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內幕

警監控出槌 銀樓老闆枉死


銀樓老闆林進丁,上月二十三日遭歹徒開槍打死,警方卻遭質疑為了績效,未在第一時間抓人。

二月二十三日晚上七時,有二名蒙面持槍搶匪,闖進雲林西螺的「金裕福」銀樓,猛開三槍打死老闆林進丁,再洗劫店裡八十多兩黃金後逃逸。
但僅僅一個小時內,警方就在彰化的汽車旅館發現嫌犯,雙方對開百槍,最後主嫌李廣勝飲彈自盡,親身參與的員警事後說:「感覺好像在演電影一樣。」檢警風光地偵破這個強盜集團。


警方在二林的汽車旅館截捕歹徒,雙方發生激烈槍戰。

搶匪行蹤 早掌握

但據本刊調查,警方其實早在一個多月前,就已掌握李廣勝強盜集團的行蹤,卻因跟監員警判斷錯誤,在關鍵監控過程中「出槌」,才讓銀樓老闆林進丁不幸枉死,警匪槍戰的震撼場面背後,其實隱藏著許多問題。
本刊調查,行凶的李廣勝集團成員四人,都是去年十月總統大赦所放出來的假釋犯,李廣勝和共犯張中山,原本是台東監獄的獄友,李因吸毒缺錢,獲釋後經常慫恿大家:「幹幾票大的,以後就不用這麼辛苦。」「搶我進去搶,你們只要負責把風、開車就好。」
去年十月底,李廣勝就夥同張中山等三名共犯,先在彰化埤頭持刀搶劫一家銀樓,得手八十兩黃金後,購買了多把制式槍械;今年元月,該強盜集團食髓知味,又前往北港做案,再度得手六十兩黃金。此案後,雲林警方即和刑事局組成專案小組,展開追查。
檢警後來靠手機通聯鎖定這個集團,發現他們的落腳處,是位在彰化二林的「華倫」汽車旅館,李廣勝集團做案前,會先在旅館的「二○七」號房分派任務;得手後,也會回到二○七房分贓。
警方鎖定強盜集團行蹤後,開始展開密集監控,除了大手筆長期包下二○七號鄰房的二○六、二○八號房,還曾利用深夜,偷偷在嫌犯駕駛的車子底盤,裝設了GPS衛星定位系統,同時,每天派二至三班人,輪流掌握嫌犯的動向。


案發銀樓是西螺30年的老店,由於沒有監視器等防盜設備,成為李廣勝集團下手的目標。

警方養案 銀樓老闆枉死



警方追查李廣勝強盜集團,持續監控他們位在汽車旅館的落腳處,並在歹徒車上裝GPS定位器。


二月二十三日,警方研判歹徒沒有動靜,大部分人員回家休息。


歹徒在當天犯案,前往西螺金裕福銀樓,開槍打死老闆行搶。


警方隨後趕回汽車旅館攻堅,與歹徒發生激烈槍戰。


李廣勝集團下手凶殘,一進入銀樓就朝老闆連開3槍,手法殘酷罕見。


犯嫌李廣勝與警方對開近百槍,最後自知不敵飲彈自盡。李廣勝與同夥都是去年大赦放出來的煙毒犯,對此家屬痛批政府亂搞。

李廣勝小檔案

年齡 36歲

前科 毒品、強盜

案由 去年10月獲大赦出獄,與獄友組強盜集團在雲林、彰化犯案,上月底槍殺銀樓老闆後,遭警方圍捕開槍自盡。


快速偵破 疑養案

對歹徒掌控如此清楚,警方卻遲遲不願抓人,主要目的就是為了把案子「養」起來,等一場槍戰來「破格」。意思就是,曾在現場參與大型槍戰的有功員警,都有較大的機會得以「破格」敘獎或晉升。
參與此案的警方研判,李廣勝是毒蟲,常需大筆金錢購毒,他一定會再犯案。一旦歹徒動手,警方再隨後跟上,到時一定會發生槍戰駁火,這種參與「大戰役」的功勞,和單純抓到強盜集團的論功行賞就大大不同。
據本刊了解,負責監控李廣勝集團的警方,在二月二十三日案發前,不少人已經連續跟了歹徒一、二個禮拜,為了養這個案,都沒有好好休息。
二十三日是星期六,帶隊的主官研判「歹徒今天不會有行動」,所以就讓大家「回家休息」,卻沒想到李廣勝竟選在當天晚上動手,參與此案的員警私下表示:「真的很意外,出事時大家都傻眼了!」後來,警方緊急召返已回家休息的幹員,根據通聯,研判李廣勝已回到汽車旅館,馬上調集霹靂特勤員警,晚間八時,大批警力團團包圍旅館,準備以優勢火力進行攻堅。
李廣勝等人當時正停車入庫,但警方從四面八方一擁而上,隔著三公尺外對空鳴槍,並喝令歹徒下車,不過對方沒有動靜,警方等了一分鐘後,開始對歹徒的座車輪胎開槍,這時李廣勝等人決定還擊。


案發後,警方1小時內就趕往汽車旅館,神速破案引發外界「早有監控」的議論。

為求績效 警方不擇手段

2007.04 台北市刑大偵查員詹元昌吸收毒販當線民,不定期拿錢給毒販去買賣,除自己從中獲利,還順便逮捕其他的小毒販當績效。

2006.12 台北縣連續爆發3起績效造假案,員警買通民眾,要他們在廟口玩「象棋麻將」,再前往取締,由於賭客的口供漏洞百出,最後被查出造假。

2005.08 台北市中正一分局員警杜宇,涉嫌拿小電腦給男子賴炳男,要賴到處尋找贓車,每查1台給獎金300元,由於賴是慣竊,被懷疑「左手偷車,右手尋回」。

1998.08 竹聯幫捍衛隊長孟憲祥,指控士林分局為求績效,出錢購買2把手槍,由他的手下出來頂罪,共有6名官警遭判刑。

1997.08 白曉燕綁架案嫌犯林春生,在台北市五常街與警方發生槍戰,建國所主管張富庠當時並未到場,但卻偽造自己到場、還開了3槍的報告,後被依偽造文書罪移送。


警界為求績效常不擇手段,當年「白曉燕命案」,警方追捕林春生引發的五常街槍擊案,就有員警假造開槍紀錄,打算分一杯羹。

銀樓老闆 枉喪命

雙方就在旅館發生激烈槍戰,凶狠的李廣勝陸續被打中右手及肩膀,最後發現無路可逃,只好朝自己太陽穴開槍自殺;張中山則是腰部、背部中彈,第三名共犯洪源則是嚇得臥倒在車底,與另名在房間裡接應的徐育德一起被捕,從案發到破案,警方只花了短短的一小時。若非警方早就掌握這些歹徒行蹤,怎麼可能一個小時就破案?
據本刊調查,養案一直是警方的惡習,一名資深刑警表示,養槍擊犯並不容易,因為搞大之後,得承受輿論和上級的壓力。最重要的是「要有把握一定抓得到」,有些警察養到後來無法收尾,反而弄得灰頭土臉,「這種事不是隨便可以玩的。」
枉死的銀樓老闆林進丁,在西螺當地已開了三十年的銀樓,由於死者有輕微中風,加上出入口未裝鐵門,周遭也沒有監視器,李廣勝一夥人經過多次勘察,選定這家銀樓下手。案發後老闆已在本月初出殯火化,但家中仍充滿哀淒,經營多年的銀樓也就此歇業。


搶案發生一小時後,警方破案,並起出李廣勝集團擁用的大批槍械。

警求績效 民何辜

獲知警方監控出槌的林家人不滿地說,如果林進丁真是因為警方要績效而白白犧牲,「這些功勞他們真的忍心報上去嗎?」他們更痛批,這批煙毒犯,當初根本不該為了政府作秀,就把他們放出來,幾個地方民代,也表示要替林家向警方討公道,有意向相關單位申請賠償。
警方強調本案是「證據不足」,所以才沒法抓人,但一名地方民代表示,這種強盜集團,若非警方已經掌握狀況,根本不可能動用大成本、全天候派人跟監。
這位民代也說,警方以往辦很多案子,都是監聽到有線索就抓人了,「也常發生有檢警請搜索票前往現場,結果一無所獲的狀況。所以證據不足不能抓人,根本不能成為理由。」
警方為了追求更好的績效,坐視擁有強大火力的強盜集團不抓,「期待」他們再幹一票,好讓他們以槍戰爭取功獎,這次銀樓搶案的結果,雖然讓他們「如願以償」,但彪炳戰功的背後,卻染著一條無辜人命的鮮血,讓人感到強烈的遺憾和質疑。


死者的兒子心情沉重,認為自己的父親是無辜枉死的。

警方回應

專案警方表示,這批強盜集團居無定所,警方經抽絲剝繭,才陸續發現其中1人的行蹤,汽車旅館只是一個聚點,警方為追查對方身分,確實租下207兩旁的房間監控。不過23日案發當天,並沒有員警全部回去休息的情形。
警方也強調,歹徒每次做案,都是先開自己的車,再去偷贓車來犯案,所以裝GPS根本沒有作用,全案是因「缺乏證據,鄉間小路跟監不易」,才沒在第一時間抓人。警方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偵辦此案,發生這種事大家都很遺憾,但絕無養案要績效的事情。


專案小組掌握歹徒住在207房,很早就租下隔壁的206和208房進行監控。

【撰文:社會組 
【攝影:攝影組、蘋果日報 
【繪圖:繪圖組 
【編輯:編務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