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國華台股教戰

緣盡情未了

日本的浮世繪的版畫印刷品在19世紀,被當成是陶器的包裝紙或打包填充物出口到歐洲各地,一幅幅色彩華麗、筆調活潑與構圖大膽的廢紙被歐洲人驚為天物,被日本人棄之如敝屣的浮世繪大作就一幅幅地撼動歐洲畫檀,其中荷蘭畫家梵谷就曾經臨摹歌川廣重的「大黑屋錦木江戶一丁目」與「大橋驟雨」等大作,除此,莫內、馬奈、雷諾瓦等印象派畫家,均受日本浮世繪的影響;梵谷個人的珍藏品中就有大量的日本歌川派浮世繪,而梵谷湛藍的天與金黃的太陽花,可說是取材自日本的浮世繪。

沒有不散的筵席


然而在日語中,「浮世」卻帶有對閒士遊俠等非主流人物的鄙夷意味。而大師「東齋洲寫樂」的起落更是傳奇,寫樂繪師用大量的色彩、誇張顯目的人物表情將浮世繪畫帶入另一個前衛的領域,而這位寫樂大師只用短短的一年間便發表了數百幅作品,然後從此消聲匿跡,成為世界美術史上的公案。
這個專欄快要寫滿一年,我從事網路筆耕也即將滿兩年,自己在壹週刊發表了52篇文章,也在網路上發表了1,000多篇文章,才猛然發現自己用特殊筆調與角度寫投資理財,用大量人文與文學的手法寫總體經濟分析文章,深覺不受一般散戶甚至法人所喜,創作至今有股200年前浮世繪畫匠的孤獨與悽涼,除了無形中耗損自己的精神體力,也無端的成為公眾人物遭人指點,而我卻除了稿費與版稅外,沒有因此而賺取額外的報酬。
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總幹事黃國華選擇走回從前,走到一個沒有媒體的世界,也感謝一年壹週刊給我的完全言論空間,以及讀者(如果有的話)的支持,一年來的文章內容,有收穫的讀者不必言謝,對我不滿的讀友也請包涵,被我批判的公司與個人也請體諒我「為公」的無私立場;東齋洲寫樂的藝術價值不在於他畫了多久或當了多久的浮世繪大師,而是他留下了什麼作品,不是嗎?

不多我一個專家

替壹週刊寫本專欄一年以來,讓我完全對壹週刊徹底改觀,以前一直認為這個週刊不過是家扒糞、揭人隱私的不入流刊物,然而,一年來,我領略到他們對專業作者的完全信賴與百分百尊重,除了幫我修改錯字與美化表格以外,沒有任何一句話或任何暗示企圖引導我的多空方向與創作空間,一年來的合作,體會到壹週刊的嚴謹態度與高標準的道德要求,可以說專欄作家與媒體間關係的最美好境界莫過於此吧,能在這個刊物寫專欄,比起其它刊物,只能用作家的天堂來形容呢;只不過,我個人早已厭倦投資理財專家甚至大師的這種抬頭與稱呼,今日的台灣股市,大師與專家如過江之鯽,多我一個不算多,少我一個也不會有一絲損失。

台股將回歸軌道

既然是最後一篇專欄,就如老媽嘮叨般地叮嚀,台股從來不曾獨強於全球股市,過去少數幾次與全球疲弱股市相背離後,終究要回到世界的軌道,如1997年7月亞洲金融風暴爆發後一年,台灣正沾沾自喜地誇大對金融風暴免疫的政績後,就在亞洲各國漸漸恢復元氣的1998年第4季,台灣卻發生了史上最強的本土金融風暴,4個月時間超過40家的上市櫃公司跳票倒閉;更近期的有,2004年1到3月,全球股市受到中國宏觀調控與美國升息的衝擊而陷入空方泥沼,台股在當時卻逆勢上漲成為全球最強股市,好景不常,當年4到8月立即就邁向全球總經走空的軌道,補跌幅度達26%。
如果替自己這一年來的專欄爬文打分數,我打了60分,雖然專業度、文字洗練程度都不及格,然而自豪的是完全將私欲拋開,客觀的寫完一年52篇專欄,沒有配合中小型股票之主力出貨,沒有利用這個專欄替自己謀取不當私利,就值得後半輩子去回憶與品嘗了。停寫這個專欄,彷彿與深情戀人分手般的苦澀,但是我為了下一個人生目標,不得不停止這個專欄,請喜歡我的朋友等候半年,半年後,財經的黃國華將蛻變成文學的黃國華。

(編按:「黃國華台股教戰」至本週告一段落,本刊下週起將推出新的台股專欄,敬請期待。)

黃國華

台大經濟系畢。曾任泛亞銀行襄理、大眾證券自營部副總,台股投資經驗二十年,自二○○六年二月起,
以「總幹事」為名經營部落格,著有《總幹事的投資筆記》、《金色巨塔》、《交易員的靈魂》、《收盤後的人生》等四本書。

撰文:黃國華
編輯:褚親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