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內幕

白花四億整修 台北賓館毀容

1年半前,外交部花了4.2億元公帑,整修國家古蹟台北賓館。但日前國寶級彩繪師莊武男進入參觀,卻發現不僅主建築鏽跡斑斑,原本磨石子的花瓶欄杆,有些也變成水泥欄杆。
更扯的是,賓館外面圍牆,處處龜裂,有些牆面還因填補的材料不同,形同「打補丁。」莊武男氣憤地說:「整修根本是破壞古蹟,驗收的人眼睛被屎糊住了嗎?」

每年國慶酒會,外交部都會邀請各國駐台使節到台北賓館歡聚,台北賓館擁有百年歷史,是「國家古蹟」,也是日據時代的台灣總督官邸。賓館平常只供正副總統宴請外賓時使用,一年也僅開放四天給民眾參觀,大多數民眾都難窺全貌。

花四億 驗收失職

二月十八日下午,陳水扁總統在台北賓館接待數十位藝文界人士,大家盛裝與會,除高興地和陳水扁合影外,也紛紛拿起相機捕捉難得的賓館畫面。第一次進去參觀的彩繪師莊武男卻發現,聞名的台北賓館鏽跡斑斑,和他想像中有很大落差。
莊武男氣憤地跟本刊說:「台北賓館花那麼多納稅人的錢,卻修的『不三不四』,才一年多就慘不忍睹。驗收的人『眼睛被屎糊住了嗎?根本是破壞古蹟』。」今年六十五歲的莊武男,是國寶級的寺廟彩繪師,國內重要廟宇如萬華龍山寺、三峽祖師廟、台北行天宮、孔廟都有他的作品,國立歷史博物館的門神就是他畫的。
台北賓館最近一次整修在二○○六年五月完成,外交部共花了四.二億元,歷經田弘茂、簡又新、陳唐山和黃志芳四任部長才完工。但整修至今才一年多,如今竟是「主建築到處鏽跡斑斑」、「高雅的洗石子花瓶欄杆,變成水泥欄杆」、「外牆角倒塌、龜裂,牆面石子顆粒大小不一。」

台北賓館小檔案

台北賓館起造於1899年,是日據時代的台灣總督官邸,台灣光復後,曾做為省主席官邸,1950年改稱台北賓館。在台灣退出聯合國之前,這裡是國宴、黨政會議和文化活動的重要所在,見證過中日和平條約簽訂等國際大事件。
隨著我國外交遭逢挫折,台北賓館的衣香鬢影、杯觥交錯不再。到了1997年,時任台北市長的陳水扁,有回前往228和平紀念公園視察,赫然看到對面的台北賓館內違建林立,還有憲兵晾棉被、曬衣服。
如今,外交部花了4.2億元整修,原本可讓它風華再現,卻因為再出問題,使它遭受更大的屈辱。

瓶型欄 新舊混雜

台北賓館最著名的,就是「三層樓的主建築」,一樓入口連著拱廊,二樓則以雙柱設成廊道,正面陽台則有希臘山牆。整個建築散發文藝復興時期的風格,十分漂亮。
但現在這些漂亮的外牆、廊柱,卻都流出鏽水。從入口處看進去,賓館整個正面,包括一樓入口拱廊的基座、羅馬柱、一樓外牆、二樓廊道支柱、三樓外牆,都能明顯看到大大小小、長長短短的鐵黃色鏽跡,有些鏽跡源頭還似乎有鐵釘釘下的空洞。整個磨石子水泥面,就像被毀容的麻臉一樣,已不是單單一個「醜」字可以形容。
此外,台北賓館也擁有極具特色的上百支花瓶型欄杆,但離譜的是,這些欄杆外觀原本應該是洗石子的,但在整修後,卻是「有些是洗石子的,有些是水泥。」而新舊二類型的欄杆排列也不規律,十分突兀。

亂用料 外牆補丁

原本的洗石子花瓶欄杆呈暗灰色,很有質感,也有古典的風味;但整修後的「水泥花瓶欄杆」,表面光滑呈亮白色,非但沒有質感,古典感也蕩然無存。尤其是洗石子和水泥欄杆混雜,相當不協調。
莊武男也發現,台北賓館有的外牆整個裂開、有的牆角龜裂破損;雖然有些外牆已經被用水泥重新補過,但新舊顏色不一,接縫也沒密合。本刊在二月二十二日(週五)再度到現場勘查,發現情況正如莊武男所說。
一片約一坪大的外牆上,遠遠就可看出中間有一個四方形大補丁。有一片外牆,中間有個小四方形,走近一看,原來外牆應用原本「一分的小石子」當牆面,新補的卻用「一分三的小石子」。石頭大小不同,當然無法融合。本刊還發現,一處圍牆還留有一個鐵釘明顯痕跡。
針對台北賓館這些缺失,本刊拿照片請教專業的廖姓建築師。他說:「整修完一年半就有鏽水,太離譜了。外牆角龜裂,可能是施工不良,而磨石子變成水泥,以及用不同大小的石子取代,可能是找不到原來的材料。」

小辭典
古蹟分級

有些古蹟屬於「國定古蹟」,有些又叫「一級古蹟」,搞得民眾霧煞煞。簡單來說,古蹟原本分為第一級、第二級、第三級古蹟3種,〈文化資產保存法〉修訂後,以1997年6月30日為分界點,之前認定的古蹟採用舊制,例如淡水紅毛城是在1983年被列為古蹟的,就叫一級古蹟;1997年之後被列為古蹟的採用新制,也就是依照古蹟的主管機關分為國定、直轄市定、縣(市)定古蹟3種。例如台北賓館是在1998年被列為古蹟的,因此就叫國定古蹟。
不過,這種新舊二制並存的現象不僅民眾混淆,連主管機關也搞不清楚,因此文建會在2006年6月宣布,今後古蹟通通依照新制分為3級:國定古蹟、直轄市定古蹟,以及縣(市)定古蹟。

整修後 新增鏽斑

廖姓建築師認為,一般整修房舍時,工人會先用鐵絲綁板模灌漿,灌完後拆板模時,鐵絲留在牆內,會再塗上一層隔絕空氣和水的保護層。而台北賓館牆壁支柱流出鏽水,可能是工人整修後沒有處理,讓留在裡面的鐵絲氧化生鏽;至於外牆角龜裂,則可能是整修時沒有先處理牆角的植物,只是直接在裂開處糊上水泥,導致植物生長撐破圍牆角。
莊武男和一位從小住在台北賓館附近的何姓居民,則都懷疑是「鐵釘作祟。」他們認為,以前每逢節慶假日,台北賓館就會拉起慶賀布條,有時還會在牆壁釘上看板。這些鐵釘在當時沒拔除,以後鐵釘熱漲冷縮,會將表面撐破,到時整修會花更多錢。
本刊檢視二○○六年五月十四日,台北賓館剛整修完成的照片,發現當時台北賓館牆壁或廊柱並沒有鏽斑。顯示鏽斑是後來才出現的。
本刊調查,一年半前的整修,外交部進行了多次招標,分成二期整修。參與的包括徐裕健建築師和卓銀永建築師;施工的營造商,則為慶洋營造和隆記營造二家。參與的建築師和營造商,都擁有豐富的古蹟維修經驗。不過,隆記營造幾年前則因維修古蹟,曾和台北縣政府鬧出糾紛。

承包商 曾遭罰款

二○○二年,隆記營造曾承包台北縣政府三級古蹟淡水小白宮、滬尾砲台的整修工程,之後縣府發現,滬尾砲台駁坎要蓋二層,隆記卻只蓋了一層;縣府要求材質採用安山岩石,隆記卻用其他材料,要求隆記改善卻拖了一年多;至於小白宮,則在開園後,隆記始終沒有提供完工資料,也讓台北縣政府無法驗收。台北縣政府文化局曾姓承辦專員說:「縣府後來找其他廠商來修復。而且也依合約,沒收隆記的履約保證金,逾期罰款也累積到二○%的上限。」
台北賓館屬於國家古蹟,三年前有民眾在台北賓館圍牆噴漆,除被法院判刑,外交部還打算對其求償四十萬元清洗費,顯示外交部也知道古蹟維護的重要性。但外交部花鉅資主導台北賓館整修和維護,如今卻讓台北賓館鏽跡斑斑、花瓶欄杆變樣、圍牆龜裂,如果外交部不趕快要求廠商善後,如何服眾!

同一建築師
殼牌古蹟倒塌

位於台北淡水捷運站旁的「殼牌倉庫」,原來是英商嘉士洋行倉庫,2000年時被評為台北縣縣定古蹟。北縣府為修復殼牌倉庫,斥資1.28億元,委由承辦台北賓館整修的徐裕健建築師事務所進行整修。
但2007年2月,其中一棟倉庫的牆面竟無故倒塌,施工單位至今查不出原因,還提出變更設計計畫,要求縣府追加預算,遭到文化界大力抨擊、力阻預算,並以當年淡水紅毛城修復也花不到1億元,質疑錢到底花到哪裡去了?

回應

針對台北賓館最近陸續出現的鏽跡,外交部總務司林姓科長強調,當初他們也有發現,也懷疑是工程釘沒拔除,後來請教建築師和日本技師,才知道「那是石材內流出的天然礦物質」。對於花瓶欄杆材質不一,以及外牆龜裂,外交部則以「最近的整修並沒整修花瓶欄杆,材質不一應該是以前就留下來的,而外牆龜裂,也不是重點整修項目,外交部會持續處理」回應。

而負責的營造商之一慶洋公司,強調維修時都沒有釘釘子,接手時就發現外牆有鏽跡,當初也在上面先噴一層瓷漆再洗掉,就把鏽跡去除了。慶洋的說法和外交部不一,他們說:「有修補幾支花瓶欄杆,但也是用洗石子工法,水泥欄杆不是該公司做的。另外該公司也有修復外牆龜裂,但僅是將破損部分黏回去,牆面完全沒有處理」。

至於另一營造商隆記,則不願接受採訪,還對本刊嗆聲說:「除非外交部正式發函要求我們接受採訪,否則我們絕對不會回答任何問題。」外交部對隆記在古蹟整修上和台北縣政府有糾紛一事,則強調「不清楚」。


國寶級彩繪師莊武男指著台北賓館外如「補丁」的外牆(箭頭處),大罵政府維修古蹟不力,是浪費納稅人的錢。


欄杆/新舊混雜
台北賓館內的花瓶型欄杆,原來是洗石子外觀,有些維修後卻變成「光溜溜」的,很不協調。


基座/鏽蝕處處
外賓進台北賓館的第一眼,就可看到入口石柱支撐座上也是鏽跡斑斑。


梁柱/鏽斑上身
才整修完一年多,台北賓館二樓羅馬柱上就出現多處鏽斑,很難看。


在凱達格蘭大道上的台北賓館,目前已經一百多年歷史。每年只有4天開放民眾參觀。


台北賓館內裝潢相當氣派。但目前不開放民眾參觀。只有正副總統接見貴賓時才能申請使用。


外牆/嚴重龜裂
賓館內豪華,賓館外卻殘缺。靠近中山南路的台北賓館外牆牆腳,已經龜裂。


台北縣古績「殼牌倉庫」之前整修時,也傳出圍牆倒塌。


台北賓館是外交部長黃志芳上任後完工驗收的,他應負整修古蹟不力、驗收疏漏之責。


3年多前,民眾辦倒扁活動,台北賓館外牆被貼滿了保麗龍,嚴重破壞古蹟。


外交部砸了4.2億元,歷時4任部長對台北賓館大整修。圖為施工中的情形。


屬於國家古蹟的台北賓館,是歷來國慶酒會接待外賓首選地,維修後卻鏽跡斑斑,圍牆龜裂。

撰文 程紹菖 盧誠輝 曾文哲
攝影 何曰昌 馬立群
資料 黃維玲
編輯 徐文正
inv@nextmedia.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