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號頭條

未成年子女當人頭 檢調辦陳泰銘內線交易


國巨電子董事長陳泰銘在國內有併購大王之稱,最近卻因去年併購大毅科技一案,涉及內線交易等案被調查。

國巨電子董事長陳泰銘疑涉嫌內線交易,台北地檢署分案指示黑金專組檢察官章京文偵辦,檢方已指揮調查局北部機動組,針對併購案有無涉嫌違反證交法展開調查,北機組並向金管會與台灣證券交易所調取相關資料。

妻小名義 布局買股
檢調指出,二○○七年六月間,國巨電子與大毅科技爆發經營權爭奪大戰,國巨電子雖然大舉買進大毅科技股票,但在大毅科技股東會上敗在全額連記投票,未能取得董監事席位無功而返。檢調發現,國巨電子在布局買進大毅科技股票時,不只國巨電子董事長陳泰銘妻子李慧真的投資公司入場買進,陳泰銘的三名子女陳少威、陳少喬與陳少曼也先後持有四千多張大毅科技股票。
令檢調人員印象深刻的是,陳少喬、陳少曼這對雙胞胎姊妹是台灣二○○六年杜哈亞運的馬術國手,在杜哈亞運的馬術競賽場上為國爭光時,年齡只有十七歲,竟也能在股市動支鉅金買進股票,擁有數千萬元的股票。檢調細查之下,赫然發現陳少威、陳少喬等人買賣大毅科技股票登記的通訊地址,與國巨電子一樣,在台北縣新店市寶橋路的國巨總部大樓內,檢調懷疑,陳少威等人幕後另有人代為操作。


陳少喬(右)、陳少曼(左)雙胞胎姊妹是國巨董事長陳泰銘的掌上明珠,也是國內馬術高手,但因捲入內線交易案被檢調調查。

併購失敗 獲利二億

檢調人員調查,在二○○六年八月一日之前,陳少威、陳少喬、陳少曼等三人擁有四千多張大毅科技股票,當時股價大約在十七至三十六元之間,由於國巨電子要入主大毅科技,大量買股之下,大毅股價一路飆升,二○○七年四月間,股價一度衝上二百二十四˙五元,被證交所公布警示注意股票達十三次。
去年四月十五日前,陳少喬與陳少曼總共出脫了一千六百多張大毅股票,陳少曼名下並已全數獲利了結。
去年四月十五日至六月十三日,大毅科技召開股東大會(後來延至八月召開)前後,這二個月期間,陳少威與陳少喬又陸續出盡持有的二千四百多張股票,大毅科技這段期間的股價在一百零八至一百六十八元之間。檢調依最保守的價格估計,陳家至少落袋約二億元;若股票是賣在最高點,則獲利更為驚人。
檢調透露,國巨併購大毅失敗,後來在財報也提列投資損失六億元,但陳泰銘的子女卻從其中獲利,整個併購案有無違反證交法的內線交易等情事,陳泰銘應該知道得最清楚。北機組主任林玲蘭表示,已調閱相關卷證。檢調也將在蒐證告一段落後,傳喚相關人等深入調查,陳泰銘將要面臨司法檢驗,連自己的小孩也可能遭受牽連。


檢調發現,國巨董事長陳泰銘獨子陳少威,也在併購大毅案過程中買賣大毅股票。(資料照片)


陳泰銘(右一)的雙胞胎女兒陳少喬(左二)、陳少曼(右二),2006年代表台灣參加杜哈亞運馬術比賽名列前茅,風光回台。左為太太李慧真。


檢調發現,陳泰銘的子女買賣大毅科技股票時,將通訊地址登記在新店市寶橋路的國巨總部。


大毅科技在國內被動元件廠居老二地位,去年力抗龍頭老大國巨入主,艱辛保住董監事席位

下單連號 成為證據

但在面對檢調偵查前,國巨已經因為收購資訊未透明而遭金管會開罰。二月二十一日,金管會指出,國巨電子透過轉投資關係企業,共同取得大毅科技持股一○%,之後持股多次變動達一%,但未依規定申報,從二○○五至二○○八年之間,違規次數達四十四次,因此對國巨連續罰款共二千一百六十萬元。這創下金管會「對單一案件罰金最高」與「受罰人次最多」的紀錄。加上今年一月底公平會懲處的四百四十萬元,國巨電子被處罰金額就高達二千六百萬元。
金管會副主委張秀蓮指出,證期局曾就案情向國巨等公司查明,這些公司聲稱,因各公司彼此並沒聯絡的意思,所以未申報。但證期局也不是省油的燈,張秀蓮強調:「證期局提出(國巨等)在同一家證券商下單,且下單次序為連號等明確證據下,要不承認也很難!」
金管會委員會針對這起併購案,所提的懲處名單,除了國巨電子董事長陳泰銘外,還有國巨、旭泰、旭昌、寰泰投資、士亨興業、昇泰投資、國眾開發以及國新投資等九名投資人。金管會未對這幾家公司多做說明,本刊調查,旭泰、士亨、旭昌、寰泰、昇泰等五家投資公司,都是陳泰銘妻子李慧真直接或間接持有九九%股權的公司,且是國巨的控制公司,也為整起併購案增添不法疑雲。


調查局北機組偵辦力霸、東森集團掏空弊案後,主任林玲蘭調查併購大毅案,又查出內線交易等案。

購併擴張 搶市占率

陳泰銘一九五七年出生台南麻豆,成功大學工程科學系畢業,退伍後,自行創立台灣阻抗公司,一九八九年併入哥哥陳木元的國巨公司,二兄弟分工,陳木元管研發,陳泰銘則負責業務、管理。
陳泰銘在國巨從基層業務員做起,當時拜電子業持續成長之賜,被動元件廣泛應用在所有電子產品,電阻使用量最大,其次為電容,電感使用量較少,國巨是全球少數能提供電阻、電容和電感三大被動元件產品,提供客戶「一次購足」的需求,國巨被動元件集團逐漸成形。
市場人士分析:「國巨從一間本土傳統電阻廠,快速發展成國際被動元件供應商,和陳泰銘購併策略有關,他只論如何奪取更多市占率,這種壓垮對手的梟雄氣勢與膽識,成就了國巨的版圖。」
一九九四年,在陳泰銘主導下,國巨透過企業併購方式來加速全球布局,他先收購新加坡最大電阻廠ASJ公司與德國維特龍集團,又入主智寶電子,買下奇力新電子公司,甚至進軍家電業,取得聲寶三成股權。


國巨公司是國內被動元件大廠,去年一月還向華南等銀行聯貸四十五億元,擴展業務。

落後日商 復出整合

二○○○年,國巨以六˙五億歐元(約新台幣一百八十億元)買下飛利浦全球被動元件事業,當時是台灣上市公司國際收購案金額最大者,國巨因這項併購案,一舉躍升為僅次於日商村田(MURATA)和TDK的全球第三大被動元件廠。陳泰銘剛進入國巨時,當年營收僅二千四百萬元,至二○○○年底,在他主導下,國巨營收已達一百九十五億元。
然而,不少業界人士認為,國巨吞飛利浦被動元件所開的價格,實在太貴了;這個天價併購案,也成了國巨必須在二○○四年提列一百二十億元鉅額資產減損的遠因。加上台灣被動元件產業長期受自相殺價競爭的拖累,產品平均單價已落後日本廠商三至四成,利潤甚低,國巨反而受創。
一位業者說:「國巨在晶片電阻與MLCC(積層陶瓷電容器)等產品,不僅居國內龍頭地位,其中晶片電阻更是全球之冠,但陳泰銘為了搶攻市占率,帶頭殺價,真正受傷最重的卻是自己。」
不久,陳泰銘退居幕後,先後擔任副董事長兼執行長,以及單純的顧問等職,直到二○○五年元月他才重出江湖,回鍋任董事長。陳泰銘為衝刺國巨獲利,親自主導國巨的各項整合工作,並重施購併老招。


細微的被動元件主要使用在電子產品上,達成電子迴路控制功能,應用範圍廣泛。


國巨電子近年在大陸蘇州設廠生產,擴大事業版圖。


陳泰銘的舅舅莊柏林,曾任法官後轉任律師,在台開內線交易案為扁親家趙玉柱辯護。


舅舅牽線 與扁交好

陳泰銘動作快速地先後完成國巨與華亞的策略聯盟案,以及智寶、世昕、輝城之三合一案,並入主國內晶片電阻第三大廠旺詮。去年,陳泰銘再度出手,欲併購另一電阻廠大毅,未料這場經營權之爭,大毅祭出「全額連記法」,國巨一席董監都沒有拿到,使得陳泰銘無功而返。
陳泰銘的舅舅莊柏林,曾任台灣高等法院法官,二○○○年被陳水扁延攬為國策顧問,去年,國巨舉辦三十週年慶,還邀請陳水扁蒞臨致詞,顯示陳泰銘與扁營關係良好。


國巨電子政商關係良好,國巨30週年慶時,陳水扁總統親自到場祝賀。

收藏藝品 為女買馬

陳泰銘平常喜愛收藏藝術品與馬術活動。十幾年前,他以八百五十萬元買進廖繼春的︽運河︾,前年春天就以八千萬元拍賣出手。陳泰銘也收集大陸名畫家常玉的作品。業界保守估計,這幾年來的國際拍賣場子中,陳泰銘光在常玉的畫作上,就賺了好幾億元。
陳泰銘與前蘇富比(Sotheby)拍賣公司的台灣區董事長衣淑凡是好友,二人在陽明山比鄰而居,當年衣淑凡是將常玉畫作推向國際的推手,二人因畫結緣,二人的女兒也因馬術共同興趣而成為好友。
衣淑凡的女兒汪亦岫喜歡騎馬,當時陳泰銘還不滿十歲的雙胞胎女兒陳少喬與陳少曼,也因此迷上騎馬。為了女兒的興趣,陳泰銘親自跑到歐洲,挑選三匹血統純正的駿馬回來,並買了許多「養馬寶典」研究。


陳泰銘培養雙胞胎女兒騎馬興趣,不僅親自至歐洲挑馬,還陪同練習而練出好成績。

長期苦練 砸錢參賽

陳泰銘每天都要求二個女兒放學之後,就到陽明山的馬場去練習,每次一練就是一個下午,練習完畢之後,還得花上一個小時,親自幫這些馬洗澡、刷毛,同時要求馬場管理人員得用最高級的飼料餵食。
寒暑假期間,陳泰銘還會將女兒送到德國,找一流教練進行培訓,並且在歐洲各地花錢參加大大小小的比賽,培養女兒的實戰經驗。為了女兒,他自己乾脆進入馬術協會擔任副理事長。
陳泰銘苦心栽培女兒並沒白費,前年,卡達亞運馬術選手權的資格賽,在台北龍潭格蘭地馬術中心舉行,陳少喬、陳少曼以及同為十七歲的汪亦岫組成的中華A隊,擊敗哈薩克、日本等國家代表,拿下團體比賽的第一名。
只是苦心栽培女兒,這次卻因為女兒名下購買的大毅科技股票可能涉嫌內線交易,惹來官非,或許是陳泰銘始料未及的吧!


國巨董事長陳泰銘(右),當年曾因入主聲寶並擔任總經理而出名。左為前聲寶董事長陳盛沺。

陳泰銘:檢調要查就去查

本刊3月4日下午向國巨董事長陳泰銘查證其子女陳少威、陳少喬、陳少曼等人買賣大毅科技股票的情事,陳泰銘說:「並沒有那回事,這是他們說的。」而對檢調單位已進行調查,陳泰銘表示,檢調要查就去查,以他的身分也不方便多說。

撰文:林益民、賴琬莉 
攝影:攝影組、蘋果日報 
資料:劉嘉芳 
編輯:陳美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