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白講

我被超渡過

小學時,我爸媽就離婚了,媽媽嫁到日本,我跟著爸爸,他做八大行業,我放學,他才剛要去上班,後來他去大陸做生意,互動更少了,大概是缺乏父愛,所以我交往的男友都像我爸那樣,年紀大、胖胖的、長得像黑道。

朋友和家人因為我前男友年紀太大、個性差,都反對我們在一起,我就逃家跟他到台中鄉下,想證明我們也可以過得很好。三個月後,朋友夢到我全身濕答答的說很餓,過幾天又夢到我很哀怨看著她。報了失蹤人口沒消息,到處問神,好幾個通靈者都說我死了,還一口咬定我被棄屍在海邊。

朋友當場大哭,他們發願吃早齋,還燒了一堆紙蓮花幫我辦超渡,邊跪邊哭拜了八小時,那天我突然很想他們,就發了簡訊給朋友,剛好他們辦完法會,收到簡訊嚇到尖叫。因為這通簡訊,我又「活」過來了。

他們會相信我死了,是因為前男友長得太像殺人犯,酗酒後會打人,我早上工作,晚上還幫他帶一歲的兒子,他三天兩頭跟我要錢,我辦現金卡借了超過五十萬。最後我受不了,逃回台北。

我現在最捨不得的就是他兒子,有天他帶這小孩回家說:「這是妳和我生的。」我覺得很扯,但也不多問。從小我爸就帶不同「阿姨」回來,阿姨都不太理我,我現在也成了「阿姨」,就想盡心對待這個小孩,很擔心他跟著爸爸受苦。朋友笑我單純,都「死」了一次,仍死性不改。


阿玉,30歲,台北,節目製作助理

撰文 鄭進耀
攝影 蘇立坤
people@nextmedia.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