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與偏見

心有不甘之災難

黎智英

people@nextmedia.com.tw


插圖.詹震寰

早陣子香港股市在二萬三千點至二萬五千之間大幅上下。今天,有些似是而非,或稍為利多的消息,琤肏數便飆升幾百點。明天,稍有風吹草動,便跌幾百點。股民彷彿習慣了大幅上下,都處變不驚了。難道他們已練就刀槍不入、輸跌不驚的金鐘罩或身懷別的更高深的炒股神功?
當然不是。他們貌似泰然自若,這種表現絕不是什麼神功,而是自我麻痺體現的遲鈍。到了這個階段,股市一如虎口,是個值得驚恐的時候啊,股民為何還奢望指數會突破二萬五千點,迅速再次朝四叔(李兆基)預言的三萬三千點進發?四叔真的是神仙嗎?你想得美呦。
好啦,昨天琤肏數終於跌破了二萬三千點,報二萬二千五百零一點。早前好些人仍然對股市抱着希望,因為他們在股市三萬多點時賺過不少錢。指數已跌了近八千點,他們條件反射、心有不甘地迷信四叔是吃飯神仙,到如今這些人都應該醒過來吧!
請不要相信分析師們說的decoupling。這只是個自我安慰的自圓其說吧。美國的次級房貸、保險和銀行信貸危機怎可能不殃及香港股市?若然金融市場已全球化,那麼作為資訊的一部分,金融活動又怎會不是牽動全球的?美國面對金融危機,香港股市豈能倖免?
解決這金融危機的辦法是按風險高低重估所有金融衍生工具、銀行信貸和保險信用的價格(risk repricing)。這過程才剛開始,還要持續一段頗長的時間才會完結,其間會發生不少出人意表的恐慌事件。到爆發這些事件時,美國的股市一定首當其衝。作為國際金融中心,香港到其時又豈能避過厄運?
香港股市在二萬三千至二萬五千點間的窄幅徘徊,那只是炒家們心有不甘、頑抗死撐而已;到壞消息陸續爆發(不一定源自美國,中國大陸也可以出問題),炒家初則虛怯,繼而恐慌;兵慌馬亂之際,股市大跌是一點也不出奇的。
很多專家認為,美國聯準會一再減息刺激經濟,又為銀行體系注資;加以中東、新加坡以至中國的國家投資基金注資花旗、美林等出了問題的美國金融機構,而紐約州政府更又注資保險債券的公司以紓解危機,故此美國經濟理應不致放緩、可以避過衰退的。不過我認為這只是一廂情願的想法罷了。這些措施是否足以解決當前的問題,實在大有疑問。不用說,現今金融市場還在重估風險,為各種金融工具重新議價,牽連之下,將會有更多的問題浮現出來。
到底整個金融體系還潛伏着多少像次級房貸、銀行信貸和保險公司等有待重整的問題,仍然是未知之數。那麼誰又知道什麼時候美國金融體系才可以安然渡過危機?面對這些無從計量的負面因素,美國股市只會繼續不斷尋底,那麼香港的股市又怎能不跟着下滑?奢望瓻在二萬五千點水平反彈的股民,你們不是像阿嬌那樣天真、幼稚吧?
往灰暗處想,若然美國的債券保險公司面對的問題進一步惡化,紐約州政府的救亡措施恐怕也不管用。那麼,這些保險公司過去的AAA評級光環又怎不黯然失色,繼而令美林、花旗等機構發行的債據喪失保障,以致要進一步大幅撇賬,甚至面臨倒閉?萬一他們真的倒閉,其後果又會有多嚴重?

還有,美國的消費者早已債台高築,而空置樓宇還在不斷增加;影響所及,樓價繼續下挫在所難免,這又焉能不打擊消費以致拖垮整個經濟。這些可能性都不可以排除,美國經濟跟股市一脈相承,而香港股市跟華爾街緊緊銜扣,那麼香港股市的前景又焉能叫人樂觀?
不過,若然你買股票是作長線投資的,那麼fine,最終你必然是會賺錢,甚至賺大錢的,只要你手上所持的都是穩健的大公司股票,你便沒有什麼好害怕的。
這是個資訊發達的大時代,人們的創造能力超高,市場效率前所未見,故此這也是個經濟最興旺的時代。活在其中,穩健的大公司是一定會賺大錢的,那麼這些大公司的股票又怎會不值錢?
在資訊發達的大時代,你只要有個好念頭,就算沒有人理睬你,你也可以將它放到網上,便馬上會吸引到不少人的注意。事實上,不知有多少人寫了很好、很有用的軟體,放在網上任人免費下載。他們提供有用的服務,雖然得不到即時的金錢回饋,這些好主意是不會被浪費掉的。這些好主意讓全世界毋須付出成本便得到效益,無形中是提高了整個世界的效率。
於此可見,這是個創意最寶貴的時代,也是個好的創意不會被浪費、免費創意產品全面競爭的時代。在這樣的時代,產品的增值門檻不斷提高,而創意產品市場的效率也就相應提高。在這個時代,生產能力有多蓬勃,可想而知。在這般興旺的市場壯大而又穩健的公司,他們會多賺錢,那又還用說嗎?
但是,如果你手上所持的是大陸大公司的股票,那麼你便要當心了。無論大陸公司的規模有多龐大,外表上是多穩健,都可能只是虛有其表,敗絮其中。這些公司在中國急速經濟增長中崛起,未真正受過經濟、金融或股市低潮的考驗。在經濟大旺、人心振奮的高潮下,他們當中有多少是因為野心大、過於貪婪而冒進投資而種下禍根的?
未經考驗,這些禍根都會被掩蓋着不為人知。可是興旺燦爛的外表下又埋藏了多少瞞天過海的貪污惡行?大樹肯定是有枯枝的,到興旺的形勢逆轉,必定會浮現出不少災禍性的問題和醜聞來,到其時那些大陸大公司的股票又會跌得多悲慘?誰又敢去想像那會對香港股市帶來多大的災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