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愛一次,九把刀

《二哥哥很想你19 你跳!我跳!》


插圖.高文麒

剩下我們了,氣氛有點尷尬。
幸好從新竹火車站走到中興百貨的電影院,約莫只有十幾分鐘的距離。
我想起不知道在哪裡看到的「第一次約會的鐵律」:讚美對方!
「妳長得不錯耶,沒有我幻想中那麼恐怖說!」我脫口說出。
「…啊?」她傻眼。
「等一下電影看完後,妳那個很強壯的朋友不會來接妳吧?」我欣賞她的側臉。有點澎皮澎皮的,白白的,好可愛。
「你幹嘛這樣說人家?」她有點氣惱
在奇怪的氣氛下,開始了我們第一次的約會。
燈光暗下,席琳狄翁悠遠的歌聲響起。
我打定主意這部電影遲早要看第二次,所以把注意力都擺在女孩身上。她很專注,但我知道她很緊張,十之八九也不是把重點放在電影上。
窮光蛋傑克在船艙中,說服肥蘿寬衣解帶,假裝要畫她,其實是在想色色的事。
「幹,有脫耶。」我吃驚。
「…」她傻眼。
然後鐵達尼號撞上冰山,稀里嘩啦,很多人都淹死。
男女主角站在傾斜的船頭,看著底下冰冷的大海。
肥蘿對著皮包骨傑克哭喊:「你跳!我跳!」一臉深情款款。
「幹,要跳也是妳先跳,不然就算跳成功了也會被妳壓死。」我旁白。
「…」她瞪了我一眼。
忘了到底是誰先跳,總之肥蘿霸占了求生的木板,不讓嘴唇發白的傑克上去。很快的,冷到失去性慾的傑克沉到海底,海上到處都是浮屍。
我注意到她的眼角泛著淚光。
「妳哭了嗎?」我挨過去。
「幹嘛啦?」她侷促。
「妳哭了喔?」我從口袋裡拿出皺皺的衛生紙,黏上她的臉。
「對啦!」她沒好氣地擦著眼淚。
從電影院走出來,外面的十二月空氣,冷得讓人精神為之一振。
但她似乎心情不是挺好,沒有意思要跟我續攤。有點失望的我送她到新竹火車站,她那位壯壯的女性友人早在那裡等她,好像真的很不放心這場約會。
「接下來,你們要去哪啊?」我有點敵視那位攪局的女性友人。
「我要帶她回彰化我家跨年。」女性友人拉住她的手。
「是喔?妳也是彰化人啊!」我訝異。
「對啊,不行嗎?」那位女性友人冷冷說:「她今天晚上住我家,我要帶她去縣政府前面跨年倒數。」
「喔!那我也一起回彰化好了,明天再約妳去八卦山玩,好不好?」我笑嘻嘻地看著躲在強壯的女性友人身後的她。無論如何,我都想再多相處一下。
「…我想一下。」她含蓄地說。
就這樣,我們一起搭電車從新竹回彰化。她住在同學家,而我當然回我家。
在即將跨過一九九七到一九九八的前一刻,我打電話給她,一起倒數。
她似乎很高興,但我不是很確定。我知道她見到我之後,好像有點失望,除了我有點矮,大概跟我口不擇言更有關係。
我躺在床上。
「Puma,二哥哥有點confused。」我看著在我身上走來走去的Puma。

「…」Puma停下,使勁地掘著我的肚子,脖子上的鈴鐺清脆發響。
「說不定,只是說不定…二哥哥會追到一個女生。」我捏捏Puma的後頸,說:「不過二哥哥有沒有那麼喜歡她,也說不上來。這樣好嗎?」
Puma走上我的臉,用牠臭臭的嘴巴熱吻我的鼻孔。
隔天,我約她出來走一走。
彰化是我的地盤,八卦山上的大佛是我擅自拜的師父,所以自然就騎機車載她上八卦山,在大佛廣場附近的步道亂走一通。
走乏了,就隨便找了一塊草地坐下。
「其實,我一直在想,如果有一天外星人偷偷入侵地球,綁架幾個人類到飛碟上做實驗,如果倒楣綁到我們的話該怎麼辦?」我皺眉。
「喔,是喔。」她覺得有點好笑:「不過這不可能發生吧。」
「通常妳認為絕對不可能發生的事,就一定會發生,所以事先想好要怎麼辦,事到臨頭才能大顯身手。」我嚴肅地說。
「好吧,那你想好要怎麼辦了嗎?」
「我看了很多類似的、訪談生還者的報導,外星人綁架地球人以後,通常分成兩組。一組是解剖,所以很多生還者的身上都有手術的痕跡,縫線的方式當然很特別,有的只留下很不明顯的、焦焦的疤痕。」
「真的假的,幹嘛解剖啊?」
「就像我們人類研究其他的動物,也常解剖,不過外星人的技術很好,通常不會弄死人,只是那些被解剖完又被縫好的人類,身體常常會有奇怪的金屬反應或輻射反應,通過機場的金屬探測器前都會引起嗶嗶聲。」
「…聽起來有點玄,是被裝了奇怪的東西吧?」
「還有另一組,就是負責交配給外星人看。」我回憶著那些沒營養的怪書內容:「外星人對地球生物的交配行為一直都很好奇,實驗的方式也很變態,人跟人交配算幸運的,有的人會被命令跟牡牛交配,有的還跟更奇怪的生物做。所以有很多生還者下了飛碟,都對外星人罵不絕口。」
「好變態喔!」
「如果我們被外星人抓去飛碟了,一定要很快表達我們的選擇。」
「什麼選擇?」
「在飛碟上,我們兩個要盡量靠在一起,才有機會被分配在同一組,這樣才不會被送去解剖。如果要送交配組的話,也比較有可能是我們兩個自己交配,而不是跟奇怪的動物交配。」
「…真的會有這種事嗎?」
「多想沒有壞處。說真的,如果真的被抓去了,妳可以跟我同一組嗎?」
「好吧。」她猶豫了一下下。
「謝謝。」我大受鼓舞。
「…說不客氣好奇怪喔。」她有點彆扭。
不知怎地,我們哈哈大笑起來。
後來,我又在草地上跟她玩起我臨時發明的爛遊戲。忘了是什麼爛遊戲,總之可以摸到她的手,故此我一遍又一遍,樂此不疲。
她也被我的奇怪玩笑逗得笑開懷。這是很大的收穫。
我喜歡看女孩子笑,她笑得眼淚都迸出來、要我稍微停止一下的表情,讓我深深著迷。毫無疑問,我應該將我昨天的失分完全扳了回來。
下了八卦山,我送她到那強壯的女同學家後,回到家,發現衣服穿反了。
一整天,一整天!我的衣服都是反著穿!我傻眼,立刻打電話給她。
「…知道啊。」
「那妳為什麼不跟我說啊!」我慘叫。
「我怕你覺得丟臉…對不起,結果更丟臉了嗎?」
「對!超丟臉的啊!」
丟臉歸丟臉,我們,又約了下一次見面。
再見面的時候,我的人生…

作者簡介

九把刀,一九七八年製造於彰化。自一九九九年開始創作,至今完成四十本書,作品陸續改編為電視劇、電影、線上遊戲。是當今華人文壇創作類型幅度最大的作家。作品有《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殺手系列》《獵命師傳奇系列》《樓下的房客》《短鼻子大象小小》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