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號頭條

第三代全面接班 萬海大變革


萬海是排名全球20大貨櫃輪商,以經營亞洲市場線為主。

全球排名二十大的貨櫃船商萬海航運,今年將由陳家第三代陳柏廷接任董事長。陳柏廷是第二代老三陳朝亨的三子,早年即過繼給伯父陳朝傳,目前是萬海航運副董兼總經理。四十二歲的他是黃金單身漢,隨著他接班在即,原先家族長輩要求他「先成家後立業」的願望恐怕落空。
問到對陳柏廷的期望,現任董事長陳清治揮揮手,「年輕人有年輕人的作法,既然退休就要放手讓他們做。」但隨即補充:「我們家族持股超過五一%,公司穩健經營,外界不用太擔心。」


陳清治卸下萬海董事長前,交出獲利70億元、每股盈餘3.5元的成績單。

汰舊船 盼兩岸直航

去年貨櫃輪受美國次級房貸風暴拖累,表現疲弱,以亞洲巿場為主的萬海,只有約八%營收來自美國線,相較以歐美航線為主的長榮海與陽明,衝擊稍小,摩根士丹利預估,今年萬海股息殖利率將達七%至九%。
萬海去年營收預估五百九十億元,獲利七十億元、每股盈餘三.五元,「萬海今年用油成本大約多出四十億元,但這些都在我們的風險控管中。」陳清治自豪地表示。
五年前,全球景氣自低檔爬起時,萬海訂購十九艘新貨櫃船,今年初已全數交船。目前萬海共有八十八艘船,其中五十九艘自有,二十一艘未動用貸款,陳清治說:「現在租船成本高,我們光是把自有船出租都賺錢,就算貨櫃船航運景氣轉差,萬海也只會搖不會沉。」業界表示,萬海這幾年以新船汰換舊船和替代租用船,有效降低成本,「如果現在訂同樣載櫃量的船,每艘至少要多二千萬美元,而且還不一定買得到。」
對於兩岸開放議題,陳清治表示:「做生意是區域和規模愈大、效益愈好,當大家有經濟區的觀念,多數的貨品可以自由往來,貨自然就多了,對貨櫃航運業當然是好。」陳清治看好今年航運景氣,認為全球運務需求不會比去年差。


包括陳朝亨在內的陳家第二代,將全面退出萬海董事會,完成世代交班布局。

陳柏廷小檔案

現職 萬海副董兼總經理、士紙副董、八仙樂園及萬海慈善基金會董事長
年齡 一九六六年生,四十二歲 
婚姻 未婚 
宗教 密宗
家世 原為泰安產險董事長、萬海董事陳朝亨三子,過繼給士紙董事長陳朝傳
學歷 美國舊金山大學企管碩士
經歷 一九九二年出任士紙董事、萬海董事長特助
一九九九年先任萬海副董,不久即兼任總經理至今
二○○四年出任士紙副董
二○○六年任八仙樂園董事長


陳柏廷任萬海總經理多年,今年將獨當一面,正式接掌萬海董事長。

運香蕉 買士紙起家

萬海在業界向以保守經營著稱,這跟萬海創辦人陳勇的作風有關。
陳勇原是船員,載運貨物往返淡水與廈門,後來,陳勇供應稻草給紙廠,他曾看著台灣紙業公司士林廠,心想:「我要是能買下有多好。」
台灣光復後,陳勇與陳查某合組台灣青果運輸會社,出口香蕉至日本,拆夥後, 陳勇成立台實貿易,曾是台灣五大青果進出口商。後來政府開放紙業民營化,陳勇真的在一九六○年成為士林紙業的老闆。
陳勇又與新光吳火獅、永豐餘何傳與林坤鐘等企業家設立泰安產物保險;昔時政商雲集的國賓飯店,陳家也是創始股東之一;陳家並創立中聯信託投資公司,最後把持股賣給三重林家;又投資台鳳、味王、津津等食品業,後來陸續退出。一九六五年陳家投資萬海航運,日後與士紙成為家族二大事業主幹。
萬海股東、經營膳魔師的林文雄,當年從日本畢業回國,家族事業發生財務危機,陳勇曾勸他:「錢不重要,年輕人的名聲很重要,不要輕易倒閉。」這句話影響林文雄深遠。
陳勇有四子,老么陳清治大學讀物理,陳勇跟他說:「我們家沒錢蓋核子發電廠給你,你別再讀物理,以後到美國大公司學習,回來幫忙。」陳清治拿到麻省理工學院經濟博士,和李登輝同為蔣經國延攬歸國的學人,受聘稅改諮詢委員,與前監察院長王作榮、連戰親信徐立德是好友。


士林紙廠是陳家早期的主力事業,如今因土地廠房的資產題材再度翻紅。

險倒閉 兄弟出手挺

一九六九年,陳勇在陳清治結婚後,以抽籤決定分家,除了公司外,還包括大筆土地與現金。當時士紙當紅,因此四兄弟都有份,但交由老二陳朝傳與女婿李水清負責;老三陳朝亨則經營泰安產險跟中聯信託;剛起步的萬海交由老四陳清治管理。
陳勇常告誡兒子:「人死後,錢也帶不走,做事業要穩健。」要求不能過度舉債投資。當時陳家兄弟想把事業做大,跟銀行借貸,陳勇對兒子說:「銀行是紙雨傘,可以遮日,不能避風雨。」規定貸款不能超過自有資金一半,還意味深長地說:「不要想做最大,世界永遠有比你更大的。」
分家後,原在台大教書的陳清治出任萬海總經理,「當年我差點把萬海做倒,幸好二哥、三哥出手相救。」萬海從二艘木材船開始,一九七六年開始貨櫃化,但八○年代航運業競爭,台灣經營日本航線的船公司倒閉四家,萬海資本額也快賠光。
當時,日本航線都是從關東繞到關西載貨,但二個口岸的載貨量不同,往返成本很高;陳清治的二哥、三哥出面,由士紙增資,幫助萬海渡難關。陳清治痛定思痛,一九八三年首闢關東關西分航,不僅縮短行程,還降低二成費用,使萬海業績暴增一倍。幾年前航運業景氣還未翻轉爆紅,萬海陳家還被稱為士紙陳家,如今航運業逐漸成為主體。


在2005年旺春輪交船典禮上,陳家第二代陳朝亨夫婦(左一、左二)、陳朝傳夫婦(左四、左五)、陳清治夫婦(右一、右二)齊聚一堂。左三為陳柏廷。




遇搶匪 鎮定化危機

在陳清治的商場生涯中,有幾次險境。一九八六年他獲商總頒發「優良商人」獎,竟有歹徒持槍到他辦公室勒索五百萬元,危難之際,他想起父親說的「不怕死的人最勇敢。」於是鎮定地跟對方說:「你搶錯地方了,航運現在不景氣,你知道船沉時,船長都是最後一個下船的,給你五百萬,我公司就要關了。」
歹徒沒料到他會這樣回答,一時愣住,陳清治趕緊談判,「不然這樣,我月薪七萬五,我先借支兩個月年終共十五萬元給你,只有這麼多。」最後歹徒拿錢走人,沒多久,歹徒被抓,警局還通知陳清治領回八萬元。
另一件事,則是他於一九九四年接手國民黨投資的中央貿開而前進越南,投資八千萬美元,隨著越南開發熱潮,如今已有二十二億美元資產價值。但二○○二年陳清治發現中央貿開帳目不清,控告擔任董事長的丁善理侵權背信,○四年九月全案正在協調時,丁善理突然跳樓身亡。
說到此事,陳清治很激動:「我擁有三成股權,卻連公司帳目都看不到,這幾年分紅也沒入帳,合理嗎?證據會說話,誰是誰非,總有一天會真相大白。」他還感嘆地說:「父親說不能過分相信人,我沒聽進去。」


陳清治翻開年報,回憶萬海40多年的發展歷程。

轉投資 好康互插股

陳家轉投資事業繁多,最為人關注的是○四年大幅加碼華航,但今年初已出脫近二萬張,面對記者追問,陳清治四兩撥千金地說:「這個有投資室專人負責,我不過問的。」
據了解,陳家曾找國際市調公司評估,報告中以港龍航空為例,即使兩岸開放直航,台灣航空公司的規模與成本還是難敵大陸航空競爭,加上官股遲未釋股,萬海才會獲利了結。
陳清治解釋陳家的投資原則:「我們兄弟各自有投資公司,二哥、三哥有不錯的投資,就讓我入股;我的投資他們有興趣就參加,主導者持股七成,其他人占三成,但不干涉。」
老三陳朝亨的兒子陳致遠,透過楓丹白露、誼遠等投資公司,在科技業投資了一、 二百家公司,陳清治也參與三成,但老二陳朝傳並未投資,因此,陳清治說:「不要轉投資高科技都扯上萬海陳家,二哥會不高興。」


陳朝傳女兒陳慧穎(右)、陳清治兒子陳力(左)將留任萬海董事,維持家族共治局面。

放開手 交棒拚慈善

陳清治說,退休後他打算專注於慈善及公益事業。「我跟柏廷說,要他拿一個董事長,來換一個董事長,唉啊!不要想太多,我說的是萬海慈善基金會的董事長。」
目前陳清治是勇源教育發展基金會董事長。他近年在越南蓋屋捐贈,有一次他到越南南部漁村,一對七十多歲老夫妻抱著他痛哭感謝,「這比賺錢有意義多了。」陳清治感慨地說。
陳清治的大兒子陳力擔任萬海總經理特助,陳清治交代他:「你的老闆是公司,不是我,對公司有貢獻就留下,沒貢獻就走人。」
陳力高中就被父親送到日本孤兒院訓練獨立,之後前往美國杜克(DUKE)大學念文學與戲劇,曾在西雅圖歌劇院擔任助理導演,後又到麻省理工學院念商學。「兒子跟我抗議,你從小訓練我獨立,但我想法跟你不一樣,你又發脾氣,這樣很不公平。」陳力曾投資一家科技公司,二年內賠了五百萬美元,陳清治說:「這是我們陳家的教育方式,要放手讓年輕人嘗試,最好能成功,即使失敗,也要從中學到教訓。」
萬海陳家從傳產走到高科技,如今新生代全面卡位,在景氣震盪中,同時考驗著二代經營者的智慧。


陳勇白手起家,他穩健保守的經營風格,影響後代深遠。(勇源基金會提供)



萬海一度加碼華航,成為最大民營股東,不過今年初已出脫獲利退場。


陳柏廷(左)是陳朝亨(右)的3子,從小過繼給伯父陳朝傳。

撰文:賴琬莉 
攝影:許凱迪、莊中隆、湯興漢、蘋果日報 
資料:李玉玲 
繪圖:游雅婷
編輯:徐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