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本經

那些監獄教我的事 沈嶸


出獄後的沈嶸,認為自己某部分獲得脫胎換骨的重生,還很配合地跟我們到過去的軍事監獄—目前的台灣人權景美園區拍照。

坦言「從小家裡有傭人、上學有人接送、出國唸書從未為錢傷過腦筋」的沈嶸,名字才剛掛上發行人的第二天,就因雜誌發行時附送「璩美鳳偷拍性愛光碟」,為了此事被判刑兩年,入獄服刑三百五十四天後獲假釋!


沈嶸出獄與璩美鳳上演一段和解秀,引來大批媒體追逐。父親沈野則致贈一間房子給女兒沖喜。

在監獄中修練

「我那時候頭腦滿聰明的,去問有誰待過桃園女監,找到一個朋友,請她吃飯,問裡面的情形,可以帶什麼?不能帶什麼?幾點會消音(不准講話)?幾點就寢?怎麼洗澡?怎麼吃飯?我全部問得一清二楚,花了好幾段時間跟她對談,大致知道狀況是什麼,但進去之後還是會有點不適應,畢竟跟想的不一樣。
「第一個晚上我就頭痛,被分配到的房間非常小,兩邊牆壁好高,壓迫非常大,睡覺時頭旁邊就是馬桶,那狀況簡直就是不可思議地糟糕,覺得我整個人好像要死在那個地方。
「監獄裡菜很難吃,炒麵根本沒有味道,只有一坨麵,就是得吃。吃飯只有十分鐘、洗澡八分鐘,自己舀水洗還限桶數,只有兩桶或四桶水,用完就沒,而且還是很多人一起洗,每天一個人要做九百五十條拉鍊,整個監獄的生活讓我覺得從天堂進入到地獄。
「我變得很儉樸,兩套內衣可以穿一年,毛巾一用再用,沒有保養品,只有雪芙蘭面霜,在那樣的環境下我學會怎麼用最基本的東西活下去。我在獄中學到最大的一件事情是︰你沒辦法強求任何一件事情。生命當中有些事情來,你就接受,不要去對抗他。接受他就會變成很容易,而且完全沒有痛苦!

父女一世纏鬥

沈嶸曾經對媒體說過:「我父親曾說過:『我沒有做過任何一件讓他高興的事情!』我聽了滿傷心的。」
她入獄為父親沈野頂罪,這趟入監,沈嶸跟父親的感情變好:「我父親從小在大陸沒受到很好的教育,他不會像一般父親那樣明理,他可能就是凶你!比較高壓!因為他只會這樣子。
「我想我是來報恩的,我自己的感覺是,我過去(意指前世)有承諾要救他或幫助他,所以這世我會不經思考地告訴他,不要擔心,我會扛下來。」
她頓了一下:「其實我父親很愛我,小學六年級有個男生故意走過來摸了一下我的胸部,我回去跟父親說,他連夜就帶著人去他家打他家的人。我跟我父親的感情一路很複雜,他很愛我、我也很愛他,但我們不知道怎麼表達之間的感情。
「爸爸在我進去後過了幾個月才來看我,他覺得很難接受,第一次來看我就哭了。因為這官司,父親對我的印象改觀,這整個事情在我家造成一個很大的影響,覺得女兒原來是這麼勇敢。」

傻傻分不清楚

沈嶸因為與父親吵架,而踏入演藝圈,也曾很積極地認識小開想嫁入豪門,有過離婚紀錄的她,情史名單比演藝成績有趣多了,一踏入演藝圈就跟張菲連在一起。
「我在演藝圈非常單純,以前人家會說沈嶸是傻大姊,譬如說我被一些人炒緋聞,我都傻傻以為是真的,不知道那是一種運作,後來才知道經常會有一些其他女生跟他連在一起,從那樣的環境當中一直受傷。」
沈嶸坐牢期間被「順成蛋糕」的小開男友吳官德在探監時提分手,沈嶸說:「我以為我可以從愛情當中得到一些安全感,但我後來發現那都是假的,我要的是一個肩膀、可以依靠的人,這麼多年了,那只是一個幻象,我們只能靠自己。
「愛情都是虛假。什麼是情?根本就像一陣風吹過來,也不要指望什麼。對我來說沒有什麼長久的感情,我常會跟客人說,不要想什麼白頭到老;感情什麼時候桃花會進來,什麼時候沒有,不過就三、五年的時間。有人問︰『不是很多人白頭到老?』那是因為他們不想離婚,不代表他們很相愛,可能早就同床異夢,只是法律上的關係,所有的緣分都是這樣。


問沈嶸對(受害者)璩美鳳有沒有想說的話?她冷冷地回答︰「這一切不都結束了?我沒有想法。」

不再應付婚姻

她的情路一直顛簸,跟骨董店「國華堂」小開邱中一的短暫婚姻,又是一次失敗。
「家裡希望我能結婚,但其實結婚前我跟前夫已經分手,是因為我父親不希望我分手,希望我們能結婚。我那個婚姻是一個概念上錯誤,為了結婚而去結,當然不會持久。
「我個性不適合結婚,如果我結婚會瓜分掉命理工作上的時間,我很不願意把時間花在照顧男人、照顧小孩或照顧男人的家庭上。我越來越看到那不是我要走的道路!我要跟男人的家人去社交,那對我來說是一種應付!
「金錢對女人來講非常重要,有了錢才可以獨立自主。我早年被錢壓得很緊,萬一這禮拜沒有通告怎麼辦?所以我會去做一些我不喜歡做的事情,為了賺通告費去玩恐怖箱,我早年的人生經驗,很大一部分都來自於對錢的恐懼。」


沈嶸認為自己在三十歲前做了許多不自主的事情,起因是人格與經濟不獨立,目前擔任塔羅牌老師的她,覺得自己終於可以獨立起來。


沈嶸應父親要求下嫁古董小開邱中一,即使當時她已經跟男方說分手,因此這段婚姻只維持不到半年的時間。(資料照片)


沈嶸(右)離婚後與順成蛋糕小開吳官德(左)交往,但一年多後吳官德來探監提分手,讓她崩潰。

歹運命理師 沈 嶸

生日:1970年1月4日
身高:169公分 
體重:53公斤
學歷:南強高中、美國馬里蘭州立大學東亞文學系
經歷:父親沈野是政論家,也是《獨家報導》創辦人,母親曲渝青曾是台視新聞播報員。沈嶸2次掛名《獨家報導》發行人,先後為父代打「楊麗花私生女」與「璩美鳳性愛光碟」官司,因璩美鳳性愛光碟案被判刑2年。曾當過主持人、演員,出獄後轉行塔羅牌專業講師、心靈作家,1小時收費2,000元。
緋聞對象:前台北市議員常中天、「國華堂」古董店小開邱中一(結婚5個月)、「順成蛋糕」小開吳官德。

裸體檢查

沈嶸入獄有進行一些例行檢查,其中包括脫光衣服接受檢驗,沈嶸說:「因為事先跟朋友打聽過,早有心理準備,在大家面前脫光衣服,不跟洗三溫暖還有溫泉一樣?」至於俗稱的通肛檢查?沈嶸否認:「沒有什麼特別的檢查,長官要我們脫光,只是為了檢查我們身上有沒有刺青跟傷痕,出獄時會再檢查,怕我們在獄中刺青或受到凌虐,不必把這些東西想得很負面。」除了脫衣檢查,沈嶸印象深刻的還有把衣服泡在水裡:「那是怕一些煙毒犯夾帶違禁品,包括胸罩也不能有鋼圈,扣子要全部拆下來,之後再自己縫回去。」

都追不回來了

出獄時,父親沈野送沈嶸一棟市價一千六百萬元的房子,同事撇嘴說,坐牢一年換一千六百萬元還真不賴,前半小時還在跟我大談覺得自己「滿驕傲,可以到監獄裡去走一趟,沒有人有我的勇氣」的沈嶸,突然態度一變,激動起來。
「在裡面的辛苦,三棟房子都不值得,對一個女人來講,坐牢會有前科,我失去的東西價值沒辦法估計,我失去很多機會、某些人的關心、某些以前相信的東西,得到房子我沒有很開心,因為失去的都追回不來了。
「進獄後,我發現以前很相信的一些姊妹淘,為什麼要在外面說我壞話?那徹底摧毀了我對人之間的信任,我再也不相信任何人了,我告訴我自己,我跟每個人都劃清界線,除非我全然地信任,不然我不會讓對方進到我的圈子裡。
「一個人對你忠不忠心可以感覺得到。什麼人講我什麼,我在獄中抽牌就知道,為什麼我在獄中這部分很痛苦?我知道太多事,但我沒辦法去阻止。」
明明說要原諒、卻又忍不住想偷看,兩個沈嶸隨時隨地都在角力拉扯!

等著上神檯

出獄後第三天,
沈嶸爭分奪秒馬上開始塔羅牌的工作。
「我一直有一種時間的焦慮感,
希望在有限的時間去完成我的理想,
我會做命理的工作做到老」,訪問一個多小時,
她此時才露出很幸福的表情,
「也許單身直到五十歲,
在業界成為一個比較有名氣的老師,
帶讀書會、演講,有一批人在我身邊,
可以把人類的心靈提升到某一個階段,
這是我想做的事情。」
聞山自家焙煎咖啡館
三十七歲前,沈嶸演戲主持忙著跟父親搞對抗;
三十八歲後的沈嶸,
忘情棄愛努力讓自己變成業界第一神婆。

化妝:小董 
髮型:IVY(倪萱髮藝02-27020538) 
造型:李軒宇(四囍樂造型工作室) 
服裝提供:BALLY、FENDI、LOEWE 
場地提供:台灣人權景美園區、聞山自家焙煎咖啡館


站在曾是軍事監獄法庭的沈嶸,心裡頭有兩個她互相拉扯,一個是想追求人生大愛,另一個則是放棄對人性的信任。


喜愛研究命理塔羅的沈嶸,希望出獄後下半輩子都能以此為業。

撰文:田瑜萍 
攝影:叢日 
攝影協力:王聰賢
編輯︰周彥甫 
資料︰溫雅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