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本經

不傻不天真 尹馨


夠本錢也敢露奶的尹馨在《幫幫我愛神》中大膽與李康生變換各種性姿勢,本來火辣辣程度直比A片,但碰上「陳冠希淫照風波」,尹馨脫再多,哪及真淫照的震撼?電影票房不佳,卻還是有不少八卦朋友跑來跟她吵架,質問尹馨:「妳很缺錢嗎?幹嘛犧牲成這樣?」


以性感寫真出道,從小被當好學生看待的尹馨,一腳跨入成人世界,立刻成為男人獵豔目標。


與李康生演出69式性愛,是尹馨從影以來最大突破。(福斯提供)

我要脫不行嗎

友』包括林先生(緋聞男友林益邦)嗎?」
「嗯。」尹馨點頭承認,「大家都會覺得,我有必要做這樣的表演嗎?我真的不覺得是犧牲,這是我的機會,不是很多人會面臨那樣的抉擇跟機會,但我就常常會遇到…其實很現實的事情,台灣沒有什麼國片了,更何況他們(蔡明亮、李康生)是很好的導演。
「我們之前做很多排練,可是那是穿著衣服,自己沒有感覺那會有多困難,只有在攝影機已經架好、房間已經清空,你才會知道,哦。現場有我跟小康(李康生)、攝影師、女造型師,當時只有她可以幫我忙,因為那個姿勢(站立69式)不是人家幫我,我也翻不上去。」
當初尹馨接演該戲女主角,媽媽擔心她衣服穿不住,一直打電話來叫她演女配角就好,尹馨妙答母親︰「妳以為女主角跟女配角(的分別)是衣服上的多寡嗎?」
面對身邊如影隨形的負面爭議,尹馨還回得很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這樣子?那我可以脫不行嗎?對啊我可以演那樣的戲不行嗎?我可以拍寫真集不行嗎?奇怪了!」
之前跟尹馨傳緋聞的林益邦是立委陳秀卿之子,身價數十億元,而尹馨交往三年的前男友馬維辰也是小開,「小開殺手」封號並非浪得虛名。她辯駁:「我跟窮小子在一起的時候,也沒人知道啊!在馬維辰之後就有,但沒有人要報導啊!我認識了比較有錢的人,大家覺得有報導價值,觀眾會愛看。那個男友只是一般自由工作者,其實我跟人在一起或分手的原因,跟他有沒有錢沒關係,可是大家都覺得,我是因為那個人有沒有錢,所以跟他在一起。」






才演過檳榔西施,
又想挑戰妓女、酒鬼和精神病患,
尹馨心裡藏著很多待開發的表演潛能。



小開殺手 尹馨

生日:1978年7月14日
血型:O型 
星座:巨蟹座
三圍:34D、24、35
學歷:師範大學心理輔導系肄業
作品:電影《幫幫我愛神》《龍眼粥》《人在江湖》戲劇《錯愛》《黃金線》《偵探物語》《窮爸爸富爸爸》
經歷:1999年不顧家人反對發行寫真集《悔過書》,曾與元大證券小開馬維辰交往3年,後與立委之子林益邦傳緋聞。擔任編劇、演員的《我與前男友的女友密談》入圍公視人生劇展。

愛小開 純屬巧合

我忍不住用尹馨過去曾公開的擇偶條件吐嘈她││「存款至少兩億、每月收入要二十萬、幽默感、體型微胖。」
「那是開玩笑的!結果被寫。你怎麼知道你愛上一個人,他的月收入可能是多少?有的話很好,但沒有的話你還是會愛上他啊!你愛上一個人,他不可能掛著一個牌子寫我月收入多少。那只是玩笑,可是媒體好像沒什麼幽默感,我那次以後就學會了,我不應該亂開玩笑。我把自己害慘了,因為大家就會這麼認為。」尹馨用了很多篇幅來說明自己愛上小開,純粹只是湊巧。


尹馨傳與立委之子林益邦交往,完全符合她多金微胖的擇偶條件。(本刊資料室)

拜金女 隨你叫

以性感寫真踏入成人世界,對拜金或包養傳聞,尹馨已經想得開,「現在也很習慣了啊!人家常常就說,啊她就是拜金女,我以前會很氣,ㄟ!你們也不看看那些男人追我時的嘴臉,又不是我去追人家,是人家來追我耶!我心裡會有這種呼喊。
「但現在會覺得,你要叫我拜金女你就叫吧!你愛怎麼叫就怎麼叫。因為我就是這樣啊!我不會刻意要給誰追,愛情就是這樣子,誰會喜歡誰都是巧合、都是偶然。被人說拜金女的時候,似乎是我拜倒在金錢之下,但要想一想,拜倒在石榴裙下的到底是誰?男人沒有錢的,也追求女生,這就是人生啊!」
尹馨落落長講了一串,就好像在背台詞。她自己寫劇本並入圍公視人間劇展的單元劇已經拍完,劇名就叫《我與前男友的女友密談》,又讓人對她的情事投入無限想像。她坦白:「沒有對象,最近太忙了,我根本不是嬌嬌女,嬌嬌女沒有辦法在電影(指《幫幫我愛神》)裡做這些事情的!」

自己賺 付房貸

「然而爸爸一個月卻給妳這個嬌嬌女二十萬元?」
尹馨把眉頭堆成一座小山強調,「我從來沒有講過!上次還有人寫三十萬元!這是以前我們公司的人跟媒體開玩笑說出來的吧,然後就變成好像真的,被寫過一次、再被寫第二次。我爸好像沒看過,他不太看娛樂版,他很關心政治,天天看政治新聞。說實在話,他常會問我說妳現在在幹嘛?
「你覺得我會說,ㄟ,我家是桃園大戶哦。你覺得我會這樣說嗎?我自己有時候看關於我的報導,這個報導就會變成一個好像是真的東西。我爸應該算是製藥工廠的股東吧,到底大戶要怎麼定義,就算很有錢也不會一個月給女兒二十萬元啊?至少我從來沒擔心過錢。沒跟我父母親要錢,可是我自己真的每個月要付房貸,這就是學習社會化的一部分,我每次看報導都覺得,他們好像在說我說謊。」
自說自話,是不是謊言只有尹馨自己心裡最清楚。她身上難解之處何其多│當年一個由北一女考上師大、考試很少低於第二名的好學生,卻大膽展現青春肉體拍寫真,嚇壞了同學師長,最後連書也沒念完。尹馨坦言,「就算念完心理輔導系,我應該也不會當老師吧,因為我本來就沒有修教育學分。」
當年寫真集取名《悔過書》,其實她並沒為此後悔過,而且長大後的尹馨也不是父母管得住。「我爸媽是很好的父母親,因為他們很全面性的教育我,讓我可以有自由的空間,我成長的每一步他們都很注意。我家有個店面租給相館,所以從小我其實是在照相館裡長大的,我很習慣這樣的環境,也很習慣攝影機,最近我常在想,這件事是不是有影響到我,為什麼會選擇這個工作?」


人生前半段是當資優生,尹馨正努力開發自己的肢體,「從小沒想過要做藝人,不然我就不會那麼認真念書,會趕快去學表演!」


尹馨小時候長得細皮白肉,眼睛黑白分明,相當可愛。(尹馨提供)

還有更多功能

「有一天我一直在思考,為什麼我會做得這麼自然,可是別人要想很久,當初只是覺得很好玩要出一本寫真集。
「但寫真女星這件事情在我的世界裡面,一直被再三提起,變成一種封號,這件事讓我很不爽,因為我會做很多事情,當然我可以把性感照片拍得很好,這是我這個人的功能之一,但在工作上其實還有很多其他的事我可以做得很好,為什麼不給我那些封號?沒關係,以後都會有,慢慢來。」
一脫成名的尹馨熱愛挑戰各種片子,放話想演檳榔西施就連扮兩次,才說想演妓女,香港演員杜汶澤的公司就寄來劇本。「我現在想演各式各樣的角色耶!最近太多人問我這問題了,我常回答都不經大腦,第一次我說想演酒鬼,之後我就回答,想演某種精神疾病的人,我真的什麼來找我,都會想一下。」

在她身體裡面

別以為每個寫真女星都波大無腦傻呼呼,外人看尹馨拜金,她卻特地強調自己天真,「我身體裡還有很多別人早就失去的東西,比如我現在這種很幼稚的人生態度,沒有什麼太非常遠大的目標,也是常常不加思索的去做一些事情。我對人生沒什麼限制,真的沒有太多條條款款。
「可是我沒有想要做到什麼,真的沒有耶。像湯唯大家都只看到結果,誰也不知她拍的時候是多痛苦?而且也不是每個人有這樣的機會,都可以做得好,因為我後來看很多報導真是不可思議,很多人講:『如果李安找我,像這樣的戲我一定也會…』不可思議!頭腦有問題!」批起別人力道十足生猛,不需李安來找就肯脫衣上陣的尹馨,心裡應該明白,天真或世故可不是自己說了就算!


尹馨隨身攜帶理光GRD相機,為自己留下各種自拍倩影。

很爽很舒服

尹馨認為自己並非嬌嬌女,但這樣的她卻希望訪問能在舒服又能抽菸的咖啡廳進行,而不是在攝影棚一角了事,「我想要的跟別人不一樣。」她強調。採訪中,見尹馨拿著相機不斷以詭異的高難度姿勢自拍,我心裡納悶,不知這個想要的跟別人不一樣的小姐,在這一刻是不是也覺得很爽很舒服呢?

妝髮:張淑鈞 
造型:李軒宇(四囍樂造型工作室)
服裝提供:Marilyn、FENDI



撰文:唐千雅 
攝影:戴世平 
攝影協力:王聰賢 
編輯︰李秀芬 
資料︰溫雅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