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居家

人生的小幸福 鈕承澤


在喧囂的東區,鈕承澤擁有二十幾坪的露台、鬧中取靜的生活,和一隻撒嬌的貓。(路燈狀的暖爐為徐若瑄所送)

鈕承澤每次找工作室,都必須要符合一個條件—拍戲時用得到,在台灣的導演們,就是這樣辛苦而彈性地運用著周遭所有可及資源。
上一個位於台大附近的工作室,在他拍攝《求婚事務所》時派上用場,而這次東區巷弄內的兩層樓舊公寓,則出現在新片《情非得已之生存之道》中。沒想到拍著拍著,鈕承澤與相戀多年的女友分手,必須搬到舊公寓棲身;虛實交錯,如今,他竟住在他的電影場景之中了。


台灣導演的住家經常也得兼拍照場所,鈕承澤新片《情非得已之生存之道》便曾在這個露台取鏡。(左為張鈞甯)(紅豆製作提供)

新舊並存

還好是這樣的空間。雖然必須面對一個人住的孤單,但可以在鬧區擁有二十幾坪草木扶疏、101大樓近在眼前的露台,「真是太奢侈了!」鈕承澤滿意地嘆了一口氣。
啊,不止一個人,還有貓咪「貝貝」,是他拍《吐司男之吻》時撿到的流浪貓,本來和女友一起養,如今貝貝就跟著爸爸了。鈕承澤常坐著看書、發呆、轉遙控器的單人椅上,佈滿了貝貝的抓痕,是一人一貓共同生活痕跡,非但沒有破壞感,反倒讓這張古董椅更有風情。我本來以為是哪個名家之作,鈕承澤大笑:「在收舊貨的地方挖到的啦!兩千塊!」
古董椅旁倒有張貨真價實的Eames RAR,鮮活的藍色晃啊晃地,增添了活潑氣氛。人性與功能性兼備的Eames是鈕承澤最欣賞的設計師,就像他自己規劃的這方空間,新舊家具mix and match,原始質感融入現代線條,榻榻米地板、穿透入屋的陽光,甚至被大片落地玻璃環繞的浴室,再再說明了居住著的強烈追求:無論外在如何複雜、情感如何瞬變,我們始終該朝著溫暖而明亮的方向前進。
「我本來就懷舊。四歲那年弟弟出生,家裡的院子也改建了,那時候起我常看著以前的照片,感傷為什麼院子不見了?」鈕承澤出身顯赫,現今的北京火車站當年曾是他家宅邸;然而顯赫已是歷史,只有櫃子上外公家中挖出的古物玩偶、傳家寶木頭帽筒,還有浴室裡歷史久遠的矮木椅,像是在過去開了幾個小洞,透出幾許鄉愁美麗的光。


通往住家的玄關布置現代又淡雅,牆上倚著的是于右任送給鈕承澤外婆的真跡。


鈕承澤到柬埔寨玩時帶回來的紀念品,他對東南亞國家情有獨鍾。


在北京古董市集買到的古董鐘,約五千元。


這個帽筒是鈕承澤的傳家寶,如今他會將丟進去的錢樂捐出去。


台灣藝術家余燈詮的青銅雕刻「同班同學」,約兩萬元。


從外公古物中挖出的限制級童趣玩偶。


位於工作室樓上的鈕承澤住所,他特別將屋頂做斜還加了天窗;
他說,這才是屋頂該有的樣子。


辦公室的另一角是廚房兼餐廳兼會議室,混搭的家具沖淡了工作場合的僵硬感。


《情非得已之生存之道》中,鈕承澤也在這裡拍開會場景。(紅豆製作提供)

公私難分

兩層樓一層是鈕承澤的住所,底下則是他的公司「紅豆製作」所在,由一座室內樓梯連接著,樓梯旁整面牆都做成開放式書櫃,除了書之外,也滿滿塞著不善收吶的單身男子的種種雜物。樓梯盡頭的門時開時掩,分隔著鈕承澤的工作與私人生活,但似乎也無法劃分得那麼清楚,所以就把公司也弄得漂亮點吧,我猜他是這麼想的。
「紅豆製作」的地板處理很特別,鈕承澤將水泥漂白鋪上,快乾時灑上色母再磨平,因此產生粗糙又深邃的效果,與管線外露的天花板相映成趣;復古的燈具襯著開闊的六角窗,「我在巷子裡騎腳踏車時,經常看到昏黃燈光,心想那扇窗戶裡頭,不知道住著什麼樣的人?」鈕承澤說,希望行人抬頭看到他公司的燈光時,也能夠想像並感受到裡頭種種風景。
已經把吉普車賣了、現在自稱是「單車少年」的鈕承澤,三台腳踏車都擺在公司。腳踏車倚著我們會在電影中看到的,美國高中校園使用的學生置物櫃,突然讓人有種青春的錯覺,但置物櫃上滿滿的紅酒空瓶和一旁小會議室忙碌討論的「紅豆」員工,又提醒來客,這還是個大人的世界啊,只是裡頭的大人,會希望自己永遠不要忘記當小孩的心情。


鈕承澤住所底下是他的製作公司,走廊整面檔案櫃上放了滿滿紅酒瓶,倚著牆的是他近來最喜歡的birdy折疊單車,約三萬元。


Eames經典的RAR(Rocking Armchiar Rod)搖椅,約一萬八千元。


鈕承澤對感性的古董家具情有獨鍾,這張德國古董椅約以三萬元購入。

心平靜氣

拍完《求婚事務所》後鈕承澤覺得諸事不順,之前的工作室找了幾個老師來看,都說風水不好,員工還有撞鬼經驗,人在脆弱的時候,便也什麼都信了。於是他搬來東區,附近人潮多又熱鬧,「每個風水老師都說好!」而三年前他低點買進,如今價格不可同日而語,這房子,確實為他帶來了不少好運。
但最重要的,還是自己的心境。「心不平靜,住哪裡都一樣。這幾年我最大的低潮也發生在這個房子裡,我等於在這裡真正步入中年,開始有自省能力,」鈕承澤感恩地說;如今工作之餘,他很享受少出門、當「宅男」的生活,而我看那收藏豐富的紅酒櫃、滿室綠意與陽光,心想在這裡當宅男,會不會太爽了點?
「前陣子很沮喪時,有一天馮家瑞(《流星花園》、《惡作劇之吻》等劇製作人)來,我們開了一支香檳王,躺在露台上曬太陽,胡扯一些有的沒的,然後下去逛附近的潮流店、看年輕人。浮生半日閒,我想,這其實就是人生的小確幸啊!」(「小確幸」出自村上春樹《蘭格漢斯島的午后》一書,指「小而確切的幸福」。)
手上一杯紅酒,映著他開心得有點紅通通的臉;鈕承澤聊起將來夢想,是到宜蘭買塊地,有山有水,有大花園、大窗戶,全採用天然材質、太陽能發電,地底挖個酒窖,孩子在身旁跑來跑去。而這一幅巨大美好的圖像,或許,就從現在的「小確幸」要開始慢慢成形了吧。


鈕承澤刻意把浴室設計成透明無遮掩的空間,價值二十萬的馬桶前放的,是鈕承澤從外公家中搬出的老木椅。


住了一個好房子,鈕承澤說,現在自己很享受在家看書、轉遙控器的宅男生活。


這張民俗風味十足的藏櫃,是鈕承澤到尼泊爾旅行時搬回來的,約四萬元。

東區

坪數︰約78坪
裝潢費用︰320萬
傢具採買店家推薦︰清庭、Uncle Jack's


撰文:陳惠心 
攝影:叢 日 
繪圖:潘美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