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焦點

總統賭盤封盤 押馬英九贏六十萬票


今年總統大選選情激烈,國內賭盤全面看好國民黨馬英九大贏60萬票以上。

勇仔,我想押『馬仔』(馬英九)二十支!」電話那頭傳來賭客下注的聲音,一支一萬元,一次押二十支就是二十萬元,「條仔腳」勇仔看到那麼多賭客不停打電話進來下注,心中暗爽,因為這四年一次海撈總統大選賭局的機會又來了。

二月底狂收百億
大選剩下最後兩週多的時間,全台灣像勇仔的這種「條仔腳」估計約四、五千人,他們早在今年一月十日左右,即立委選舉前就開始吸收賭資,目前總統賭盤幾乎一面倒,開國民黨候選人馬英九贏,只是讓票的多寡各縣市小有差距,多數縣市賭盤馬英九的讓票都在六十萬票以上,也就是押馬英九贏的賭客,必須在馬贏謝長廷六十萬票以上才算贏,然後才能按各盤口訂的賠率領錢。


已經倒閉多年的傳統紙盤簽賭站,趁著這次總統大選再度復活,在今年的大選賭盤扮演關鍵角色。(資料照片)

高縣大寮最挺謝

全省賭盤中,目前唯一押謝長廷贏馬英九的盤,是在高雄縣大寮鄉。據瞭解,這個盤是由當地的一名議員在操作,開票不是以中選會開出來的總票數為準,而是以大寮鄉公所開出來的大寮鄉總票數為準,如果謝長廷贏馬英九一千票,押一萬元賭謝長廷贏的賭客就能贏一萬元。由於大寮過去是綠軍的鐵票區,每次選舉當地人幾乎都投綠營候選人,上次總統大選陳水扁在當地拿下近六成選票,淨贏連戰一萬多票,因此才會在這裡出現這麼「挺謝」的盤。
從總統賭盤開盤後,全省各地的條仔腳,便每天吸引賭客川流不息地下注,平常條仔腳賺的是簽六合彩、職籃、職棒、還有「台灣之光」王建民的出賽,今年多賺一筆總統大選的錢,條仔腳只要自己忍住不賭,一個月要賺三、四十萬元的簽賭佣金不成問題。
據本刊調查,全國總統賭盤到二月底止,大約已收了賭金近百億元,不過,賭盤在二月底卻突然出現一個怪現象——全面封盤,也就是賭客想下注卻沒有人肯收牌,據稱有可能到選前一星期才會重新開盤。


大寮鄉是全台唯一押謝長廷贏馬英九的賭盤。



本次總統大選 各縣市賭盤讓票及賠率

三一九子彈翻盤

組頭間傳來的消息指稱,這個怪現象有可能是幕後大組頭手上的牌支已經太多,不想再收牌,更有可能是太多人簽馬英九,大組頭手上都是押馬英九贏的牌,如果盤口繼續吸收賭金,萬一票投出來馬英九贏不了那麼多票,組頭一定會「輸到脫褲」,乾脆少收為妙。
熟悉賭盤人士分析,封盤的手法其實代表大組頭仍在觀望,因為距投票日還有半個多月,如果投票前又發生四年前三一九的兩顆子彈事件讓賭盤翻盤,損失將無法估計,既然大組頭手中目前掌握的牌支已經夠了,便先封盤觀察,等選前一星期確定不會有太大變化再重新開盤接受下注,到時再把馬英九的賠率調低或把謝長廷的賠率調高,組頭才能穩穩進帳。
組頭們今年「穩紮穩打」地賺,主要是因為四年前的總統大選讓他們吃盡苦頭。當時全省組頭收了近百億元的賭金,大家都看好藍營的連宋配穩操勝算,沒想到投票前一天發生兩顆子彈事件,輸錢的人認為選舉不公,不願付錢,贏錢的一方每天找組頭要錢,吵得鬧哄哄。不少條仔腳每天為了應付這些事忙得焦頭爛額,組頭最後只好請黑道兄弟出面處理。


四年前總統大選,在投票前一天發生三一九槍擊案,也改變了選舉結果,更讓組頭輸到慘兮兮。

立委選後藍營旺

兄弟介入後,很多賭資糾紛後來便以打折的方式解決,因為輸錢的一方認為能少付就少付;贏錢的人想到如果要等選舉官司打完,可能組頭早已跑路,錢也未必能拿到,便寧可少拿也要早拿;而在中間喬事情的兄弟,不管是替輸或贏的一方出面,都有錢可賺,才漸漸平息紛爭。
有了四年前的慘痛經驗,今年賭盤剛開始時,組頭都很保守,除了有些藍軍執政的縣市,馬讓謝的票較多,大多地區都讓不超過五十萬票,但賭客當時就已一窩蜂下注,才半個月,全國就收了近三十億元賭金。
立委選舉藍軍大勝之後,賭盤更火熱,讓票更飆高到七、八十萬票,包括總統陳水扁的故鄉台南縣市及彰化縣甚至高到八、九十萬票,大家都看好馬英九在這次總統大選穩操勝算,賭客也跟著起鬨,到處找認識的「條仔腳」、組頭下注,農曆年過完,全省組頭收到的賭金飆到七、八十億元,台灣賭客「拚經濟」的勇氣令人咋舌。
其實,做總統大選的組頭,開盤後誰讓誰多少票,賠率多少都是大學問。四年前的總統大選,全國開出的讓票都是由二、三名專業大組頭私下訂出來,從連戰讓陳水扁五十萬票,陸續降到四十萬,三十萬,一直到選前的二十萬,必須依照選情變化而隨時調整,最後還冷不防碰到二顆子彈的事件來擾局,組頭的估票若不準,心臟不夠強,很可能慘賠。
台灣賭盤的地下組頭分為電腦盤與紙盤兩種,紙盤是最傳統的賭法,組頭在家中擺一具電話及錄音機就可以做生意,賭客一定是熟識的朋友,打電話來下注,對象包括六合彩,美國及台灣職棒,輸贏隔天以現金結清。它的好處是只要跟組頭認識都可以打電話去下注,但金額不會太大。三年多前,有人開了電腦盤,只要設計一套程式,任何賭博都會被電腦接受,短短二年就把傳統紙盤打垮。
不過,今年的總統賭盤,傳統紙盤卻又復活,因為總統大選四年一次,用電腦盤必須先設計一套程式,等總統選舉結束後要隔四年才再用得到,反而給了傳統紙盤生機。也由於今年由紙盤條仔腳自己出來收牌,當然讓票標準及賠率也由他們自己訂,不再如四年前的全省賭盤大串聯。


今年立委選戰民進黨大敗,黨主席陳水扁帶領重要成員向全國民眾道歉,賭盤開出馬英九的讓票更達到最高點。


大選賭盤隨著各種事件的發生,讓票數也會跟著調整,馬英九因綠卡事件被謝長廷痛批,未及時回應,讓他的民調下降,組頭開出的讓票也跟著降低。


綠營支持者手中揮舞著綠色競選旗幟,「凍蒜」聲不斷。


為了替選情加溫,藍綠雙方都舉辦大型晚會邀支持者參加,圖中藍軍支持者在晚會中忘情的大喊「加油」。

馬蕭配開高走低

以台北市為例,一開盤就是馬英九讓謝長廷五十萬票,立委選後藍軍大勝,賭盤更開到馬英九讓八十萬票,不過經過綠卡風暴及電視辯論後,馬英九的民調開始下降,一直到二月底回到六十萬票,不過只有一水之隔的台北縣,還是比台北市多讓了五萬票。
至於綠軍執政的南部縣市,以台南縣市為例,一月間剛開盤時,組頭曾開出馬英九讓謝長廷八十萬票,組頭明知道謝長廷的勝算不高,如果讓票太少,賭客隨便押馬英九都能贏,最後輸錢的一定是組頭自己。「先開八十萬票,可能賭客會認為謝長廷就算輸也不會輸這麼多,反正是賭,逆向操作也可能一舉勝出。」
立委選後國民黨大勝,南部的賭盤卻出現重大轉變,馬英九從讓八十萬票一路下滑,電視辯論結束後還降到五十萬,比起北部縣市還低,二月底封盤前,台南縣市賭盤讓票只有四十五萬票,是全台讓票最少的地方。
各縣市不但讓票不同,賠率也不一樣,基本上押馬英九贏的賠率都比較低,台北市押一萬元只能贏八千元,台北縣贏八千五百元,台中市九千元,嘉義市九千五百元,反而押謝長廷贏的賠率高出很多,台北市可以賠到一萬一千元,高雄縣、台北縣也有一萬五百元,差一點的雲林縣,高雄市也有九千五百元。
隨著選戰進入白熱化,預料全省賭盤在選前一週重新開盤後,可望吸引更多賭客將大把大把的鈔票都砸下去。開票當晚,已經賺飽的組頭、押對寶的賭客,及當選的候選人陣營,將會一起high翻天。



為了防止賭盤影響總統選舉,警方也全面出動抓賭,圖為警方在簽注站蒐證的情形。


4年前的總統大選,賭盤也是看好藍軍連宋配大贏,警方獲報多次查獲簽賭站,並起出大筆現金。


4年前警方在一處簽賭站查到賭客的簽賭單,上面還清楚寫著押連宋多少錢及贏多少票。

撰文:王保憲 
攝影:蘇暉清、宋岱融 
資料:黃維玲
繪圖:游雅婷 
編輯:林宜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