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Y檔案

陳冠希約炮 婊子團長不暈船


夜店美女KaKa,曾被陳冠希傳簡訊約炮,自認玩得很聰明的她,並沒暈船,不過倒是眼神迷茫的替我們拍了大尺度照片。

在台中夜店圈,KaKa(化名)算滿有名,不止因為漂亮、有型,還因為據說她有「明星加持」過,我們也是耳聞此事,才找上Kaka。禁不住我們好說歹說,她才終於鬆口講出,那位曾經瘋狂約她的明星,就是新聞人物陳冠希。


kaka很會擺pose,她的型乍看很像淫照女主角。

太累 只願給口交

「去年八月,C先生來我工作的pub表演,我負責接待他,我沒跟他講到半句話,但是有眼神交流,感覺對到了,後來就交換電話。沒想到,活動結束當晚,C先生就傳簡訊給我了。」
當晚的第一封簡訊,就讓KaKa傻眼,「他直接傳『Wanna suck my cock?』我有點看不懂,心想他是要送我什麼鐘(clock)是吧,我拿給老闆的女友看,她說,是問妳想不想吸他老二啦?哇,我愛玩歸愛玩,但直接這樣問,不知所措耶。但我老闆的女友竟沒特別反應,好像習以為常,很了這個人似的,只說,『大家都那麼熟了,有吃到要記得說一聲喔。』」
那封簡訊,KaKa並沒回覆,後來,陳冠希又陸續傳了十幾通,「每次來台灣,他都會傳『Cum (come)to Taipei tomorrow』,叫我一定要來台北have fun之類,我朋友看到都好high喔,有一次就教我回傳:『你只要我含你老二,又不能好好做一場。』你猜他怎講,他馬上又傳:『我真的好累、好累,恐怕只能讓妳含老二,不能好好幹妳。』太屌了。」KaKa補充說明,陳冠希都用英文傳簡訊,且習慣口語寫法,她回得少的原因是,自己當時英文很爛。不過,簡訊之後她就去補英習,日前還去考英語檢定考。


KaKa(前排左)與姊妹淘組成了婊子團,團員個個亮麗、風騷,誓言要把男人搞到心癢癢。(KaKa提供)

力挺 但愛余文樂

KaKa說,她身邊所有知道這件事的女生朋友,都慫恿她赴這個炮約,她們都覺得被明星,尤其是少女都哈的C先生「加持」過,超炫的,根本是賺到,「但是我又不是欠明星幹,而且光打一炮多沒意思…。」原來,KaKa想跟陳冠希交朋友,「我跟他換電話,是因為心想說不定可以變成朋友,然後,經由他認識余文樂,我超愛余文樂的。但我姊妹淘大罵:『誰想要跟妳做朋友啊,打炮吧!』」KaKa 拜託記者不要寫出她的白癡想法,怕被世人恥笑。
雖然大家都抨擊陳冠希是一代淫魔,KaKa卻講,其實超欣賞Edison,「真男人啊,想打炮就說要打炮,願者上勾,起碼不像有些夜店男,拐彎抹角騙妳上床。」就像那些淫照女主角,看也知道都是你情我願,她並不覺得陳冠希有何錯,她的觀後感想是:「張芝的奶做得還不錯,但毛好像有點多,也有點雜亂,幸好我都有修。」
介紹KaKa給我們認識的夜店玩家覺得,KaKa看起來好上,其實難搞,否則怎會連陳冠希都上不到?她還自組了一個Biatch團(婊子團),口號是:「play hard不如play smart!」
「婊子跟破麻不同,破麻是『人人好』小姐,整天找棒,誰都可以上,玩得很努力;我們婊子團,不玩同個圈子,我們會一伙女生去墾丁渡假,或來台北夜店玩,這樣圈子就擴大,玩同圈人,只會讓名聲臭得快。而且出來玩不要只認識小咖,要就認識大咖,出入夜店不用錢算什麼,像台北有些大型派對,或電音表演,我也有辦法拗到免費入場。」


去年八月,陳冠希到台中表演時,喝到滿臉通紅地與KaKa合照。(KaKa提供)


在心情日記上,KaKa寫著當天要接待陳冠希的興奮心情,但最後卻說愛的是余文樂。


KaKa本來不願講是哪個明星約她,給我們看簡訊時,還刻意蓋住了名字。

暈船 走進大叢林

不過,她也很坦白,剛進夜店圈時,也曾暈船。「傻到跟夜店公關搞曖眛,上完床才發現,夜店公關都是狠角色,平均都至少有兩三個女友,沒人會認真。」她說,她現在最看不起排隊等吃香蕉的女生,但那時,她真的排人家後面,搞到跟人家變成表姊妹。菜鳥時期,還曾喝到不醒人事,吐得滿場飛,最後被保全扛出來,「我進去的時候像天使,出來竟成了爛狗屎,太丟臉了。我發誓再也不做同樣的事。」
KaKa玩夜店其實才兩年,「我兩年前超乖,還有門禁,那之前我交過三、四個男友,我不會那麼噁心講沒發生過關係,當然有,還常常去hotel,但對我來說,那是純純的愛,沒什麼複雜事…。」
複雜的事,來自她分分合合多年的前任男友,「他比我還愛玩,身邊都是傳播妹、酒馬,甚至還有雞頭的電話,他講去玩是業務所需,但我真的聽夠了,男人逢場做戲的理由也太噁爛。」
KaKa說,她是因為這個爛男友,才開始去夜店玩,因為她太常傷心,需要玩樂療傷。進了夜店,開發了一片小森林後,又走進了大叢林,「玩到後來,只要有趴就衝,夜店老闆見妳辣,會很歡迎妳免費進場,然後又會把妳叫進老闆包廂坐坐。沒多久,我就發現雖然我免費入場了,但也被人家當成免費公關。」


KaKa覺得自己敢穿少少上台跳豔舞,就有點bitch行徑。(KaKa提供)

比屌 結識老high咖

被當免費公關,KaKa並不覺得有何大問題,畢竟這就是夜店文化之一。而且,事實上,她當時正想認識很多人,「被我男友逼的,他才跟我交往沒多久,就發現我這個女生其實家裡有在管,他變得不擔心,我出去玩,他也不care。好啊,那就看誰屌。」
為了玩得屌,她認識不少老high咖,「老high咖,比較有社會地位啦,會玩藥,讓我開了眼界。」也讓她了解很多男人觀點,「我問過一個老high咖,男人打野食會不會戴套?會不會幫對方舔?他告訴我,戴不戴套、舔不舔,主要看對方乾不乾淨,怎樣分辨乾淨與否呢?他想都沒想就說,長得漂亮,會打扮就乾淨啊。本來我還想,男人果然是視覺動物,只要『看起來』乾淨就算乾淨,沒想到,他又補一句,『不然,洗乾淨也行』。媽的!原來真的是下半身思考動物。」
本來,她很討厭酒店小姐,在夜店認識了幾個變成朋友後,又對酒店小姐改觀,「酒馬很妙,會有很實際的想法。譬如她們教我談戀愛要懂得想開,女生25歲以前,認識到愛玩的男人,沒什麼關係,至少,妳會變成一個有趣的女生。如果愛上的是妳無法掌握的事業有成男人,那就利用他的錢來提升自己,充實自己,把自己弄好後,再去認識更好的男人。」


常ㄍㄧㄥ出厲害玩咖氣勢的KaKa,內心世界更多是男友時時偷吃的不安全感。

耍婊 一嘴好功夫

自認玩出心得的KaKa,跟姊妹淘組成的biatch團,宗旨當然是要把男人搔到心癢癢。「我也是玩著玩著才發現,自己內心也有一個biatch,不要說你沒有,可能只是時候未到,你還沒讓心中的婊子跳出來。像我很敢穿,到了夏天甚至接近暴露狂,也很人來瘋,跳上桌跳豔舞都行。但是要跟我一夜情很難,先讓我知道你的底細,經濟條件好不好,是不是我的菜再說,這就是婊子的行徑吧。」
說到底KaKa其實是很矛盾,她一方面愛玩,一方面又要反省,一方面講自己最終只想當一人迷,但做出來的事,像給我們拍照,又表現得想當萬人迷。
「我是啊,要不就便秘,要不就挫屎,很極端。」她倒很誠實,然後又滔滔不絕,「對男人就是要同時用糖果跟教鞭…。」講得一嘴好功夫,不過拍照結束,在送KaKa回家的路上,同車的夜店玩家跟她講,前陣子跟一票酒店小姐玩國王遊戲時,她的男友也在現場,KaKa當場上演十秒落淚戲碼。其實,她內心雖藏有婊子,但都有個小乖乖吧?


又要開腿,又要用手遮,KaKa覺得此照是bitch經典代表。(KaKa提供)


KaKa人很隨和、嘴很甜,很容易跟人打成一片。


拍照結束,談到KaKa男友又被爆跟酒店妹玩國王遊戲,她當場飆淚,bitch忽然變成小女人。

糾察隊

老high咖 Andrew 40歲 媒體工作者
台中妹真的是這樣的,看起來好上,其實不容易。在夜店大家一起喝酒、跳舞,再去KTV拉K什麼的,可以玩很high啊,有時候現場摟腰、摸奶她們都可以,但是最後真的要帶她們上hotel,她們又裝傻說拜拜,一種很怪的原則。
陳冠希傳簡訊給KaKa,我叫她快去啊,機會難得。她直接說,我又沒有很想含他老二,哈,還挺可愛的。

玩咖 小字典
約炮:約打炮
Cock:俚語用法的陰莖。
Cum:即come,俚語射精、性高潮。
Biatch:bitch的街頭用語,念法母音拉長,意指賤女人。
人人好小姐:指人盡可夫的女生。
酒馬:酒店馬子。

夜店玩咖 kaka
年齡:25歲
身高:160公分
體重:42公斤 
星座:雙子座
三圍:32小B 23 34
交過男友:5個
最屌事件:陳冠希約她口交
最恨事情:男友愛叫雞
座右銘:play hard不如play smart


撰文:楊筠 攝影:王志偉 設計:劉孟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