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人

山大王 悠活度假村董事長曾忠信


牡丹灣客房從40坪起跳,游泳池、發呆亭都是基本配備,結合日本湯屋與峇里島VILLA風味。

曾忠信(右)以買地、養地的手法開拓墾丁休閒度假市場。在墾丁地區擁有超過5萬坪土地的他,騎在白馬上煥發的姿態,儼然就是巡視領地的貴族。

小檔案
出生:1949年
學歷:成功大學土木工程學系碩士
經歷:陸軍官校副教授、鳳翔建設董事長
婚姻:已婚,育有3女 興趣:騎馬、打太極拳
最喜歡:不斷挑戰自己 最討厭:沒有效率
經營哲學:創造市場沒有的產品,就有獲利空間


在牡丹灣董事長曾忠信駕駛的吉普車內蜿蜒上山,黑壓壓的暮色一路追趕上來,曾忠信卻沒有減速的意思。記者強壓著滿腔的恐懼,在車上提問,每個問題曾忠信都要想上半天才緩緩吐出一句話,卻在每句話中間踩滿油門。
「LAND ROVER來墾丁做試駕訓練場時,幾個訓練員一看到這麼陡的山坡都不敢開,我二話不說開上去,他們都嚇了一跳!」

深山中 Villa
當我的胃正開始翻攪時,終於結束了一個多小時的顛簸,抵達深山谷中全台最貴的牡丹灣VILLA。這裡每晚房價平均約一萬九千元,平均住房率卻高達七成,去年十月開放今年春節假期線上訂房不到十分鐘,所有房間就銷售一空。
隱身深山的牡丹灣VILLA,是曾忠信進軍休閒度假產業的第二個橋頭堡,而八年前開幕的墾丁悠活度假村,是全台首家以度假村概念興建的休閒飯店,二家飯店年營業額共約五億元。
去年台灣整體休閒度假產業產值下滑約一至二成,但曾忠信旗下的這二家飯店卻逆勢成長一成,難怪他現在還興致勃勃地規劃興建墾丁關山、車城二家大型飯店,企圖成為墾丁最大的休閒業者,超越福華與墾丁凱撒集團。
「當初我說要在這裡蓋溫泉VILLA,大家都說我是肖ㄟ(瘋子)!墾丁熱得要死,誰要來洗溫泉?」「可是墾丁冬天淡到不行,一個落山風就把大家打得很慘。」極想突圍的曾忠信,籌辦活動、大做促銷,還找來表演團體,卻都無法把人潮吸引過來。「我想來想去,只有溫泉這條路了。」


曾忠信(右二)平常的嗜好就是開著吉普車到處看地,他還引進LAND ROVER試駕活動至旗下飯店,亞都麗緻總裁嚴長壽(左二)也曾參與試駕。(曾忠信提供)

瞄準 頂級客

這個七千坪大的湖畔腹地,原本是當地排灣族原住民頭目的家,地理環境極佳,除了擁有不需馬達抽取,自湧的旭海溫泉外,背面環山,前又有十七米的護城河,完全與外界隔絕開來。曾忠信花了三年時間,以雇用四成當地原住民員工、年租一百萬元、租期二十年等條件,才取得開發權,並花了三億元打造。
曾忠信設計興建VILLA時,儘量保留自然環境,包括建築物顏色彩度不能太亮、燈光不能打得太高、建築儘量樸實等,成功融合峇里島VILLA與日本溫泉飯店的風味。
但當他興致勃勃打算大舉開幕,並計畫以下午茶、泡湯、餐飲、住宿,囊括所有客層時,卻遭到結盟飯店亞都麗緻總裁嚴長壽的反對。
「什麼都做只會排擠掉頂級客人,而且那個地方這麼偏遠,特地跑去喝茶、吃飯的人有限,不如鎖定頂級客,以高價住宿為主。」曾忠信聽了嚴長壽的建議,將目標瞄準頂級客層,即使是最小間的客房也有四十坪,並提供無限量無限時供餐,開幕一年多來,每逢假日就滿檔,最高紀錄是一個客人來住了十四次。


入住牡丹灣後,可享24小時免費供餐,食材多取於當地,魚肉是向當地漁民購買,山菜則請原住民摘採。

帶頭 做行銷

負責督導的麗緻管理集團內部人員就說:「輔導這麼多家飯店,沒看過董事長親自下來帶頭做行銷的。」牡丹灣鎖定頂級客層,還沒開幕,曾忠信就拚命到處拜託商界朋友來住,加上股東涵蓋科技、證券、建築等高階主管,透過口耳相傳,拉攏頂級客層。
牡丹灣看似一砲而紅,卻是曾忠信等人在墾丁養地十五年的結果。
出身台南的曾忠信曾是鳳翔建設的董事長,「當時推出一個建案,馬上賺個二、三億元。更誇張的是,光是買地放著,不到三個月就翻倍賺,很恐怖啊!」
「錢賺得太容易,反而讓我覺得很不安,於是我坐下來冷靜地分析,把人口成長率、房屋自有率,以及建案增加率拿來算一下,結果發現,台灣人口已經是負成長了,住宅自有率也高達八成,房子卻還拚命蓋,一定完蛋,所以一九九三年,我就決定退出房地產。」


「我要成為世界頂級休閒度假中心,目前墾丁確定興建的飯店還有二間。」養地多年的曾忠信野心不小。


為了行銷牡丹灣,曾忠信(左二)跳下來帶頭推廣,農曆年後還特地北上請媒體喝春酒。


牡丹灣背面環山,正面有十七米護城河,環境遺世獨立。


為了彌補悠活度假村的海岸沒有沙灘的缺點,曾忠信還搬來白沙,在岩岸海灣鋪設出沙灘。

西進 見怪象

他本來想轉往大陸發展,「那時候幾個點都看好了,但有天我跟朋友準備搭機從大連飛回香港,我們排第二候補劃位,卻一直被強行插隊,怎麼抗議都沒用,只好死心找關係,結果書記寫了條子『給他五張票』,不到五分鐘我們就上飛機了,一上機才發現有四成的位子都是空的。」看到這種處處得靠關係的環境,曾忠信當場打消投資大陸念頭:「就算回台灣啃番薯,也不要去那邊過得心驚膽戰。」
在一次佛羅倫斯旅行中,曾忠信看到假日滿街的人潮,卻沒有商店開門,他了解到當經濟條件提升,休閒需求也會跟著增加,於是他毅然決定轉而投入休閒產業,從北台灣的翡翠灣看到最南端的墾丁,「我想說恆春嘛!四季如春啊!一年到頭都有生意做,決定落腳墾丁。」
憑藉著對房產的敏銳,他透過關係找來南良集團總裁蕭登波、台北一○一結構技師董事長甘錫瀅,以及醫界、建築界等友人共同投資,十五年來,幾乎買下半個墾丁。
除了悠活的土地外,他還花五億元買下海口八千坪土地、二億元買下關山三萬坪土地等,對於到底在恆春擁有多少地,曾忠信但笑不語,只說:「未來我希望能形成一個十多間的休閒集團。」


曾忠信(左)獨創散步管理法,只要到牡丹灣,他就與飯店協理一起在大清早散步,沿著頭目湖繞7、8圈,邊勘場、邊討論。

總經理 落跑

不過買地與經營飯店完全不同,尤其要將一片荒地變成舒適度假天堂。一九九九年,曾忠信請來外籍總經理David,希望借重他在PIC(Pacific Islands Club,太平洋渡假村)的經驗,沒想到五月某個雨天,曾忠信卻接到David電話:「董事長,我不做了,等下就要上飛機了。」曾忠信說:「我猜他可能不覺得三月還是泥濘的悠活,能如期在七月試賣,所以就溜了!」
「我只能說好啊!祝福你啊!」曾忠信掛上電話,轉身召集所有幹部,決定開幕時間照舊,自己下來兼總經理,他說:「我就不相信有多難!」
從一個每天只要簽支票的建設公司董事長,變成得盯洋傘顏色對不對、廁所有沒有掃乾淨、地板滑不滑、床舖整不整齊的飯店總經理,「我也很剉啊!可是錢都投下去了能怎麼辦!」

管理處 刁難

好不容易硬著頭皮試賣,不到二個月後卻遇上了九二一大地震,旅遊景氣降到谷底;加上大規模將村莊改建成飯店,未經環評,而遭墾丁國家公園管理處拒發飯店執照。曾忠信火氣頗大地說:「那些都是狗屁啦!我氣得跟它打了四年的官司,最後雖然贏了,但那段時間也沒辦法正式營業,只能用會員跟俱樂部的方式賣房間。」
墾丁國家公園環境維護課課長曾添丁說:「站在生態保育的立場,未來國家公園內將不得興建樓高超過三樓、十一公尺的集合式住宅。悠活是有四百多間房的大型度假村,但申請執照的時間剛好在法令變更前,雙方才會打官司。」曾忠信說,目前在國家公園內的建案,改走獨棟頂級度假VILLA,避開法規限制。
講到激動處,曾忠信突然站了起來,架勢頗為嚇人,卻話鋒一轉問說:「ㄟ!等一下要不要去騎馬?」「我第一次騎,就很有架勢,立即上山涉水,教練都以為我是老手,哈哈!還好沒出事。」曾忠信得意地說。
他跨上馬背後,策動馬鞭往前奔去,昂首闊步的模樣,就像是中古世紀巡視領地的大地主,儼然墾丁的山大王。


悠活度假村仿效關島的PIC(Pacific Islands Club,太平洋渡假村),以家庭式度假為主題,當時為國內休閒飯店業首見。

後記

經營度假飯店,曾忠信的生活卻像個游牧民族,「我啊!到處睡,呵呵!哪裡都有床啊!」他自嘲地說。妻子與小孩住在台南,他自己大部分時間都在墾丁。

「我哪間房間空著就住哪間,旺季客滿時,只得睡在辦公室。」「常常醒來,都會忘了自己在哪裡,還得先愣個5分鐘才回神。」

在墾丁擁有大半江山,房間數四百多間的曾忠信,自己卻連個固定的住所都沒有,表面上看來是墾丁的大地主,但實際上,卻連1坪見方的小床都無法容身。

撰文:鄭心媚 
攝影:許添瑞 
編輯:吳宜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