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愛一次,九把刀

《二哥哥很想你18 楊過遇見小龍女》


插圖.高文麒

大二了。
交大是一間由網路構成的奇妙學校,大家都活在網路的各種事件裡。
我也承襲了這個不算優良的傳統。交大資工BBS站通常是我筆戰的好去處,以一挑數百是常有的事。中午休息時間,我常待在宿舍,一邊吃著福利社的便當一邊驗收我跟人筆戰的成果,偶而上網找人聊天。
那天中午,在古老的BBS聊天系統中有個帳號,暱稱很吸引我,叫「小龍女」。
要知道,金庸的神鵰俠侶我可是看了二十幾遍,除了小龍女被尹志平那畜牲糟蹋那一段我是決計不再複習外,其餘都一看再看、看到對話都背起來的地步。
「是喔?妳好,我叫楊過,好久不見。」我傳水球過去。
「你是楊過嗎?」對方的打字速度不快,大概是個新手。
「是啊,本人就是。」
「你已經是今天第四個自稱楊過的人了,哈哈。」
是這樣喔,我笑了出來。
「不過,妳可是我今天遇到的第一個小龍女啊。」我敲下,送出。
她回應一個笑臉符號,如此簡簡單單就聊了開。
我負責亂開玩笑,她負責亂笑。
一個小時後,我的便當還剩下半個,要上不上的課則有一堂。
「我要去上課了,明天同一時間再聊?」我用橡皮筋套上冷掉的便當。
「好啊,不過你會記得我嗎?」她意猶未盡。
「楊過當然記得小龍女,8181。」我笑笑斷線。
就這麼結束。
不用到隔天,下午我回到宿舍,就看到小龍女在線上,跟另一個人聊天中。
素不相識,但我竟然有點吃醋。
「妳還在?」我淡淡地丟了一個水球過去。
「剛剛上完課,你呢?」小龍女迅速結束跟另一個人的聊天。
「妳不是在聊天嗎,沒關係我只是上來看看啦。」我打字,心口不一。
「我比較喜歡跟你聊。」小龍女也不害羞。
嘿嘿,那當然啦,這種恭維我一向不覺得是客套話的。我的反應原本就很快,隔了一個網路,對話反應所需的時間又多延遲了好幾秒,要講一些好笑的話或是扯翻天的話逗逗女生,真是太容易了。
是的,取作小龍女的網路暱稱未必就是女生,更未必就是像美麗小龍女的女生。很可能不是女生,也很可能是一隻大龍女。在網路上聊天一直有太多不確定的風險,在十年前尤其如此,因為數位相機根本還沒發明出來,那時也沒有MSN,要知道對方長什麼樣子,除非伸手要對方寄照片。
不過,我不是挺在意這些。
聊天就聊天,漂不漂亮也無所謂,反正大家打發時間。
如果聊著聊著,突然就開口跟對方要照片,不覺得有點沒禮貌嗎?如果對方想要多了解我一點,或者,想讓我多了解她一點,自然就會釋放多一點訊息不是?
於是,我們每天都聊。

中午休息時聊,下課聊,有時晚上也聊。
聊她的朋友,聊她今天晚上要寫什麼作業,聊她中午自助餐吃了什麼。聊我喜歡一個叫佳儀的女孩,聊我養了一隻會幹我的腳的狗。
她是台北人,小我一歲,在市北師唸書,大一,平常都是在學校計中上網跟我聊天,一開始我所知道就這麼多,但這已足夠。
為了節省時間,還記得我買了好幾盒方塊酥代替正餐,往嘴裡丟一塊,可以連續打上十幾句話。
「嘿!九把刀!」同是辯論社的室友孝綸光著上身,舉著二十三磅的啞鈴。
「衝蝦小。」我聚精會神敲著鍵盤。
「又在跟那個醜女聊天啊?」孝綸有肌肉過度崇拜症。
「幹,人家說不定很漂亮啊。」我不理會。
「很漂亮的話,早就寄照片給你了,才不會這樣悶不吭聲。」
「我也沒寄照片給她啊,靠我多帥啊!」我蹲在床上敲鍵盤。
「那你下午社團時間,還去不去宿舍招生啊?」孝綸將啞鈴直接扔在地上。
「去個屁。」我豎起中指。
「那你也不打算去社窩,指導那些大一的笨蛋討論新生盃辯論賽嗎?」
「唉辯論這種東西,強就會強,不強的話怎麼練也不會強,你幫我跟他們說,九學長給他們四個字:莊敬自強。」我搖搖手,完全無心當個好學長。
聊了兩個月多,老實說,我好像喜歡上這個小龍女了。生活中除了跟她聊天,好像什麼事都是為了把命活下去順便做的,朝氣勃勃跟苟延殘喘的矛盾感覺同時存在。
到了這種地步,我真誠希望她不要是隻大龍女,那打擊太大了。
是時候約出來見面了……吧?如果她不願意,是大龍女的機會就很大。
如果她一口答應,那麼,應該長得不差吧?是吧?是吧?
我深呼吸,小心翼翼敲下:「年底,我們一起去看《鐵達尼號》好不好啊?」
「好啊,那我們要在新竹看還是台北看?」小龍女很快就說好。
我大受鼓舞,手指如飛:「妳來新竹,我請妳看電影,請妳吃飯。」
「各出各的就好了啦,那約在火車站嗎?」
「好,約在火車站,我去載妳!」
再鬼扯一段,結束對話。
我全身脫力倒在電腦前的床上。真不是蓋的,終於要見面了。
這個女孩,很有可能在喜歡我,否則不會答應得這麼乾脆。
再說,若對我沒有一點好感,肯定不會跟我聊兩個多月吧?還幾乎每天都聊。
呼。
看《鐵達尼號》的時候,應該會感動到哭吧?那個時候我應該趁機握住她的手嗎?鐵達尼沉了之後,兩個人要做什麼好呢?吃什麼好呢?吃完了以後又要去哪裡走一走?
身為只要看漫畫就能確實活下去的窮學生,我平常在新竹完全亂吃一通,根本不知道哪裡有好吃、又可以拿來約會的店啊!平時晚上我都載家族學妹到處去晃,到處都黑黑的,什麼地方有情調我都搞不清楚。
我為第一次見面的問題煩惱了很久。
「九把刀,如果她很醜的話,你怎麼辦?」室友義智怪腔怪調。
「我幹恁老師!」我不去想。

約定的日子來了。
頂著一頭碰到肩膀的長捲髮,手裡拿著一罐喝到一半的礦泉水。我穿著一身白,白上衣,白休閒褲,白球鞋,完全就是白馬王子的盜版。
她由一位胖胖的女性朋友陪著,是她的大學同學。而她一頭俏麗的短髮,個子小小的,眼睛大大的。有一點可愛。
雖然還不到一見鍾情的程度,但已足夠讓我講話跳針。
「我把她交給你啦,你不可以欺負她!」女性朋友識相地撂下話,就走了。
我鬆了一口氣,坦白說剛剛我腦袋一片空白,想說如果留下來的不是眼前的她,而是那個女性友人,我可能會當場哭出來。

作者簡介

九把刀,一九七八年製造於彰化。自一九九九年開始創作,至今完成四十本書,作品陸續改編為電視劇、電影、線上遊戲。是當今華人文壇創作類型幅度最大的作家。作品有《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殺手系列》《獵命師傳奇系列》《樓下的房客》《短鼻子大象小小》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