菜,當然好吃呀,所以我的名字也叫做『鴨肉』。」


粵香坊色情卡拉OK總共有3間包廂。圖為男客被赤裸小姐帶到隔壁包廂「解決」後回來。

二小時 花掉逾萬元

被安排到粵香坊脫衣陪酒的小姐,都是由經紀公司掌控,外籍小姐坐檯二個小時收費一千四百元,小姐實拿八百元,如果要多賺小費,就得靠小姐自己的手腕。
大陸妹說:「做我們這行很辛苦,二個小時才抽八百,所以用額外的『特別服務』來賺小費,才是我們主要的收入來源…」「我們也有做 S(性交易)的小姐,不過,客人要事先說清楚,公司就會安排有做S的小姐來坐檯。」
小姐賺小費,便當店則賺包廂費。設備簡陋的便當店二樓包廂,一小時要一千五百元,客人能點的菜主要就是白天便當店沒賣完的燒臘食物,平常一整隻烤鴨在白天的便當店頂多賣三百五十元,但晚上在包廂裡,半隻鴨就開價六、七百元,此外,連小小二顆哈蜜瓜切成的水果盤也要七百元。
二個小時下來,客人連包廂和小姐的小費,最少要一萬多元,才能走出來。


擲骰脫衣
大陸妹和男客玩擲骰脫衣遊戲,脫外衣100元、脫內衣褲200元。


當眾玩鳥
身材火辣的小姐緊挨著男客,手還不停搓揉男客生殖器,完全不顧旁人眼光。


赤裸陪唱
全身赤裸的小姐坐在沙發上幫男客點歌,2個小時唱不到5首歌。


著裝趕攤
2個小時的時間一到,小姐紛紛穿回衣物,準備繼續趕下一攤。

礁溪溫柔鄉 死灰復燃

宜蘭礁溪素有「小北投」的稱號,以溫泉為號召,招攬遊客,1970年代起,情色行業大舉進駐,讓礁溪盛極一時,也讓原本的「溫泉鄉」成了名符其實的「溫柔鄉」,直到1990年代,礁溪觀光行業一落千丈,情色行業才跟著沒落。
隨著北宜高速公路的開通和放寬時速限制,台北到礁溪車程不到1小時,不但讓礁溪的觀光事業重燃希望,情色行業也有死灰復燃的現象。礁溪火車站附近,是當地人認為情色行業最發達的地方。
一些不知名的小飯店,為了生存,與情色行業結合,打著「泡湯兼打炮」的雙享受來招攬顧客,小姐不但陪泡湯洗澡,還有「全套」性交易,40分鐘只要1,500元。


粵香坊白天賣烤鴨,晚上賣女人胴體,簡直就是「掛著鴨頭賣人肉」。

失職警 上門買便當

本刊調查,類似粵香坊的脫衣陪酒色情行業,在宜蘭地區十分風行,但大多以沒有招牌的「私包」經營,以逃避警方的查緝。
粵香坊便當店兼營色情卡拉OK店已經多年,一位當地民眾說:「粵香坊以前曾經被警方查獲,之後搬到別的地方營業,後來又回來。不知是覺得風頭已經過去了,還是已經打點好當地警方。」
三月五日晚上七點多,粵香坊便當店打烊前,本刊目擊有輛礁溪警分局巡邏車開到店門口,警察下來買了便當後離去,沒多久,便當店鐵門拉下,霓虹燈亮起,開始變色情場所。
一個小小的便當店,晚上竟然囂張到搖身一變,成為酒池肉林的淫亂燒臘店。當地住戶都知道,只有警方不知。宜蘭縣長呂國華和警察局長,掃蕩色情似乎應該積極些!


礁溪警分局員警開巡邏車到粵香坊買便當。警察走後,色情卡拉OK隨即開張營業。

撰文:調查組
攝影:攝影組
編輯:編務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