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傳真

揭封屍禽獸 成魔之路


犯下封屍罪行的吳文宏,1年來講了無數謊話欺騙李女和警方。

二月二十六日,宜蘭檢警偵破了板模工人吳文宏所犯下的水泥封屍慘案,警察帶著吳文宏到基隆立德路三○巷的防火牆,找出被丟棄一年多的水泥塊,隨即以電鑽開挖,最後發現呈蜷曲狀的四歲女童屍體。女童身上穿著小洋裝,全身都有被毆的傷痕,屍水發出濃烈的惡臭,淒慘的死狀連處理的警察都感不忍。
但吳文宏全程在旁觀看,神情冷靜,過程中只微微皺鼻,說了一句:「對,這就是我埋的(屍體)。」
吳文宏落網後,對自己動手打死女童的詳細時間及情形說不太清楚,不過,光是他向警方供稱的封屍過程,就令人感到恐怖異常。「我將還沒變硬的女童塞進帆布提袋,再放入紙箱,接著倒水泥塑形,水泥變乾後,拆掉紙箱,然後抱著這個屍塊,準備拿到屋後的山坡找地方丟,結果不慎打滑,封屍的水泥才掉進租屋處的窄牆裡。」


吳文宏與女童的合照,照片裡他神情冷漠,絲毫看不出對女童有任何關愛。


藏屍水泥塊
警方從基隆立德路30巷取出包著女童屍體的水泥塊。


電鑽1小時
用電鑽鑽了1個多小時,水泥塊中露出包著女童屍體的帆布袋。


赫見童遺骸
警方小心翼翼地取出女童屍體。

缺管教 打架愛說謊

冷酷的吳文宏犯下這起禽獸不如的驚悚案件,外界對他如此成魔發狂感到不可思議。負責偵辦的檢警就認為,吳文宏會對這麼小的孩子施暴,與他的成長背景,還有親生兒子被帶走,最後遭虐死的過去有關。
花蓮出生的阿美族原住民吳文宏,由於父母在他小時便離婚,他和弟弟由爸爸帶,在單親家庭中成長。本刊調查,吳文宏喜歡喝酒、賭博,交往複雜且居無定所,由於生性懶散,一直不務正業,收入極不穩定。
吳文宏後來被父親趕出家門,輾轉聯絡改嫁新竹的母親,希望媽媽幫忙。由於吳母是水泥板模的小包商,愛子心切下,介紹兒子從事水泥工作,誰也想不到,吳文宏竟利用這些技術和工具來對四歲女童灌漿封屍。
吳文宏的鄰居表示,吳從小缺乏管教,由於體格粗壯,便經常跟人打架,不過,只念到高中的吳文宏,長得不錯,又有一張擅長花言巧語的嘴,平常的嗜好就是喝酒和把妹,所以自小情史不斷,但與他交往的女子也是三教九流。警方私下就說:「這個人可以說什麼都不會,只會說謊跟把馬子。」
十九歲那年,吳文宏靠電話交友認識一位年僅十六歲的少女,少女表示自己逃家,無處可去,吳就「好心」安排對方到他家去住,然後半哄半騙下和對方發生性關係,最後對方家長找上門,堅持提告,不過因檢察官認為二人你情我願,因而不起訴處分,但留下前科。

妻落跑 兒子遭虐殺

他二十一歲時又和另一女子奉子成婚,但女子婚後發現吳文宏好吃懶做,最後和一個砂石車司機私奔,連兒子也一起帶走。這名女子後來在萬華廣州街站壁賣淫,二○○○年,竟與同居人將吳文宏的二歲兒子虐死,被法院判刑八年。不過,吳文宏因長年離家,過了很久才知道兒子被殺,他當時雖表示不想跟警察牽扯,不願報案,私下卻很不爽,曾在酒後痛罵紅杏出牆的妻子,還說要找她算帳。
二○○六年二月,吳文宏在景美的卡拉OK店,認識坐檯小姐李苓儒,二人進而交往同居。為了生活,他帶著李女和女童,在蔡姓水泥工的介紹下,搬到基隆立德路的租屋,又過起有一頓沒一頓的日子。
蔡姓水泥工向警方表示,吳文宏搬到基隆後,因為曾承諾要照顧李姓母女,這讓過慣鬆散日子的吳很不能適應,脾氣變得更加暴躁,喝完酒常怪女友不會工作,又斥罵女童是「拖油瓶」、「只會吃飯」。

小女童 喊餓遭踢飛

二○○六年七月三十日,吳文宏和李苓儒交往不到半年,吳騎機車載李女和女童在基隆被警方臨檢,由於李女使用假鈔遭通緝,最後被帶回警局。當時時間很晚,李女來不及找親戚,只好拜託吳文宏代為照顧,也就此開始小女童的悲慘生活。
蔡姓工人說,他到吳家做客時,曾發現女童的晚餐竟然只有一碗乾白飯,什麼菜都沒有,而且有一次女童肚子餓,向「爸爸」討飯吃,竟被吳文宏用腳猛踢,「踢到整個小孩子飛起來!」當時大家都看傻了眼。
女童常被吳文宏打,連李苓儒都發現有異。吳文宏曾帶女童去探監,當時李苓儒看到女兒雙頰瘀青,詢問吳嫌,習慣說謊的他卻辯稱是蔡姓工人的老婆因為女童哭鬧,才動手打她耳光。
吳文宏照顧女童不久後,就將她殺害,行凶後還強自鎮定,二○○六年十月初去探李女的監時,當李女問起女兒的狀況,吳文宏便搬出預先準備的謊話說:「我媽帶她去花蓮玩。」李女要求打手機聽女兒的聲音,也被他以「山上收訊不好」婉拒。
吳文宏知道對方已經起疑,從此不再探監,但有一次他不小心接到李女放風時的電話,竟又辯稱「我帶她去台中給一個叔叔照顧了!」李女要再追問時,他就掛上電話。


生母入監 2006年7月30日
通緝犯李苓儒外出時臨檢被抓,入獄前委託吳文宏照顧女童。


酒後打死 2006年8月10日
吳嫌平時就常對女童施暴,當天喝酒後,凶性大發亂拳毆打女童。


壓屍入袋 2006年8月11日
凶嫌次日下班後,發現女童已死,將屍體塞入帆布袋再放進紙箱。


水泥加封 2006年8月11日
凶嫌將水泥灌入紙箱封屍,最後水泥塊被丟棄在住家防火巷中。

恐怖水泥封屍事件

2006.11
高雄水泥工人黃俊博酒醉後,向中國籍女友王秀芹求歡遭拒,黃一怒之下砍死對方,再用棉被裹屍,塞進塑膠桶灌入水泥,丟進東港的排水溝內。
2000.09
青少年張日松、蔡啟昌因缺錢花用,夥同另5名少年勒昏國三生李訓德,將他丟入水桶,再灌水泥丟進淡水河,事後更向李父勒贖100萬元得逞。
2000.07
桃園觀音鄉一處水井發現一具遭支解的男屍,屍體被剁成7大塊,屍塊上有大量的快乾水泥,身上還有多處刀傷,此案仍未偵破。
1989.07
男子張世澤因債務糾紛,請黑道討債,卻誤殺1名外務員陳武斌,張情急之下,在死者身上傾倒水泥意圖掩埋。
1985.08
高雄從事珠寶生意的婦人黃劉豐玉,赴日洽商失蹤,後來被日本警方發現陳屍在大阪區某大樓的10樓天台花圃,屍身遭水泥封蓋。

警傳喚 稱病先開溜

找不到人的李苓儒,最後先請家人向南投警方報失蹤人口,後來陸續寫信向檢警求助,去年十一月,警方第一次傳喚吳文宏前來說明。吳到場後,強調自己真的把小孩交給朋友,但警方要求他提供友人的資料時,他突然表示自己肚子痛要看醫生,警方同意給他一個小時,要他看完醫生再回來,但他卻就此開溜,心虛的表現,讓吳文宏涉案程度大大升高。
吳文宏落跑後,擔心警察找上門,又到新竹投靠母親,吳母陸續介紹一些水泥工作給他,但可能因為他用水泥封屍,心裡一直有陰影,所以開始排斥做板模,不再按時上工,最後吳母受不了,又把他趕出家門。
吳家人向警方說,他在新竹這段期間真的「怪怪的」,最明顯的情形是開始吸毒,而且常若有所思,還四處騙人,企圖營造女童還在世的假象。


女童母親寫給檢察官的求助信提到「孩子的下落安危全然不知,擔心是否遭到不測或已被販賣」,促使檢警重新調查此案。

逃亡時 把妹搞大肚

有一次,吳文宏跟母親借了五千元,說是要買玩具給小朋友,結果後來卻被發現是買毒品;他也曾打電話給弟弟表示:「我過幾天帶一個小朋友到五股去玩好不好?」檢警認為,吳文宏的種種作法,可能是殺人後想要自欺欺人,讓別人覺得他精神不穩定、有幻覺,但其實根據警方掌握,吳文宏意識一直很清楚,精神狀態也沒問題,而且他連逃亡期間都能繼續把妹。
去年二月,他在新竹偶遇當年在台北PUB搭訕認識的張姓女子。已婚的張女還為他和丈夫離婚,二人最後跑到竹北,租下博愛街的老房子同居。但因吳文宏不敢再碰水泥,他透過女友介紹,改行在三民街擺攤賣起甘蔗汁,就這樣躲了大半年。
吳文宏殺人後,精神極不穩定,曾向新女友說自己背了個大案,生不如死,希望已懷孕的女友跟他一起去死,但女友追問何事時,他又閉口不談,今年大年初三還回花蓮辦結婚。


吳文宏為躲避警方查緝,曾跑到新竹開設這家yy甘蔗汁攤。


女童的母親李苓儒被借提出來,看到愛女屍體崩潰痛哭。


吳文宏遭警方逮捕時異常冷靜,絲亳看不出悔意。


女童生前在這狹小髒亂的環境,每天過著擔心受怕的生活。


警方在吳文宏的基隆租屋處,發現女童生前穿著的破爛衣物,顯見她從未吃飽穿暖。


包著女童屍的水泥塊,就被丟棄在這個狹窄的防火巷中。

騙現身 趁奔喪逮人

檢警追查吳文宏費了一番工夫,直到今年過年期間因為有寒流,埔里的甘蔗收成不好,懶惰的吳文宏批不到甘蔗,索性休個長假,警方最後是要求租攤位給他的房東,打電話騙他:「你甘蔗攤的桌子沒收好,擺太出來了,警察要來開罰單。」這才將他釣出來,並查出他的居住地址,然後趁吳文宏的父親過世百日,回五股老家奔喪時,才申請拘票將他逮捕。
荒唐乖戾的吳文宏,用凶殘的手法虐童封屍,驚悚的情節或許只是個案,但近年各種虐童案層出不窮,也凸顯社會的防護體系有問題。女童被打,許多鄰居友人都曾看過,凶嫌帶女童探監,監獄內的相關人員對這名全身是傷、身材瘦弱的小孩也應有所印象,可惜始終無人示警,冷淡的人情,擴大了保護機制的漏洞,終於釀成這樁令人髮指的慘劇。

撰文:陳鴻偉、王保憲 
攝影:王禹仁、蘋果日報 
編輯:吳宜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