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人

低才能跳高 中鈞建設總經理陳再河


呂秀蓮副總統參觀過的中悅帝寶,接待大廳貼滿金箔,貴氣逼人。

料峭寒冬難得陽光燦爛的近午時分,我們來到桃園南崁俗稱「中悅村」的吉林路和中山路一帶。雕工繁複的圖飾和巨大的石柱燈座向兩側延伸,保全人員瞪大獵鷹一般銳利的眼睛環顧四周,穿著輕便運動服卻掩不住一身貴氣行頭的婦人,牽著名貴的杜賓狗,悠閒地在人行道上散步。

華麗 呂秀蓮心動

陳再河鼻梁下一弧瀟灑的八字鬍,陽光下格外醒目。彎下腰,叩叩叩敲了敲中悅社區大門口石材拼砌的階梯,陳再河說:「別人的石材裡面是空的,我們的都是實心的。」「迴車道上方的天花板都砌崗石,你在台灣找不到了。」
說著,他手機忽地響起。「是參事嗎?什麼時候來?…我會在接待中心。」掛上電話,他噤口不語,我追問,他沒肯說,猜想是前些日大陣仗去看「中悅帝寶」的副總統呂秀蓮,後來透過管道查證,Bingo!呂隔天果然去看了南崁「中悅新天鵝堡」。
讓副總統動念購新屋的中悅建設,客戶多半是台商、中小企業主或醫生等高收入族群,董事長李兩平本一介木匠出身,目前除中悅建設外,旗下還有中鈞、中麓、中森等品牌,二○○七年營業額一百三十億元。
然而李兩平低調到不行,應付媒體的事,近二年全交由心腹大將、掛名中悅機構旗下中鈞和中麓建設總經理的陳再河。


「你看,這階梯都是實心的。」陳再河賣力地推銷中悅豪宅,他也因為苦幹務實,從打工夥計爬升成老闆的合夥人。

陳再河小檔案

年齡:49歲(1959年8月20日生)
學歷:中國市政專校(現中國科技大學)土木科
經歷:巨東建設、中信房屋、太平洋房屋(店東)、甲山林廣告
婚姻:已婚,育1子1女
最喜歡:享受天倫之樂
最討厭:交際應酬

專校時期的陳再河還沒有留起鬍子,模樣青澀。(陳再河提供)


轉業 揮別鐵飯碗

一九五九年次的陳再河,出生在淡水北新庄貧窮農家。國中後考上中國市政專校(現中國科技大學)土木科,畢業後通過特考,進入台灣省地政處,分發到規劃總隊做大地測量。「整整二年都待在深山裡,測量山與山的三角點。」他從那時候開始留起鬍子,造型粗獷,因為山裡只有同僚和煮飯的歐巴桑。然而深山生活讓他自問:「這是我要的生活嗎?」
一九八三年左右,他決定辭掉地政處的公務員生活,到巨東建設應徵。「以為自己的土木專長跟建築相關,於是挑了『建設公司』去應徵,哪裡知道巨東是賣房子的。」
他只好調整心態,做起「牽鉤仔」(房屋仲介),卻也學得不少低買高賣賺差價的房市投資。「我只鎖定大馬路旁或第一條巷子的住宅。」正好碰上一九八七年房市景氣,他曾擁有數千萬元身價,但三年後碰上一九九○年股市崩盤,房價大跌。
他收掉房屋投資生意,放下身段到甲山林廣告應徵業務專員。 甲山林副董事長張瀛珠回憶說:「他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做什麼事都認真。」


「台北豪宅的住戶都叫得出名號,但我們這裡的多半是錢飽飽、不喜歡出名的。」陳再河對台北與桃園豪宅客,做此對比。

屈就 被人當阿伯

「我這人是跌跤沒關係,腰彎得下。當時做房地產虧光錢的朋友,成天拿著總經理的名片充胖子,晃到現在還晃不出名堂。」
一九九七年,太太在娘家桃園市買了房子,疼老婆的陳再河循著報紙廣告,到中悅建設應徵業務專員。「那時我已經三十六歲了,和董事長一樣年紀,同事都以為我是來打混養老的。」
碰上房市低迷,中悅亟欲轉型,李兩平原在中壢蓋一般住宅,為尋找藍海,決定反向操作進軍豪宅,在南崁推出先建後售的「中悅花園廣場」和「中悅班芙春天」,由於使用義大利進口石材,加上炫目的穹頂、廊柱、水晶吊燈,雖然單價比行情貴上四、五成,卻賣得不錯。
桃園業者說,李兩平擅於操作財務槓桿,用有限的自有資金,高額的融資買地蓋房子,但也小心保守,一個工地賣得差不多了,才會買下一塊土地。過程中,陳再河的角色日益吃重。「董事長做木工出身,工程細膩的地方他掌握得住,我仲介、代銷都做過,客戶怎麼想,我比較了解。」陳再河在台北房地產圈打滾多年,遇上想掙脫區域型建商思維的東家,很快找到自己的位置。

撇步 摸透頂級客

「頂級客層要什麼,我很了解,游泳池(長度)一定要二十五米,二十四米感覺就是差了一大截。買愈大坪數的客戶愈單純,平常不會在大餐桌上吃飯,在起居室看電視的時間會比客廳多,這些都是經驗。」陳再河領著我們在「中悅國寶」二百坪實品屋裡走晃,四處金光閃閃,看得頭都昏了。
然而中悅的房子外型都金碧輝煌,喜歡的人說古典有品味,不喜歡的說「聳」。「這種外牆磚反而貴啊!是一般的六倍。」審美觀人人不同,陳再河一語帶過,但我提到台北市區豪宅建材都不錯,他的音調倏地拉高:「客戶自己選配的另當別論,標準建材要比我們好的…沒有吧?」
前宏盛建設董事長許東隆催生過每坪一百萬元的台北「宏盛帝寶」,看過中悅房子的許東隆,不願比較誰蓋的「帝寶」比較好,只說:「他們(中悅)確實帶動一股風潮,這是好事。」
一九九九年,台灣發生九二一大地震,房市重挫,加上誤判情勢,南崁長榮大樓旁邊的辦公大樓滯銷,中悅因而財務吃緊。陳再河說:「當初只規劃一百五十坪和二百坪二種,買方都只要一百坪以內,要我們切割,還有企業要求變更規劃,我們寧可都不賣。」空有房子換不來現金,他們興建中的房子也被迫停工。


中悅建案的泳池一律長二十五米,與國際比賽標準短池規格一樣。

共苦 三月沒領薪

「那個時候幾乎天天跑三點半,隔年甚至把『中悅四季』等,原本一坪想賣二十萬元的住宅,用十五、六萬元賣掉。」那時陳再河不但二、三個月拿不到薪水,還要幫著老闆到處籌錢。他說:「別家俗(便宜)也沒人要,我們降一些就有人搶,最後連一張票都沒跳。」
公司危難當頭時,陳再河沒有臨陣逃脫,李兩平在二○○一年危機慢慢解除後,陸續成立子公司,讓陳掛名中鈞、中麓二家子公司總經理。桃園房地產業者形容他是個「逆來順受的人」,但在嚴峻的李兩平手下挑起那麼大擔子,「壓力夠他受的了。」
都說伴君如伴虎,和老闆相處,都要聽命還是敢大膽進言?「第一次的建議,經理人一定要完整表達,」陳再河說:「不能因老闆強勢,永遠順著他,但最後的定案(權力)一定是老闆,這要拿捏。」
二○○五年起,中悅建設大量購地,從桃園市中正藝文特區買到台北縣林口重劃區、三峽北大重劃區和新莊副都心。陳再河習慣性摸了摸八字鬍說著:「以前不懂養地,房子賣出去後什麼都沒有,現在有一萬五千坪土地,新莊的還在整合,三峽和桃園市藝文特區都開始推案了。」


太太張麗敏從金融業退休後,專心從事彩繪工藝教學,陳再河曾陪著去日本取經。


陳再河蒐藏名錶20多年,除勞力士(下排右1)外,還有CONCORD(君皇錶,上排左1)、芝柏錶(下排左2),最近戴在手上的是下排右2這只積家錶。


積家空氣鐘機械工藝巧妙,靠感應溫差就能永恆運轉,是陳再河的珍藏,約四十萬元。

豪宅 嬌妻不想住

太太張麗敏在救國團教彩繪,二人是陳再河做房屋投資時認識的。「她來看一間房子,但已經賣掉,正想要送客,她說讓她再看那間房子一下也好。」沒想到,就多看了二十幾年。最近他想趕緊搬進公司蓋的房子,搭個電梯下來就是辦公室,偏偏老婆喜歡桃園市中心住了多年的透天別墅,都說妻命難違,也只好先忍下衝動。
千萬新居布置妥當,等男女主人帶著一雙兒女入住。也不用那麼急了。從當年那個打赤腳的農家小孩,到竄出頭的打工仔,不也等了四十年了嗎?

後記

陳再河除了打高爾夫球,還收藏名錶,大約20多只。鑽錶人人愛,他卻對造型簡單的機械錶情有獨鍾,手上戴的是20多萬元的積家錶,家裡還有一座台灣罕見的積家空氣鐘。
「永遠不必上發條,藉由空氣摩擦和溫度變化,就可以千年百年一直轉。」陳再河念中國市政專校時便是錶痴,當年買的一只精工錶還保存至今,他說:「我喜歡觀看機械精密地運轉。」
老闆一天到晚把「施工精準」掛嘴邊,沒想到這個逆來順受的打工仔早在學生時期,就預習了功課。

撰文:楊欽亮
攝影:許添瑞、黃敏建
編輯:吳宜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