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

向黑幫募款拉票 馬以南大陸密會白狼

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馬英九的大姊馬以南,竟不避嫌,和竹聯幫大老、綽號白狼的張安樂會面,甚至一同向深圳台商為馬英九拉票募款。
有國民黨人士向本刊指出,去年六月八、九日那段時間,馬以南刻意搭機到香港,再由張安樂友好的台商派車接送到大陸深圳,與張安樂會面,並一同參加深圳台商為馬英九舉辦的大型造勢募款餐會;事後,二人還有第二次的挺馬密會。馬英九競選總部也坦承「確有其事」。

八年前,國民黨因為黑金政治,與地方上角頭派系關係曖昧不清,造成選民唾棄,也因為遭對手一再抹紅,抨擊國民黨是中國代言人而失去政權。
如今經過八年在野,國民黨並沒有在這次總統大選中得到教訓,不僅擺脫不了黑金政治的質疑,連馬英九極力脫掉的紅帽子,都因為馬英九的姊姊馬以南,再次受到檢驗。

馬以南小檔案

年齡:67歲
婚姻:夫為馮丹龢(曾任高雄捷運局顧問)、育有1子1女
學歷:北一女中;台大植病系(由外文系轉系);美國麻州州立大學生物碩士
經歷:美國布魯克海文國家實驗室(Brookhaven National Laboratory)研究員;中國化學製藥生物科技專案經理、研發副總;神績生物科技董事長;國民黨中央委員;北一女校友會會長

張安樂小檔案

綽號白狼,竹聯幫大老,59歲,山西人
學歷:淡江歷史系學士、歐研所碩士肄業;美國內華達大學拉斯維加斯分校會計、資訊管理學士;美國聖馬利學院心理學、社會學學士;美國史丹福大學運籌學(Operation Research)碩士肄業
經歷:
1964年 加入竹聯幫。
1965年 在舞會殺傷便衣憲兵,關入台北看守所。
1984年 好友陳啟禮在加州行刺作家劉宜良(江南),將暗殺內幕口述錄音帶交由張保管。
1985年
在好萊塢舉行記者會,公布錄音帶證明陳啟禮乃受情報局指示;同年因暴力討債涉嫌綁票勒索被捕,判刑16個月。
聯邦調查局破獲非法交易大麻槍枝的美國竹聯幫組織,將張列入被告,後判刑15年。
1995年 出獄,因在台涉殺人未遂罪,被調查局押解返國,後判無罪;但因加入幫派被判1年2月,以10萬元交保。
1996年 涉嫌暴力逼債,唯恐被列入掃黑名單,避走中國;隔年正式被列為治平對象,至今未歸,已被台灣當局列入10大通緝犯。

拉攏台商辦募款

國民黨人士指出,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馬英九的大姊馬以南,替馬英九輔選相當賣力,每一張選票她都積極爭取,但搶票卻搶過了頭,分不清黑白。去年六月八、九日左右,她在大陸深圳和竹聯幫大老、綽號白狼的張安樂會面,爭取深圳地區台商的支持並募款,為求保密,馬以南還費心的搭機到香港,再搭上和張安樂友好的台商派出的專車轉往深圳。
本刊調查,去年六月八、九日那一陣子,馬以南到深圳跟張安樂會面,之後召集一些台商替馬英九(選舉)舉辦募款餐會,馬以南到深圳受到當地台商熱烈歡迎,當晚就辦了大型的挺馬造勢晚會,馬以南還特地上台致詞,要台商踴躍支持馬英九,更要回台灣投票,當晚的造勢募款餐會相當成功,第二天中午,馬以南也和張安樂及深圳台商協會內重要人士私下再辦餐會,密商挺馬大計。
本刊向馬陣營的發言人蘇俊賓查證,他直接了當地告訴記者:「確有此事。」但蘇也表示,馬以南之前不認識張安樂,到深圳也只有同桌吃過飯,馬英九競選總部並沒有到大陸辦募款餐會的計畫。但當記者問馬以南深圳行是否為張安樂安排,並募得近二千萬元的款項時,蘇俊賓說,馬以南只是參加台商舉辦的餐會,裡頭有一名台商叫張安樂,馬以南行程並非由張安樂安排。

出走海外避查問

張安樂身分具爭議,從一九六四年他加入竹聯幫到現在,是竹聯幫內說話極有分量的大老級人物,目前遭台北地方法院檢察署以《違反組織犯罪防制條例》通緝中。從二○○○年後就避居大陸經商的張安樂,沒有再回台灣,還在中國成立中華統一促進黨,自己擔任總裁,這與馬英九極力撇清與中國關係的同時,馬以南會見張安樂顯得不單純。
張安樂和馬以南的深圳密會,本刊記者也二度打電話給人在國外的馬以南本人,第一通電話接通時,馬以南以不方便接受採訪查證,對記者說:「謝謝你關心、謝謝你打電話來。」然後就掛上電話。當記者第二次再嘗試打電話和馬以南查證,問她二○○七年六月八、九日是否有和張安樂會面,馬以南只匆匆丟下一句:「對不起!我沒興趣聽。」就把電話給掛了。
事實上,據國民黨內部指出,在去年馬以南到深圳和綽號白狼的張安樂會面後,馬的幕僚曾有人當面詢問馬以南是否曾和張安樂見面,當時馬以南還不以為意的回答:「是啊!他們是有選票的。」但如今馬以南再度面對同樣問題,卻選擇迴避,這可能與她近來惹出來的風波,頻頻被對手謝長廷陣營拿來當作攻擊馬英九的話題有關。

言行直率頻惹事

知情人士說,連日來,馬陣營遭對手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謝長廷陣營的負面爆料,都是針對馬以南而來,先是在一月底,謝長廷猛打馬英九持有綠卡話題時,馬以南竟然在接受媒體電話訪問時透露,馬、謝二人都曾經收過製藥公會政治獻金五十萬元;之後二月十六日,被謝長廷陣營指控,馬以南擔任中國化學製藥副總經理時,特權銷售藥品給台北市立聯合醫院,因當時馬英九正擔任台北市長,被質疑違反《公職人員利益衝突迴避法》,和馬英九在二等親內的她,應該避免做市政府的生意。
突然間,馬以南成為馬英九打選戰的罩門,二月十七日,媒體接獲爆料,馬以南於一九六六年就讀台大外文系畢業前,曾當「槍手」代一名考生考大學聯考,而這個話題也引發軒然大波,各大媒體均有登載。
熟識馬家的友人說,馬以南個性直率,一直以來對弟弟馬英九的選務都相當熱中,並經常在媒體前公開發表談話,種種言行也經常惹得國民黨內其他大老不高興。馬英九的幕僚也曾私下說,馬英九為此還曾打過電話,請馬以南不要再管選舉的事務了,馬以南也在馬英九輔選幕僚的建議下,遠走國外避風頭,不過,現在再低調,也無法掩蓋之前會見張安樂的事實。
張安樂曾是竹聯幫的總護法,是竹聯幫已故首任幫主陳啟禮非常倚重的左右手,他幫陳啟禮重整過竹聯幫。一九八四年十月,震驚國際的江南案發生時,他與國民黨政府派出的代表進行談判,在一清專案中保住竹聯幫不致瓦解。雖然張安樂目前將事業重心轉移到大陸,但「白狼」在竹聯幫仍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

白狼立竹聯制度

去年十月四日,竹聯幫的精神領袖陳啟禮病逝香港,張安樂曾說,竹聯幫是因陳啟禮而壯大。其實,張安樂也是竹聯幫壯大的重要推手之一。
竹聯幫於一九五六年創幫,在創幫元老中並沒有張安樂的蹤影,這無損於張安樂在竹聯幫中的威望。
一九六四年,年僅十六歲的張安樂從南海路幫轉投到竹聯幫,逐漸在幫中嶄露頭角,後來,幫中大哥陳啟禮因案入獄,竹聯幫的勢力因群龍無首而逐漸衰退,幫中元老乃推舉張安樂為總護法,大力整頓幫務。
淡江大學歷史系畢業的張安樂,熟知朝代興替的典故,為竹聯幫立下精密的制度及穩固的基礎,將幫中堂口擴編為虎、豹、龍、獅、熊、鳳、狼、月、鳥的堂口,更規定各分支堂口必須上繳「母金」。
張安樂雖然建立竹聯幫日後發展的基礎,但畢竟當時陳啟禮人在獄中,無法管到幫務,竹聯幫內派系林立,還發生新、舊派之間的惡鬥,張安樂無法統合協調,因而以出國求學深造為由,離開台灣到美國發展。
其實,江南案發生時,張安樂在美國,他與陳啟禮的關係密切,對整個過程非常了解,還幫陳啟禮處理錄音帶。

馬大姊爭議事件多

時間/內容
2008.2.17 《蘋果日報》接獲爆料,馬以南在1966年台大畢業前,替1名考生代考大學聯考,後因該考生未考取大學而未被起訴。案發時,馬以南人已在美國,未被註銷畢業資格。
2008.2.16 謝長廷陣營指控,馬以南在2001年馬英九任職市長期間,自美返台,出任中國化學製藥副總經理,供應多項藥品給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涉及違反《公職人員利益衝突迴避法》。
2008.1.30 馬英九否認接受製藥公會的政治獻金50萬元後,馬以南卻在電視上爆料馬、謝都收過50萬元獻金,並大罵謝長廷「不要臉的東西」;隔天又說:「我沒接受過任何人訪問。」
2007.10.30 當眾說馬英九是「被逼著」去看楊麗花歌仔戲。
2006.5 在國民黨台北市長黨內初選中公開表示:「我代表馬市長拜託大家支持葉金川。」使得國民黨內部議論紛紛,質疑馬英九暗助葉金川,最後葉宣布退出選舉。
1998.10.30 台北市長競選,陳水扁陣營批評馬英九陣營一方面不實指控市府圖利瑞和庭建設,一方面卻又派馬以南拜訪瑞和庭董事長尋求支持,對民間企業進行「一手抹黑、一手勒索」策略。

潛逃大陸成巨賈

不過,張安樂後來涉嫌海洛因走私案,在美國被法院判刑,一九九五年出獄返台。返台不到二年,又因政府實施治平專案進行掃黑,陳啟禮遠走他鄉到柬埔寨;張安樂也於一九九六年違反《組織犯罪條例》,被台北地檢署通緝而潛逃海外,二○○○年到大陸深圳發展。
到大陸發展的張安樂,搖身一變為台商,他主導的韜略集團先後在大陸深圳、江門、東莞設立包括資訊、運動器材等數家公司,更擁有二千多名員工專門生產馬盔、溜冰頭盔、自行車賽頭盔,銷售量占全球市場四○%以上,成為世界知名廠商。去年初,事業心頗大的張安樂,又成立多針集團跨足電子科技,在江西南昌設置一個電子大廠,在台商之間造成轟動。
韜略集團的總部設在大陸深圳市羅浮區深南東路南方聯合大酒店的五樓,樓層的一半都是張安樂的辦公室。張安樂好客眾所皆知,只要人在深圳,就會在辦公室接見來訪的媒體、遠從台灣來的藍綠民代、名賈。然而與台灣政商界往來密切的張安樂,卻因為會見了馬以南,雖然出發點是幫馬英九,其實為馬英九帶來的後遺症非常大。
但張安樂否認有這場會面,更沒有在辦公室密會馬以南,對於馬陣營發言人承認會面,張安樂感到納悶。

馬姊急躁父自責

馬家友人說,事實上,過去馬家五姊弟都是馬以南說了算,這點連馬英九都不否認。
本刊也取得馬英九的父親馬鶴凌生前談教育子女經驗的著作,從書中,似乎可對馬以南會頻頻出狀況多少有些了解。馬鶴凌在書中談到馬以南個性急躁,中年後支配慾太強,是因他沒給馬以南很完美的教育∣讓她讀經。
馬鶴凌說,馬以南過去一直是四個弟妹的火車頭,從北一女、台大…可以說是品學兼優,也因此,成為馬鶴凌心目中教育子女的重要助手。

人文學養未加強

但是馬鶴凌也提到,馬以南中年以後,就不像青少年時期那麼聽話,有時還讓馬鶴凌非常生氣,自責教導得不好,他認為馬以南是第一個出生的孩子,當時他們還不懂得子女教育,馬鶴凌在書中說,馬以南的才智是多方面的,但過去如果家中像在大陸時富有,可以多培養她在文學或政治方面的發展,改變氣質,才不會一直有他遺傳的急躁脾氣,一生會更美滿。
馬鶴凌的教育經也提到,過去他應該教馬以南讀經,加強人文方面的學養,可惜當時自己沒有這方面計畫,才發現馬以南對許多聖人之言都不知道。
馬鶴凌還在書中自認是子女教育不夠好,自作自受,沒有話說,三個妹妹和兒女受了不少委屈,但馬鶴凌沒有把馬以南教好的遺憾,恐怕會波及兒子馬英九的總統路。


竹聯幫大老白狼張安樂,去年6月和馬英九大姊馬以南在深圳密會。


台商總會長張漢文(右)和國民黨主席吳伯雄(左)一同出現在台商聯誼餐會,卻未出席扁與台商的活動,挺馬意味濃。


中華統一促進黨為張安樂創立,主要成員有竹聯幫虎鳳隊隊長王蘭(右)等。圖右二為林正杰。


馬英九競選總部發言人蘇俊賓,證實馬以南與張安樂確實有碰面。


馬以南(左)積極想替馬英九(右)輔選拉票,卻狀況頻傳,成為馬陣營負擔。


馬英九(中)選舉場合,馬家姊妹們常站台力挺,如今馬以南(左)因狀況頻傳而避居國外。


馬英九的父親馬鶴凌(右)生前出書談子女教育,認為馬以南因沒讀經,個性急躁,中年後常令他生氣。


張安樂遭台北地方法院檢察署通緝後,2000年避居大陸經商,幾乎沒有再回台灣。圖為張安樂在深圳住家。

撰文 謝忠良 溫惠敏 林益民
攝影 姜永年 蘋果日報
資料 黃維玲
編輯 陳美靜
project@nextmedia.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