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本經

絕 黃小琥

走路有著伊莉莎白女王的氣勢的黃小琥,做事有港都男兒的氣魄,私底下超愛漂亮。最恨人家說她外表中性,讚她豪氣干雲有男人味?她絕對會翻臉!她在台上唱台下總覺得跟她很親近,就有那種路人甲碰到她:「ㄟ 黃小琥耶!要不要唱一段?」結果黃小琥心裡的OS就是:「恁老師咧!唱一段…」我問她覺得「滅絕」這封號適合嗎?她搞笑對著麥克風,自己先笑起來:「適不適合我也不知道,就被叫這樣。都要接受吧!叫什麼我無所謂,但是他們的口氣是好像跟我很熟…」不喜歡裝熟?「是啊!明明沒交情,裝熟不是很奇怪?」

唱了十幾年的黃小琥,去年在《超級星光大道》當個講話評審,因為說狠話一針見血,被封「滅絕師太」走紅,售票演唱會更因此加賣到十場,這個無心插柳,雖不至於是遲來正義,至少,也是讓多年來實力備受肯定卻被冷落的當事人,哭笑不得!

有誠意就OK

知道自己直,黃小琥卻不肯改掉這種個性。「從頭到尾都我都不認為自己是演藝圈的人,覺得個性不太適合,有些人可以裝笑臉打招呼,我笑都笑不出來。
「有人說我的LIVE比較好聽,其實是 LIVE唱下去就要整首唱完,一氣呵成、情緒有連貫,在錄音室唱歌就像雕刻,唱歌是在敘述一個情感,製作人一直挑剔這個音跑了、那個尾音太長,情緒就會斷了。」
她的確是一個很照著情緒走的雙子座,當我照著一篇內容錯誤的舊報導提問,她眼睛睜得像廟口的銅獅一樣大:「哪有,記者不要這樣吶,亂亂寫,耳朵都不知道聽到哪去?」坐在隔壁的我嚇得雙手直搖:「沒有沒有,我有錄音,也不會亂寫!」
「我很在乎公平,之前唱尾牙就跟人家吵過。車程耽誤嘛,我遲到是沒理由,但不是不可解,大家都是出來討口飯吃,我一上台就把場子幹熱,後來觀眾要我安可,我在後台說:『來的時候看承辦人臉色,要安可嗎?要的話那你來道歉。』我不知道這是不是強勢,但我相信我還是有可愛的一面啦,我非常不喜歡做作,比較率真,有誠意就OK啦!」

活在黑洞裡面

黃小琥擔任《超級星光大道》評審,只要一兩句評語就直中靶心讓大家覺得爽快,但提到自己的事,卻是千頭萬緒如蠶絲成繭般纏繞。
「那時候當唱片歌手沒什麼自信,穿衣服也是一個聳字可以形容,鏡頭裡看到自己也嚇一跳,為什麼我不是方季惟?伊能靜?隨便擺隨便弄隨便好看。
「《不只是朋友》發完到《分不到你的愛》中間兩年,沒工作、沒錢、唱片停、身體又不好、離婚、不能看小孩、台北沒有朋友,我那時候整個臉都是痘子、內分泌失調,那是我人生第一個低潮。
「當時我應該有憂鬱症,只是自己不知道,常常自己關在家裡面哭、提不起勁,我可以看電視連看十六個小時,一直坐在那邊看到頭暈,不想出門,電話也不想接。」
可是妳外表看起來很堅強?
「沒有,我只是看起來比較嚴肅(山地國語),我家賣杏仁茶做生意,所以我從小到大養成看人臉色。去唱酒店、夜總會,也養成我不怕生,可是到自己有問題的時候我就退縮了,想自己躲起來,脆弱不想被別人看到。」
在整理錄音資料時,聽著她點打火機、點菸、吐菸的聲音,寂寞但堅強。「還好我有PUB固定的演唱,唱歌算是我的宗教吧,每天唱歌可以抒發,變成我情緒的調適跟發洩,出去碰到人日常生活都過得下去,回家面對自己就睡不著,一直看電視,又看十六個小時。
「我覺得自己在一個黑洞裡面爬不出來,很想找help,但不知道要找誰。我不想造成別人的困擾,有問題不會隨便講,找不到可以幫我解決這個問題的人之前,我不會去說是什麼問題。」

追幸福的勇氣

採訪時,黃小琥遲到了四十分鐘,她走進來時那副媲美蕭亞軒跟蔡依林的超長濃厚睫毛,我就懂了為什麼。
「如果沒有當歌手,我應該就跟附近鄰居一樣,做個小生意、結婚生子過一生。我十九歲開始唱,三、四年後想說差不多可以找個人結婚了,後來發現我其實不太適合婚姻。我的一生就像去試了,發現事情大條,那要怎麼解決?做了決定後果就要自己承擔。離婚後才真正開始過一個人的生活,學習獨立。
「要離婚覺得很丟臉,後來看自己在商店櫥窗玻璃的反照,我才二十幾歲,怎麼像四十幾歲,難道我要這樣過後半輩子,我不想,每個人都有權利去追求幸福,但這也要有勇氣。」

有才華的賤人

黃小琥最膾炙人口的歌曲〈不只是朋友〉之所以動人,是因為那是她最真實的感情,她曾經也為愛苦等。離婚後,她欣賞駐唱共事的伙伴John有音樂才華,卻也是令她受傷最深的一段感情,〈分不到你的愛〉〈不只是朋友〉說的就是她當時的心情。
「吼!妳包打聽喔,John我跟他分分合合差不多七、八年,這怎麼辦呢?我覺得我很愛他,他不覺得我是他可以走長期的對象,這段感情讓我成長很多、想很久、煎熬很久,發現人不能勉強。我使出女人該有的耐力、就是拗就對了,我以為拗久就有,錯!錯!錯!所以現在我不想拗了,可以就可以,不可以就不想要,人生苦短。
「以前喜歡有才華的人,特別是音樂,碰到也不管他個性人品,覺得有才華就口水都滴出來,搞了半天,這些有才華的人有的也很賤。」對方吸引妳的特質?「(嘆一口氣)我隨時都在改變。內在很小女人這塊,只有我知道而已,雖然年紀也四十幾,但在我入棺材之前,還是會期待有感情!」
妳對感情是先猶豫後如飛蛾撲火嗎?
黃小琥想了一下:「我做事情也這樣,剛開始BROWN SUGER找我駐唱,我想了兩個禮拜,不是不能唱,別的地方我唱流行歌,但這地方都是老黑在唱JAZZ,我一個台灣歌手唱國語,在這邊要怎麼弄?想了兩個星期才決定。」
經紀人這時插話:「基本上她是個風趣的人,但過著無趣的生活!」黃小琥緊接:「橫批是『是恁祖媽』。」

聲音裡的菸味

「小時候沒有夢想,完全沒辦法想像我會到台北來,可以自己買進口車、房子,成為家喻戶曉的歌手,因為我沒有背景,家裡就是小康家庭,要做才有錢,發片在電視台遇到偶像鳳飛飛,嚇都嚇死,趕緊打電話給我姊姊:『緊緊緊,我今天碰到鳳飛飛吶!』
「我家在夜市裡面做生意,高雄鹽埕區,有碼頭,各種生意都會聚集在這裡,我們後面就是妓女院、賭場,小時候就看到很多妓女、流氓,也有一些貴婦、有錢人家的小孩,落差很大,體認到人百百款,眼睛要放亮一點。
「我的工作沒有保障,唱不好隨時會被fire,久了自然就會有保護色。我的聲音不是像水一樣那麼清澈,跟齊豫比,那沒辦法,可是我的聲音是有很多東西在裡面,比如說菸的聲音、熬夜的聲音…。唱歌如果說只是靠外表沒有去感動人,這個會讓我覺得很丟臉,歌手上台唱沒有誠意,只是發聲體,我非常不屑,我有自己詮釋歌曲的方法跟味道,好好把它發揮,看歌迷的表情就會很爽!」
黃小琥自己都說私底下的她讓宣傳都「挫著等」,她發揮熱情跟讓人覺得親近的時刻,果然就只有她在台上唱歌的時候,這篇訪問做完,我發現真的不能跟師太不熟硬裝熟,但如她所說,有誠意,都會感受得到!

外表看起來豪氣,不代表黃小琥內心不渴求女人想要的一切東西。

春鳳

來拍照,黃小琥堅持要先看並試穿造型師所借的衣服,否則寧可取消採訪。隔天她自己帶了妹妹頭假髮、銀色小禮服,跟數雙跟細如鉛筆、至少10幾公分高的高跟鞋上陣,戴上寶格麗珠寶,眾人圍著一輪讚美,原本板著臉的師太,開始笑得燦爛如花,連想走去抽菸被我阻止,都還是邊念邊認分地回頭拍她美美的照片,這時候,那個堅毅犀利的小琥老師不見了,登場的應該是訪問之初她告訴我的那個本名——春鳳。
「小鳳,親近的朋友總是這樣叫我!」

滅絕師太 黃小琥

本名︰黃春鳳
暱稱︰小鳳
英文名︰Tiger Huang
出生日︰1963年6月21日
星座︰雙子座
出生地︰高雄巿
專輯︰《TheVoice》LIVE專輯共3張、《她的歌》《午夜的單人床》《寂寞女子》、《THE ROSE》等3張英文專輯、《分不到妳的愛》《不只是朋友》。
演唱會︰5╱8~31在台北、新竹、台中、台南、高雄等地舉辦10場巡迴演唱會。
經歷︰1982~1988年因幫姊姊代班,開始在夜總會、餐廳駐唱。1990年推出《不只是朋友》得到第二屆金曲獎「最佳新人獎」,離婚育有1女。多年來因在PUB固定駐唱,有PUB公務員外號,並被稱為「The Queen of Pub」,也是尾牙的熱門邀約對象,去年擔任《超級星光大道》評審後被網友封為「滅絕師太」,短髮造型深植人心。

場地提供:金山家具(02-28939070)
化妝:孫蕙美
髮型:Edgar(hc hair culture
造型:李軒宇(四囍樂造型工作室)
服裝提供:FENDI、Bally、Loewe
珠寶提供:BVLGARI


黃小琥愛美的堅持,並不因為豪氣的外表跟他人眼光而減少,又細又高的鞋子與長長的眼睫毛就說明一切。


黃小琥(左)因為幫當琴師的姊姊代班,才一腳踏進駐唱的生活。


做事強悍,黃小琥認為那是她的一種保護色。





因為擔任歌唱比賽評審一語中的,黃小琥突然聲勢高漲。(《蘋果日報》提供)


黃小琥的出片路走得不算順遂,曾拿過金曲獎新人獎的她,曾有五年沒法發片,但她認為,如果當時一炮而紅,她或許會有大頭症,也不會有今天唱歌情感動人的黃小琥了。

撰文:田瑜萍
攝影:黃長川
攝影協力:王聰賢
編輯:蕭珺文
資料:溫雅雯
ent@nextmedia.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