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觀點

抓耙子的共業

選戰期間,大家都想抓住對方的小辮子,
用爛泥巴把對方抹黑,綠卡和抓耙子是雙方以毒攻毒的傑作。
其實,冷靜來想,這是台灣社會的共業,值得哀矜勿喜,
而非幸災樂禍。

選戰期間,大家都想抓住對方的小辮子,用爛泥巴把對方抹黑,綠卡和抓耙子是雙方以毒攻毒的傑作。其實,冷靜來想,這是台灣社會的共業,值得哀矜勿喜,而非幸災樂禍。
綠卡和牙刷主義是台灣歷史的傷痕,台灣被趕出聯合國之後,風雨飄搖,有辦法的人誰不想移民或申請綠卡,當年的民族救星蔣介石曾說,退此一步,即無死所。聽起來很壯烈,但那是偉人的事,老百姓有權利尋找一個自己可以安身立命的地方,這是普世人權,它也許與誠信有關,但與忠誠無關。
現在最值得關心的是,如何把台灣打造成公平正義、自由安全的生活環境,讓人民可以安居樂業,永遠脫離逃難的陰影。
這次馬英九在辯論中,再三強調他是台灣人,即使燒成灰也是台灣人。國民兩黨在這方面有極大共識,我們已經共同走過了危疑震撼的年代,在台灣找到了共同的願景,這是值得慶幸的。
謝長廷被對手抹黑為線民,其實是國民黨對轉型正義逆向操作的結果。明明是獨裁政權的受害者,一夕之間變為加害者,民進黨第一位黨主席江鵬堅也被影射為抓耙子,對一位無法替自己辯護的死者,更是不公平。不過,他們也是民進黨操弄轉型正義的受害者。
轉型正義不是歷史清算,而是國家重建過程。民進黨如果把轉型正義當作一件嚴肅的政治工作,而不是把它當作選舉造勢工具,不會激起那麼大的反感,這次國民黨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讓謝長廷和江鵬堅含冤莫白,這是轉型正義的惡用與扭曲。
其實,當年的民主運動和情治單位有千絲萬縷的關係,國民黨對黨外活動瞭若指掌。台灣的民主化過程,在七○年代以後,仍然艱辛困苦,但沒有流過多少血,比大部分民主轉型國家幸運,情治單位與黨外人士的互動密切,扮演一定角色,這是民進黨所不想面對的真相。
國民黨的權威統治與共黨的集權統治在本質上不大相同,東歐共黨的線民被迫出賣親友師長,傳統的倫理關係為之破壞殆盡。台灣不能用東歐模式來推動轉型正義,因為政治生態和社會網絡截然不同,台灣的民主化,民進黨功勞最大,但不能獨占全功。
承擔共業,才能共生。在台灣這個小島,定期選舉所創造出來的民主與台灣主體性已成為主流價值。愛台灣不再是民進黨的專利,愛台灣的方式越來越多元化,越來越多的人以不同的方式愛台灣,這是整個社會的共同資產,當選舉順利結束後,我們會發現,台灣的歷史又翻過了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