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窗集

你可以學經濟嗎?

張五常

people@nextmedia.com.tw


我認為可以學好經濟的需要有另一些條件的組合,加起來很苛求,所以能學好經濟的千中無一。這些日子網上轉載自己的經濟文章,讀者多,評論無數。同意或不同意當然無所謂,但我的感受,是一般回應的人不容易學好經濟。我想到學好經濟要有五項條件,可能都是天生的,缺一不可,提出來給讀者考慮吧。這裡要先指出,我說的經濟學是斯密、馬歇爾、費沙等大師的傳統,與今天流行的有着很大的差別。換言之,我要談的五項條件,是指可以解釋世事、有實踐用場的經濟科學。
一、論事客觀。這條件,經濟學遠比其他科學困難。這是因為所有經濟話題,或多或少牽涉到個人的切身利害:你可以做到像火星人那樣看地球的人類嗎?人民幣升值對我有利,但對要轉到工業去的農民不利,於是按理直說。你做得到嗎?當我讀到贊同人民幣升值的經濟學者的言論,我的感受是他們為自己的利益說話。
不抽菸的人偏於支持禁菸;公立學校的教師偏於支持政府資助教育;反托拉斯法例給經濟學者帶來報酬甚高的顧問工作,支持該法例的學者於是無數。是的,如果你不能若無其事地置自己的切身利益於度外,你不應該學經濟。
二、毫無成見。這也困難。驟眼看與第一項類同,其實不是。我說的沒有成見,是指在再考慮一個舊問題時,你要從零開始,彷彿一片空白,好像以前沒有想過。經濟學特別需要這樣的處理,因為真實世界的局限變化複雜無比,訊息往往前後不同。對一個問題的看法,過些時再看,知道的局限或訊息有了轉變,觀點可能有別。成見是墨守成規,不願意把新的訊息放進去再考慮,舊觀點錯了也不知道。
舉個例。佛利民是深交,我歷來敬仰,而他對貨幣的看法深深地影響了我。然而,在九十年代看到朱鎔基處理中國的貨幣政策時,起初我依佛老之見,反對,但過了兩年我改變了主意,認為朱老可能對;再過兩年我認為佛老之見——以為一個大國的貨幣不可以下一個固定的錨——是錯了的。到了二○○一,我認為作學生時讀到的一篇我衷心佩服的、佛老寫的支持匯率自由浮動的文章∣支持無錨的浮動∣是錯了的。這樣一來,我對佛老提出的貨幣政策也打上問號了。

舉另一個例。出自洛杉磯的加大與芝加哥經濟學派,我當然信奉市場。今天還是信奉市場的。然而,跟進了中國的經濟改革,學得多了,對世界有了較為深入的體會,我今天認為因為交易費用往往過高,在好些方面市場的運作無能為力。市場辦不到的,政府一般不要辦,但還有不少事項政府要考慮插手。
你信奉宗教自由嗎?信奉言論自由嗎?信奉民主投票嗎?如果這些你毫無疑問地信奉,你有成見,不要學經濟。衡量利弊,我贊同某些宗教自由,某些言論自由,某些事項投票可以節省交易費用。然而,每次有人向我提出這些問題時,重新考慮,我的觀點或多或少有了改變。你可以批評我的立場不堅定,但我的回應,是經濟學問要這樣處理才對。
三、邏輯天生。搞科學,邏輯不通就完蛋。邏輯是可以學的:大學的哲學系有不少課程。但我認為從經濟分析那方面看,邏輯的本領主要靠天生。如果一個人天生的邏輯推理有問題,怎樣上課學邏輯也幫不到多少忙。數學邏輯可以學,自然科學的也可以學,但經濟學的分析,局限變數太多,邏輯推理比較軟性,或者說彈性比較大,天生有問題的不容易在課本中學得改進。
是的,比起數學或自然科學,經濟學用上的邏輯的彈性比較大,因為局限的變化層出不窮。這樣看得到某結論,略為更改局限,結論就改變了。推理一百次錯一次,強可接受,錯兩次學經濟的成就不會高到哪裡去。不是所有經濟名家的邏輯推理皆上選:成名有好些其他因素。但我自己拜服的經濟學者,只要你知道他們的假設,邏輯推理差不多是永遠不錯的。這應該是天生的本領吧。
四、觀察力強。觀察力也應該是天生的。有些人有本領把平凡的現象看得很尖銳,看得很過癮,看得很誇張。這樣的本領對學經濟有大助焉。我自己的兒子觀察力強,但他的興趣與經濟扯不上關係。在我認識的朋友中,對經濟現象的觀察最敏銳的可能是劉詩昆,可惜他不從事經濟學。詩昆這個人聰明,但我更欣賞的是他的觀察力。跟他談貪污,談高樓大廈,談冒牌貨,他的觀察永遠是那麼新奇,那麼過癮,一般人是沒有想過的。

可能我有偏愛,因為自己喜歡過癮的觀察。經濟學鼻祖斯密的觀察力十分強,但不是很過癮。我重視過癮的觀察,因為比較容易帶來新思維。話得說回來,斯密的觀察不是那麼過癮,新意也不是層出不窮,但他的思想重要。只這一點,就把我這種為過癮而學問的人比下去了。
五、品味獨到。品味這回事,看來又是天生的。音樂天才莫札特是個十分粗俗的人,但品味奇高,於是重要。古往今來,沒有一個作曲家的重要性比得上莫札特。經濟學呢?品味奇高的是斯密,他也於是重要,二百多年來,論重要性,還沒有另一個經濟學者比得上他。
在我認識的經濟學者朋友中,品味最高的應該是高斯。他的思想也重要。是有趣的現象。同一話題,可以發展的方向有多方面。該話題落在你的手上,你會選哪方走下去呢?選走某一方可能平平無奇,或是死胡同一個,但選走另一方則可能殺出生機,觸發地震,有機會萬世流芳。要怎樣選才對呢?一般沒有邏輯的依憑,靠的主要是思想者的感受,覺得選走哪方自己比較開心。這就是我說的品味的決定了。品味不對頭,算你聰明絕頂,從事經濟學不可能有大成。
上述五項,每項滿分二十,加起來滿分一百。六十分及格,強可學經濟。八十分,苦學,有機會達大成。斯密,我把他的邏輯扣了兩分,其他皆滿,達九十八分。李嘉圖我給他的觀察力扣五分,總分九十五。馬歇爾的觀察要扣六分,達九十四。費沙的觀察只能扣三分,總分九十七。這幾位是經濟學問的天之驕子了。衡量當今獲諾獎的經濟學者,除了三幾個,我打的分數只七十左右。

(作者保留版權,如要轉載,請電郵arcadia @netvigator.com洽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