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

台泥產能躍3倍 辜成允大爆發

二○○八年,五十五歲的水泥老店台泥在中國大躍進,年產量將從去年的八百萬噸,翻兩番達二千五百萬噸,被外資高分貝喊買;不只如此,台泥舵手辜成允還要把現有九條生產線增為二十五條,二○一二年產能上看六千萬噸,擠入大陸前三大。
台泥在辜成允改造下徹底翻身,辜成允也從哥哥與父親相繼過世、堂兄辜濂松分家、財務危機與改革受挫的愁雲慘霧中,走出自己的路。他接受本刊專訪,娓娓道來如何克服接二連三的打擊,「在人家知道你還沒長大之前長大」。

上週二(十九日)外資一改元月煤價飆漲侵蝕台泥獲利的論調,大舉喊進台泥。摩根大通直指台泥今年獲利將驚豔市場,股價上看六十元;三天後,花旗環球證券跟進重申看好,台泥二十五日以漲停板的氣勢站上五十四元。
不論喊買或喊賣,外資對台泥都保持高度關愛,持股維持五成水準。究竟台泥今年營收、獲利及股價如何﹖五十四歲的台泥董事長辜成允二十二日接受本刊專訪時,不疾不徐、自信滿滿地說:「整體而言,台泥二○○八年不會看壞。」

辜成允小檔案

現職:台泥企業團董事長
生日:1954年11月28日
家庭:妻子侯天儀,育有1子1女
學歷:美國賓州大學華頓學院企管碩士
經歷:
1982年進入台泥任職,10年後升總座
2003年接掌台泥企業團

西進有成 產能飆

「原物料漲,國內本業一定受影響,因此台灣經營重點是成本控制。」辜成允說,「大陸反而不受影響,因為我們買大陸煤,受國際煤價波動少,且大陸沒有河川禁採砂石問題,加上大陸經濟成長動力還在,水泥占營建成本不高,我們可以直接轉嫁成本、調漲水泥價格。」台泥預估,大陸華南市場需求強勁,以廣東為例,今年水泥售價將從每噸人民幣四百元調漲到四百五十元,台灣目前則介於新台幣二千四百元到二千五百元間。大陸水泥年需十四億噸,是台灣的一百倍。
事實上,台泥今年的利基,正是在大陸。過去台泥因辜成允的父親辜振甫擔任海基會董事長,而遲未西進,直到○三年辜成允接班,才成了最後登陸的水泥業者。辜成允鎖定華南市場,在廣東英德、福建福州、廣西貴港等地建廠,○五年投產,前年開始獲利,加上去年併入嘉新京陽廠,今年九條生產線產能全開,將從去年的八百萬噸翻兩番達二千五百萬噸,遠超過進大陸已十多年的嘉泥三百九十萬噸及亞泥八百萬噸。
非但如此,辜成允還看好華南未來二十年每年一○%成長的榮景,包括廣東二○一○年辦亞運,要蓋高速鐵路與高速公路;福建十一五計畫的海西計畫,要建福州機場捷運;廣西隨中國加入東協,將加強中南半島邊境建設;加上華南區三年內要淘汰二億噸劣質水泥,市場缺口嚴重。

台灣經驗 植華南

為了搶商機,辜成允訂出十億美元(約新台幣三百二十億元)的五年計畫,到二○一二年,現有的九條生產線將增為二十五條,「目前四個點的九條生產線要增為十五條;後面還有十條線要建,五到六條在華南找點,其他則往雲南、四川找點。」台泥副總黃建強說。屆時台泥的水泥產量將再翻倍達六千多萬噸,加上台灣總計年產量超過七千萬噸。
除了水泥廠,辜成允還打算在貴港複製台灣的花蓮和平水泥專業區,進行「水泥廠、港口與電廠」三合一。台泥大陸事業多透過香港「台泥國際」投資,唯獨貴港廠由台泥母公司投資,且和平電廠的夥伴、香港中國電力已到貴港打頭陣。由於國內還未允許電廠登陸,辜成允回答得很保守:「那個項目還沒開放,但我們會有所準備。」
但外資已看見台泥的爆發力,日前摩根士丹利點名,台泥二○一○年將成為大陸前三大;水泥業者更挑明說,到時,台泥將跳級直接挑戰二○一二年產能要達一億五千萬噸的大陸龍頭海螺水泥集團。

父兄紛逝 遭夾擊

辜成允因台泥大放異彩而揚眉吐氣,和昔日財務危機、事業困頓,哥哥辜啟允、父親辜振甫相繼去世,又遭逢堂哥辜濂松家族提分家的慘狀,不可同日而語;而分家時占盡天時地利的辜濂松家族,去年因中信金插旗兆豐金案遭搜索,子婿被通緝逃亡海外,辜家二脈風水大輪轉,給人看盡熱鬧,然辜成允一路走來,卻是飽嘗人情冷暖。
辜振甫的和信集團(台泥企業團前身)與辜濂松的中信集團本是一家,二邊以「叔傳侄(辜振甫傳給辜濂松)」、堂兄傳堂弟(辜濂松傳給辜振甫長子辜啟允)」傳承,原無辜成允的角色。但○一年底辜啟允生病,他手中的鉅額投資也虧損,引來辜濂松家族不信任提分家,辜成允才被推上火線,「我不處理,誰來處理,總不能讓老父親出面!」辜成允說。當時和信集團負債千億元,一年光是利息就要八十多億元;以金融為主的中信則資產上兆,實力兩判。
○三年六月底,辜濂松家族將和信集團旗下達裕開發一千萬元支票軋票,造成退票;隔天,兩集團最重要的「中信投資」進行董監改選,原可子承父業接掌董事長的辜成允,卻被其他家族董事質疑,說要等辜濂松回國再處理,辜成允面子裡子盡失,處境難堪。後來達裕的財務,在辜成允姊夫、台泥副董事長張安平居中協調下善後;中信投資則在改選一個月後,才由辜成允接董事長。

進退基準 為父名

事過境遷,辜成允在他父親留下的會客室中娓娓道來:「當然啊,(處理時)一定要有所堅持,我的態度是,不只父母親教導我不去占人家便宜,相對的,我也絕對不能夠讓人家占我便宜,一定是要對等的。」
對於過往,辜成允說他沒有一絲怨恨。「我不願做那種思考,不管他表面上幫我一把,或暗地裡踹我一腳,我只想到我父親,與『榮耀他的名』有沒有關係;與其花時間罵人或陷入負面情緒,還不如花時間管管鬆散的公司、找銀行談降息。」辜成允加重語氣,「當時和銀行打交道,不是沒有力量,是很沒有力量。」
記者反覆追問這些「家務事」,辜成允都不慍不火,還將功德歸給父母。「我父親是氣定神閒的人,我從他身上學到如何用專業處理同時發生的事,仍能保持超然的視野,不被捲入情緒;我母親正義感很強,對原則很遵守,我有她那個部分。」

辜成允中興家業大事記
時間/事件
2001.12.24 辜振甫長子辜啟允病逝,遺留上百億元債務,致使辜濂松家族主導的中信集團,與辜振甫家族所掌的和信集團分家。
2003.6起 辜振甫交棒辜成允,辜成允將和信電訊持股賣給遠傳,並出脫和信超媒體持股,專注本業,赴大陸投資水泥廠。
2004.12 辜成允變革漸奏效,台泥10年來首度調高財測,獲利由36億元調高至45億元。
2005.1.3. 辜振甫病逝,和信集團邁入辜成允時代。
2005.7 辜成允鷹式管理引起反彈,離職員工控告辜成允涉嫌侵占、自肥。
2005.8起 鄧香妹指與辜振甫生前婚外情生女,辜成允與姊妹立即站出來公開反駁、提告,維護母親與辜振甫名譽。
2007.10.16 台泥國際集團併香港嘉新水泥,進一步擴大中國市占率。
2007.10.2 辜成允任董座的信昌化工上市,收盤價96元,為化工類股新股王。
2007.10.29 宣布將在福建設年產8百萬噸的水泥生產基地,要做福建水泥龍頭霸主。
2007.11.12 辜成允指大陸市場將有10年黃金期,訂下2012年大陸年產能6千萬噸目標。
2008.1.19 辜家和台泥捐地出資設辜嚴倬雲熱帶植物保種中心,準備跨足製藥。

成果導向 大改革

當時除了家族問題外,公司也是內憂外患。○三年六月,辜振甫將台泥董事長交給辜成允,這年恰好是台泥五十週年。對未來充滿危機感的他,一整年都在和父親討論台泥的未來。「台泥正走到往下走還是往上走的關口,若照著現狀走,台泥大概沒有下一個五十年。我跟父親提『成果導向』,那時他正好在寫一篇〈日本的企管方式與成果主義〉,檢討台泥碰到的問題及調整方向。」「我也提,水泥業在台灣發展有限,如果把台灣成功模式帶到大陸,台泥有機會成為區域型或國際型的績優公司。」
那時台泥有投資海螺水泥香港H股五%,辜成允自己也常到大陸勘查。他分析,「主要競爭對手多集中在華東、華中,氣候嚴峻的華北也是過度競爭。華南則水泥生產技術落後,加上泛珠江三角洲與福建是整個中華第二大經濟區,台灣又地處華南,我們很快就界定華南。」
台泥比亞泥、嘉泥晚十年進大陸,「孫子兵法說『後發先至』,若我和人家一樣,一次建一條生產線,我就永遠落後人家十年,因此我們一開始就要蓋五個廠、一次要做八套窯;現在就要變革,才能改變未來。」
在父親書房裡的討論,奠定了辜成允的改革計畫,卻被台泥人大潑冷水,「我的高階主管告訴我,你在做白日夢,水泥業本來就是沒落的行業,這是宿命。」老台泥人不想變,還把業績衰退歸罪給大環境,「這不是認真負責的態度,那次會議,我發了非常大的脾氣,氣到砸壞一個計算機,我說,我不願跟他們浪費生命,若不能改變這個公司,我就走人。」

日操夜操 全賴紫雲禪功

幼年習武的辜成允,近年在台大校長嗣涔介紹下,轉向鍾國強學習紫雲禪功。1948年生的鍾國強為香港僑生,畢業於文化大學民族學研究所,研習養生練氣法達40年,他以南派道家紫愔符籙功法及印度瑜伽氣脈摩雲行功為基礎,發展成紫雲禪功,成立「芍艾氣功養生中心」與「台北市氣功文化協會」,開班授課,強調修身、修心及修靈,練功口訣為「修真悟性,性命雙修,動靜相融,心氣相通。」
辜成允接掌台泥董事長後,每天工作超過14小時,就是靠氣功撐過來。他說:「練氣功對工作專注力與情緒控管有幫助,上班時很快能充好電。我幾乎不生病,一年四季只穿襯衫,身體像自備冷暖氣。」

鷹式管理 引黑函

員工的反彈,反而加深辜成允變革的決心。「我從台泥基層上來,從前的經營團隊怎麼上來?就是照排隊,這些就是最好的人才嗎?我不覺得,若他們不能配合公司政策,我就請他們把位置讓出來,給願意打拚的年輕人。」辜成允推動「鷹式管理」,幾乎裁光父親的老臣,一千八百多名員工走了五百多人,檢舉辜家與辜成允的黑函滿天飛,「很多人告訴我,跟老員工、董事妥協吧!下次(指○六年改選)選上董事長再變革。」
辜成允豁出去了,「我只剩一條路可走,就是把成績做出來。台泥在外流通股大,讓手上有台泥股票的人來支持我。」辜成允拜訪國內機構投資人,但他很快發覺不對勁,「那時有我父親、鄧香妹的事,財務問題、董監事改選等,媒體捕風捉影,影響台灣機構投資人的研究報告。」
他轉而接觸只看業績的外資。「我問外資,為何不買台泥?要怎麼做才會買?我告訴他們大陸的願景以及台泥要做的調整,我說服他們台泥經營團隊是為了他們的利益在打拚,不是為了辜家想留在台泥,或我姓辜的想在台泥混一混繼續當董事長。」外資果然大買台泥。

庇蔭傘收 靠自己

為把資源集中本業,辜成允也處分掉他一手創立的和信電訊。「我做過分析,要花個六年到七年,和信電訊才會變成台灣第一或第二大,用戶頂多七、八百萬戶,和國際業者一億戶規模沒得比,我那時想,要在小池塘當一條大魚,還是把資源拿去大池塘裡,看看有沒有可能變成大魚。」辜成允○三年便將台泥持有的四成和信電訊股權,以總價二百九十億元賣給遠傳電信,做為進軍大陸的銀彈。
而今台泥股價從辜成允找外資支持時的十元,一路漲破二十、三十元關卡,辜成允○六年續任董事長,台泥獲利持續增加,去年十月股價還漲到五十七元高點。
「有些家族或公司敗亡,原因是沒有觀察到大環境已改變,不覺得有改革的急迫性與警覺性。」
「從前我父親在,人家對我們好,會來幫忙給我們機會,後來父親不在,別以為父親庇蔭的大傘還拉開,人家還會來像從前來幫你,我們得靠自己的本領。」這位昔日委居父親身後的次子辜成允,宛如一夕間長大。他感慨地說:「倒也不是一夕間馬上要長大,而是你必須要在人家知道你還沒長大之前長大。」

辜成允迎戰鄧香妹事件簿

現年67歲的鄧香妹於1964年結識辜振甫,2年後生下女兒張怡華, 90年代辜振甫當上海基會董事長後,鄧香妹找上辜振甫,稱張怡華是辜老女兒,辜家老臣為維護辜老名譽而付錢,14年來鄧香妹母女因而住豪宅、穿名牌、開名車。
2005年元月辜老病逝,張怡華以女兒名義跑到振興醫院跪拜,8月間鄧香妹自爆張怡華是辜振甫的私生女,找辜家談判爭產。
辜家要求驗DNA未果,同年7月24日鄧女要求法院裁定辜老生前給的安家費、一張2,000萬元本票,要辜家兌現,辜成允不甘示弱,到法院具名將鄧女房產執行假扣押,並指控鄧氏母女恐嚇取財。
2006年經士林地院認定鄧氏母女捏造私生女醜聞,向辜家恐嚇得手1億多元,分別判刑5年及2年半,並判還辜家6千萬元。目前全案仍在高院審理中。


台泥在54歲董事長辜成允領軍布局下,今年大陸產能成長爆發力十足,22日辜成允接受本刊專訪時說:「儘管煤價上漲,但台泥今年營運不會看壞。」




90年代中期,辜成允在一片看壞聲中,堅持以800億元打造花蓮和平水泥專區,如今成了金雞母。


辜啟允(左)2001年過世,留下不少負擔,促使弟弟辜成允(右)展開集團瘦身與變革。


辜濂松(左)家族因不堪堂弟辜啟允投資虧損,7年前提分家,使得辜成允(右)因和平水泥專區而財務吃緊的處境,更是雪上加霜。


中信金因插旗兆豐金一案,去年遭大搜索,辜家子婿紛遭通緝,中信與和信分家後,此消彼長。



無論分家或變革,辜成允說他的一切作為,只為了榮耀父親的名。


台灣第一間植物保種中心1月在辜家屏東泰和農場開幕。辜嚴倬雲開懷(左)地說:「有這樣的兒子(辜成允,右)也不壞,不會醉心於一天到晚賺錢賺錢。」


辜成允向鍾國強(見圖)學習紫雲禪功,即便工作超時,也幾乎不生病。



辜成允(左)因台泥變革地位飄搖時,仍悍然召開記者會,直指鄧香妹母女恐嚇取財。(蘋果日報)


辜老過世後,鄧香妹(左)與張怡華(右)母女為爭產跳出來,鄧自稱與辜老有婚外情而生女,引起軒然大波。


辜成允有意在緊鄰東協市場與華南區的廣西貴港,複製水泥廠、電廠與港口三合一的和平水泥專區。(台泥提供)

撰文 何曼卿
攝影 許添瑞 湯興漢
資料 李玉玲 劉嘉芳
繪圖 許哲源
編輯 吳宜菁
business@nextmedia.com.tw