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

翁女前夫控訴:馬父毀我婚姻 性醜聞衝擊大選


馬英九父親多年前的緋聞曝光,可能會衝擊大選。

馬英九陣營日前輕描淡寫地對外表示,競選對手可能會攻擊馬英九的父親馬鶴凌多年前的緋聞,但其實這只是馬陣營避重就輕的講法,馬鶴凌生前最嚴重的問題,不僅有一段不倫戀,其中還牽扯出二起司法關說疑案。

遭馬父 誣賴勒索
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馬英九二○○七年出訪印度時,一直有位神祕女子相隨,當時媒體以「超級馬迷翁惠美自費陪遊」來報導,但這一幕被住在竹東鎮的吳老太太看到時,她可是嚇了一大跳,心想前媳婦翁惠美怎麼會跟馬英九在一起?難道馬家父子都跟翁惠美有關係嗎?
翁惠美正是二○○五年馬英九父親馬鶴凌,在台北市延吉街心臟病突發處的主人。巧合的是,翁惠美這二年出國的行程,無論是美國舊金山、日本、新加坡或印度,都與馬英九行程重疊,不免讓外界質疑馬英九與翁惠美的關係,但經本刊調查及採訪翁惠美的前夫吳家政,發現翁惠美與馬英九父親馬鶴凌,有一段不為人知的婚外情不倫畸戀。
對於馬鶴凌的荒唐行徑,吳家政的母親非常氣憤,她痛批馬鶴凌拆散二兒子吳家政與翁惠美的婚姻,更誣賴兒子向馬鶴凌恐嚇勒索二億元,吳老太太當時到台北市忠孝東路二段一百號五樓,與擔任世界華人和平建設協會主席的馬鶴凌理論,馬鶴凌只說是誤會一場,讓吳老太太憤憤不平,最後只對馬鶴凌說:「我一個平民對你是無可奈何,但我相信老天一定會懲罰你!」


馬鶴凌生前與翁惠美的緋聞,意外引出司法關說疑雲。


翁惠美嫁入吳家後,在鄰居眼中是有了個好歸宿。


馬英九訪印度時,翁惠美首次現身,被說是「超級馬迷陪遊」。馬英九參觀印度胡馬雍古墓時,翁惠美在圖中右後方。


翁惠美不認為是馬鶴凌破壞她的婚姻,反而是前夫吳家政在找馬家的麻煩。




翁女承認 開房間

翁惠美的前夫吳家政談起這段往事時,更是氣憤,他說:「當年馬鶴凌已經六十六歲,翁惠美才二十四歲,二人年紀相差四十多歲,怎麼會搞在一起,我也想不透。」「當時翁惠美說與馬鶴凌是在福州街佳利旅社發生關係,而且馬鶴凌曾向翁惠美說:『我只有一個兒子(指馬英九),但這個兒子只有二個女兒沒有兒子,他希望翁能替他生個兒子。』」
對於吳家政的指控,翁惠美在接受本刊採訪時,承認有到佳利飯店,並表示:「他(馬鶴凌)是我的老師是一個長者,始終都是亦師亦友。」「當年他說青年輔導,有些是比較個人隱私的事情,不方便在餐廳裡談。」至於有沒有替馬鶴凌生小孩,翁則否認。與馬英九的關係,翁惠美表示,與馬家人本來就是朋友,而且馬鶴凌生前希望她要與馬英九相互照顧多多照應,出國只是巧合吧!


馬鶴凌與翁惠美發生不正常關係的佳利飯店。翁辯說,是在做青年輔導。

馬鶴凌在翁惠美住處病發

翁惠美接受本刊採訪時,對馬鶴凌病發事件,首度對媒體承認發生現場就是在她的住處。她表示,馬鶴凌之前就去過醫院很多次,那天在她家吃完飯後,就突然倒下去,她一直不願意提這件事。馬家人,尤其馬鶴凌的太太秦厚修、大女兒馬以南對她有誤解,秦厚修更是不能釋懷,但她都不介意。雖然馬以南對她有誤解,但馬鶴凌曾交代馬以南幫忙她到美國讀書,馬以南後來有拿俄亥俄州大學的簡章給她,至於馬鶴凌的另一個女兒馬冰如,就是她很好的朋友,馬冰如看過她寫的第二本書,還告訴馬鶴凌說:「你們(指馬與翁)志同道合。」後來她也遵照馬鶴凌交代要照應馬家,所以才會在馬英九出國的幾次「巧合」地都有她的身影出現。


翁惠美接受本刊訪問,坦承馬鶴凌在她住處吃完飯後,就突然倒下了,到現在她還不清楚是怎麼回事。

前夫撞見

雖然翁惠美目前否認與馬鶴凌的親密關係,但她曾對於馬鶴凌的輕薄不滿,當時還寫信罵馬鶴凌,信中寫道:「滿口仁義道德…私底下卻又不知欺騙貽誤多少青春年少純情無辜之少女…實在令人心寒…」並指馬鶴凌「城府之深」「老奸巨滑」無人能及,「舉頭三尺有神明…不報汝身者,必殃及兒女子孫…」
吳家政原本不相信,但一九八五年瑞午節前週末的下午,他去載翁回家後,翁情緒激動,淚流滿面的對他說她被乾爹欺負了,無臉面對家人,她對不起他等話,弄得他摸不著頭緒。不到半小時馬鶴凌就到家中,在客廳對吳說小事一樁,他會安撫翁的情緒,叫吳進去房間休息。
因為吳家政尊重馬鶴凌是長者,所以回房間,就讓馬鶴凌安撫翁惠美;但經過二、三十分鐘,怎麼客廳靜悄悄的,吳家政心中奇怪,就由房間門縫往客廳看去,居然親眼看到馬鶴凌與翁惠美二人緊緊的抱在一起,嘴對嘴的親吻!


翁惠美前夫吳家政指控馬鶴凌奪妻毀他一生,馬家欠他一個公道。

國防部 高層關切

吳說:「當時我衝出去,指著馬鶴凌大罵:『你怎麼可以這樣對待我們夫妻!』馬鶴凌反而惱羞成怒,叫我不要張揚,他這樣做是看得起翁惠美;只要我配合,保證未來無論是軍中或外面的事業都會幫忙,而且會安排翁惠美的出路。」「當時我擔心跟馬鶴凌翻臉,會遭到無謂困擾,所以只好忍氣吞聲,也希望馬鶴凌與翁不要再來往,讓時間來淡化。」
對於吳家政的說法,翁惠美否認發生過這些事,她淡淡的說:「他(吳)若看到我跟馬老師擁抱那部分是有的。」「親密舉動最多就是擁抱。」
可是事情並沒有就此平息,吳家政發現翁惠美經常深夜打電話聊了很久,懷疑與馬鶴凌並沒有斷,因此就到中央黨部後棟的馬鶴凌辦公室理論。吳說:「馬說跟國防部長鄭為元很熟,不要情緒不穩。我才回到空軍總部,署內組長就找我去說國防部長官打電話來關切,希望我情緒穩定下來,這也讓我體會到馬的權勢。」


翁惠美寫信罵馬鶴凌:「舉頭三尺有神明…不報於汝身者,必殃及兒女子孫…」


翁惠美前夫吳家政(右)指控馬鶴凌破壞他的家庭;他的母親(左)則認為馬鶴凌是仗勢欺人。


馬鶴凌(右)對翁惠美無微不至的照顧,讓太太秦厚修(左)對翁女有誤解。

軍官迎娶 師大生

現年五十一歲的吳家政,出身民風淳樸的竹東客家庄,父親吳勝唐是革命實踐研究院第一期的學員,曾任國民黨竹東民眾服務站主任。吳家政空軍機校畢業,因成績優異,一九八二年以科技軍官身分保送到成功大學航空工程系就讀。吳念軍校返家休假時,在朋友的體育用品社認識了半工半讀的翁惠美。
翁惠美是生長在新竹縣新豐鄉漁村的女孩,家中有九個姊妹,家境貧寒,在竹東高中夜補校以半工半讀完成學業,考上國立中央大學中文系,四年後以全系第一名畢業,並考取了國立師範大學中文研究所碩士班。
吳與翁二人相戀多年,在翁大學畢業後就馬上結婚,因為翁考上師大要到台北就讀,於是二人在台北縣永和市保福路二段買房子定居,吳也由新竹空軍基地請調到台北空軍總部擔任參謀工作。
翁惠美位於新竹縣新豐鄉的老家鄰居表示,翁家九個姊妹中,以老五翁惠美和老六翁素津二姊妹最會讀書,翁惠美當時到美國讀書,而翁素津則嫁到美國,翁惠美嫁的丈夫人很好,當時是個修飛機的,但是後來不知道為什麼離婚。


吳家政與翁惠美1983年的結婚照。

認當乾爹 教親吻

這一切原本相當美好,就與一般軍公教人員的家庭生活一樣單純,但一九八五年當翁惠美就讀研二時,在課餘時間替當時的立法委員吳延環,在國立編譯館從事四書編輯工作,因而認識當時的國民黨考紀會副主委馬鶴凌。吳家政說:「馬鶴凌相當欣賞翁惠美的學識,邀我們夫妻認他當乾爹,而這就是惡夢的開始!」
「當時翁惠美回家告訴我,她下課到中央黨部找馬鶴凌,馬鶴凌就以教如何跟先生親吻為由,叫翁惠美坐在他的大腿上藉機占便宜,但是我聽了笑笑不相信,因為馬鶴凌是個有身分地位又讀過聖賢書的長者,怎麼會欺負自已的乾女兒,我認為是不是翁惠美書讀太多了,自己在亂想,就不以為意!」


馬鶴凌在翁惠美住處心臟病突發時,翁惠美見到最先到現場的媒體,選擇躲避不願回應。

為留學 餐廳談判

但馬鶴凌介入還沒結束,「一九八七年翁惠美自研究所畢業,同時到德明商專擔任國文老師,但才教書一年多,翁惠美提出要到美國留學,當時我在軍中服務經濟能力有限,不表同意。」「但馬鶴凌向我施壓,他說翁惠美能夠讀書就應該栽培她、鼓勵她,當時住在美國的馬以南有寄美國大學資料給翁惠美;馬也說他可以介紹美國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的著名教授周策縱,做為翁惠美的指導教授,只要翁惠美學成返國,他可以把翁培養成類似洪冬桂女性立委,要我同意。」
「甚至於馬鶴凌主動用中華書局名義,匯入翁惠美在彰化銀行的帳戶五十萬元來取得銀行存款證明,讓翁順利取得美國簽證。」對於馬鶴凌一再介入,在翁出國留學前,吳找翁德明商專的同事、馬鶴凌與翁四人,在羅斯福路的天然臺餐廳談判,「當時馬鶴凌同意買一棟房子給翁惠美以及對我的事業上盡力幫忙。」對此,翁惠美說:「那是吳家政找馬老師談的,我當時在場。」她不願意正面回應。


吳家政為了自己的婚姻,曾在天然臺湘菜餐廳與馬鶴凌談判。圖中的牆上對聯正是馬鶴凌所提。

勸說離婚 當見證

吳家政說:「馬家人之中,馬以南是有正義感的,馬以南曾勸過翁惠美不要陷得太深。」言下之意,是希望翁離開馬鶴凌,他非常感謝馬以南的仗義直言。
「但翁惠美從美國返台不久,馬鶴凌卻來勸我與翁惠美離婚。他認為二人思想價值觀念差異大,社會地位不同,最後在一九九五年三月我與翁惠美簽字離婚,協議書上,馬鶴凌還簽字做為見證人。馬鶴凌害我家庭破碎,拆散我夫妻,離婚後不知如何面對家人,所以在朋友建議下,接觸毒品尋求解脫,這也讓我走向不歸路。」
但是對於離婚原因,翁惠美說:「結婚、離婚那是確實的,我認識馬老師也是確實的,他幫了我去美國讀書也是確實的,可是除了這些事實外,有太多可以穿鑿附會的。」她也說,家人說吳是流氓,是個賭徒,她才離開吳。
但吳則說,他除了偶爾打麻將之外,根本不賭博。在這場婚變中,他自始至終認為罪魁禍首就是馬鶴凌,他一直在維護翁惠美,他非常痛心翁惠美會這樣說他。


翁惠美說,馬以南對她有很多誤解,但馬冰如就非常瞭解她。圖為馬家姊妹幫馬英九競選,左一為馬以南,右二為馬冰如。

進出房間 被拍照

但吳家政更指出:「二○○二年當馬英九競選台北市長連任時,馬鶴凌向景美分局報案,指吳家政以偽造的錄音帶與照片向他恐嚇二億元,結果引起吳家人的氣憤。吳家政的父母還直接找上馬鶴凌理論,認為馬拆散他人家庭還要誣賴,真是欺人太甚。當時馬鶴凌還拿出景美分局偵辦此案簽呈的三張公文,代表他個人還是有影響力。」
結果,經警方查出,錄音帶與照片,是翁惠美離婚後租房子,房東見馬鶴凌經常進出翁的房間,見馬是著名人士又是「老少配」,才請徵信社錄音拍照,馬誤認為是吳家政所為,之後馬鶴凌只向吳家說「這是誤會一場」。讓吳家更感到馬鶴凌仗勢欺人。
對於吳家政恐嚇馬鶴凌一事,翁惠美則有不同看法,她語氣激動地說:「其實吳先生他每到選舉都會寫信給馬老師,造成馬老師的困擾,馬英九選台北市長時,選前八天有人在這裡偷拍一個錄影帶,拿錄音帶和錄影帶到競選總部去勒索要二億元,馬老師他們很自然地就想成是吳先生;二○○一年更離譜,把偷拍東西拿去高雄賣給謝長廷,又一次還說成是我拍的,是我拿去賣的,這對我造成很大的影響,讓我都沒辦法工作了。」


翁惠美位於新竹縣新豐鄉老家的三姊(圖中女子),拒絕媒體採訪。

為舅舅 請求關說

至於馬鶴凌幫吳家關說的事情,吳家政說:「這一點我是對馬鶴凌非常感恩。」他表示,一九九四年台開承德大樓用地取得弊案中,土地銀行土地金融部襄理兼房地產科長黃文達,被檢方以賤賣國有土地被提起公訴,黃是吳的親舅舅,吳家政帶著父親吳勝唐與黃文達等人,到台北市忠孝東路二段一百號五樓,找當時擔任世界華人和平建設協會主席的馬鶴凌幫忙,經馬親口答應,當場寫信蓋章,交給吳家父子,由他們去找在高等法院服務的同學請求幫忙。
事後,黃文達在一審被判無罪。對此,黃文紹接受採訪時,坦承當時確實有與馬鶴凌碰面,至於碰面談何事,只以「時間太久了,記不清楚」不願正面回應。不過,二○○二年馬鶴凌曾寫信給吳的大舅黃文紹,希望黃能協調吳家不要再來滋擾影響馬英九的選情,信中還特別提及「當年為黃文達之事來訪」,希望能夠化解這場紛爭。


馬鶴凌寫給黃文紹的信中,提及當年曾為因黃文達涉及弊案來訪。


翁惠美當年從大學畢業就與吳家政結婚。圖為翁惠美的婚妙照。(吳家政提供)


翁惠美半工半讀完成學業,更以中央大學中文系全系第一名畢業。(吳家政提供)


馬鶴凌是在翁惠美住處心臟病突發送醫不治。圖為馬鶴凌的告別式。

藍營找人 買資料

吳家政更說,麻煩馬鶴凌關說不止一次,一九九二年他自軍中退伍後經營砂石廠,他砂石廠的工地主任龍仙來因遺棄致死罪,一、二審被判七年六個月,也是多次找馬鶴凌幫忙後,減半為三年多。十日龍仙來在不知記者身分時,坦承與吳家政一起找馬鶴凌多次,才被改判;隔天記者表明身分採訪,龍仙來則全盤否認。
吳家政的友人則說,吳家政的遭遇,新竹縣地方上許多人都知道,所以這次總統大選時,國民黨立委呂學樟就找了新竹縣刑警隊的一名小隊長,希望以三十萬元,買回有關馬鶴凌的資料。
但吳家政說:「我之所以願意站出來,不是要爆料,只是要馬家還給我一個公道。」呂學樟則否認有找警方與吳家政,他說這都是吳家政亂說。馬蕭競選總部發言人蘇俊賓表示,馬英九對此不予回應。


馬英九(左)競選北市長連任時,馬鶴凌(右)曾報案指稱吳家政恐嚇2億元。

黃文達VS.陳金德

1994年士林地檢署調查台開承德大樓用地取得弊案,當時因涉及現任監委陳金德而轟動一時,黃文達時因是土銀土地金融部襄理兼房地產科長,負責省有財產之管理、處分、計價等業務而捲入弊案中。
檢方調查發現,1988年5月28日,黃文達陪同陳金德勘查擬讓售的省府用地,並評估該筆土地的價值,但黃文達為圖利承購者,並討好陳金德,對陳金德以較低的容積率計算土地價值,竟然毫無異議,導致估價偏低,造成土地賤價讓售,省庫因而短收五億八千七百餘萬元。檢方偵結本案時,依圖利罪嫌,起訴黃文達。
但後來三審法官都判黃文達無罪。
至於陳金德,也堅認自己無罪而上訴,最高法院去年9月判決陳金德無罪而定讞。


吳家政曾為舅舅黃文達涉及台開弊案,找馬鶴凌幫忙關說。圖為同案的被告監委陳金德。(中央社)

馬鶴凌VS.翁惠美 互動大事記

1983 吳家政與翁惠美結婚,翁考上師大研究所,2人到永和定居。

1985 吳、翁2人認馬鶴凌為乾爹,馬與翁親密舉動被吳瞧見。

1989 翁在馬幫忙下前往美國留學,吳認為馬鶴凌介入家庭,雙方在天然台餐廳談判。

1994 吳的舅舅黃文達涉入台開弊案,找馬鶴凌幫忙關說。

1995 翁惠美返國後,在馬鶴凌見證下,吳、翁2人協議離婚。

2002 馬鶴凌控告吳家政恐嚇勒索2億元,最後以「誤會一場」結束。

2005 馬鶴凌在翁惠美住處心臟病突發,送醫不治。

2007 馬英九印度訪問,翁惠美出現訪問人群中。


撰文:朱明、溫惠敏、謝忠良 
攝影:攝影組
編輯:陳美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