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觀點

看政客下台


民進黨政府即將下台,數以千計的公職人員要另找頭路,許多人惶惶然不可終日,與八年前國民黨如喪家之犬,沒有兩樣。政客得勢時擺出不可一世的派頭,一旦失勢,就如喪考妣,這種現世報,讓老百姓產生幸災樂禍的快感。
這種現象最明顯的莫過於立委,許多立委把國會殿堂當作私設刑堂,隨時把大小官員找來羞辱,公報私仇,他們經常用預算來掐住行政首長的脖子,他們說起話來不是聲嘶力竭,就是咬牙切齒。一般社會文明的規矩,在他們身上都消失了,他們自動升格為大國民,不受社會倫理的約束。
但有一天,他們落選了,他們的世界完全改觀,他們先躲一陣子,以旅行、進修、充電為藉口。實際上,只是不敢面對現實。他們發現以前的一技之長早已消失,所有的朋友也不見了,他們找不到工作,找不到原來的自己。
民進黨的大老們,早期有艱辛的奮鬥生活,生命韌性和適應能力仍在,但是年輕一輩的綠朝新貴,包括助理和幕僚在內,太早嘗到權力滋味,習慣精英階級的生活品味,突然發現自己必須到職場找工作,但曾經滄海難為水。只能繼續在政治圈中打轉,等待下一個熱氣旋的出現。
不少學運世代的新貴,跟著民進黨的熱氣旋上升而暴得大名,他們以專業政治人自許,準備出將入相,管理黨國大業,把台灣政治劃入事業版圖,可惜,他們的顧盼自雄,很快就要落幕。
權力的腐化都在不被人注意的小角落發生,政客的言行、穿著、生活習慣,逐漸與社會脫節,價值觀和人生觀逐漸改變,這個時候,就是應該政權輪替的時候。
民主國家的政客,不會有官架子,也看不到官威,他們做官只是服公職,不論做多大的官,也隨時準備回到民間,回到本業,恢復平民生活,他們當再大的官,也沒有人回家祭祖,沒有人以為他們祖上積德。
台灣的政權輪替次數太少,當權者不知謙虛,以為可以長久執政,在野者不知節制,以為必須為反對而反對,立委以為必須凶悍,否則無法建立權威。治療這些弊病的最好藥方,就是加速政黨輪替,讓大家知道立委和做官都只是服公職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